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72章 请为我牵马
    第72章请为我牵马

    白色骏马之上,女子身披米黄长衫,三千华发乌黑如云。

    清雅脱俗,一种贵气与生俱来,美目流转,清澈睿智,她淡然的转过头,绝美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。

    不正是当日雨花池畔碰到的那名绝色女公子么?

    她,就是齐王凌清雪。

    当看到女王的相貌,张戎整个人都吓懵逼了,这是怎么说的,女公子齐枫变成了女王凌清雪,这意外来的太突然了,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当日自己所作所为,张戎就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抓胸,摸手,调戏女王,这就是我张二钱干过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下是真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张戎赶紧闭上嘴,脖子一缩,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后挤,心中不断默念,“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,我会隐身,我是火影忍者.....”

    可是周围全是人,哪是想挤出去就能挤出去的?

    四郎以及唐嫣卿等人就站在张戎身旁,还很好奇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就不唱歌了?

    凌清雪美目扫过,很快目光就停留在张戎所在的区域,只见她玉手轻轻一指,这片区域的人突然就散开了,很快空出一块方圆一丈的场地。

    张戎都惊呆了,大家刚才这么多人,你挤我我挤你,不是都挺积极的么,怎么突然就散开了,你们躲一边去,我怎么办?

    空地上站着张戎、四郎、唐嫣卿还有柳薰儿。

    张戎缩着脖子低着头,都不敢抬头跟女王对视,自己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,分外扎眼,这感觉好尴尬啊。

    凌清雪心中有些恼怒,不过她涵养功夫十分好,并未表现出来,只是淡淡的说道,“郭威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四郎左顾右盼的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突然听到凌女王叫自己过去,顿时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我郭四郎迷倒万千美少女,难道女王殿下也喜欢郭某人的大作?

    整整锦服,四郎一路小跑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清雪黛眉微蹙,神情有些纠结,看着一脸兴奋的四郎,她不得不小声道,“对不起,本王喊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?”四郎蒙圈了,我这是白高兴一场了?

    可是,这附近除了我郭四郎,还有跟我同名同姓的?

    很快,四郎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,凌女王为什么一直盯着张二钱看?

    这下四郎啥都明白了,肯定是张二钱不知道啥时候又冒充自己的大名干坏事了,可你怎么想的,竟然能惹到齐王殿下。

    别说四郎吃惊,就连张戎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。

    随便调戏个小妞,都能调戏到女王,我这是运气爆表,还是运气太差?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完全没搞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,女王认识张二钱?

    女王和张二钱,这两个人根本没什么交集啊,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凌清雪朝着张戎招了招手,示意他赶紧过来,哪曾想,张戎抬起头,两眼一翻,伸着双手开始一阵乱摸。

    “哎,怎么回事儿,我的眼睛又看不见了,唐姐姐,快扶我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被气笑了,你还装,你这是装瞎子上瘾了?

    女王殿下也没再多费口舌,对身后一名劲装美女说了些什么,那位劲装美女弯腰从马背上取下一把青色长弓。

    拉弓如满月,箭矢闪着森森寒芒。

    张戎后背发凉,后脑勺头发丝都快软了,要不要这么狠,竟然要射人。

    这下彻底装不下去了,举起右手,灰溜溜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仰头看着面前高贵无比的凌女王,张戎颇有些羞愧,“你好啊,我们又见面了,几日不见,女王风采更胜往昔啊。”

    无耻,厚脸皮,狡猾。

    这是凌清雪做出的最初评价,而且,她觉得自己评价的已经够仁慈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首歌是你唱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谁知道是谁唱的啊,反正肯定不是我!”

    对张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,四郎是佩服的五体投地,你前脚唱歌,后脚就不认账,你当旁人都是瞎子呢。

    可不咋地,张戎刚开口否认,旁边不少看热闹的路人指着张戎嘟哝起来。

    “女王殿下,就是他唱的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,刚才就看这家伙鬼鬼祟祟的,果然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歪头斜脑的,除了他,还有谁有这么大胆子调戏女王殿下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脸都黑了,这帮子人是看热闹不怕事大啊。

    凌清雪抿嘴冷笑,看了看远处的唐嫣卿和柳薰儿,又看了看近前的郭四郎,她淡淡的说道:“张戎张二钱,你果然不是凡人,一会儿跟本王一起去刑部,千万别想跑,你这么聪明,应该能想得到后果。”

    张戎哪还不明白啊,女王殿下忙完正事,就该处理他张二钱了。

    逃,是肯定逃不掉的,再说了,往哪逃啊,现在就是任人捏扁揉圆,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还想上前救人,可是一想到对方是齐王殿下,顿时就有些泄气了。

    四郎还是挺乐意看到张二钱倒霉的,可是渐渐地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了,凌女王要是真的一怒之下把张戎砍了怎么办?

    如此一想,心情就有些惆怅了,张二钱犯起贱来,能把菩萨惹出三分火,哎......

    张二钱啊张二钱,你借我的大名干什么坏事了,能让凌女王把你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四郎还是很舍不得这位损友的,没有了张二钱,以后自己苦练嘴炮神功冲谁发?没有张二钱跟自己斗来斗去,日子岂不是很无聊?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牵马!”

    凌清雪的语气不容置疑,张戎只好乖乖地牵住马缰绳,不牵不行啊,身后那位劲装美女还没收回弓箭呢,自己要是不听话,岂不是要挨射?

    哼哼,君子动口不动手,老是武力逼人,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你以为就你会射,我也会射的,而且射的比你还准。

    牵住马缰绳,垂着脑袋往刑部大门走,实在是不好意思抬起头来啊。

    都说人往高处走,我张二钱倒好,越活越秃噜,现在直接从酒楼伙计变成马夫了。

    白色骏马走到大门前,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,凌清雪翻身下马,张戎赶紧伸手去搀着,可惜,凌清雪根本没理这茬。

    凌女王身手灵活,根本不用人扶,迈步进了刑部大门。

    张戎炸着胳膊,神情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今日坐堂主审的是刑部尚书白昂,过堂的可是齐王殿下,其他人也不够资格当这个主审啊。

    张戎乖乖地跟在凌清雪身后,自己站右边,另一位紫衫劲装女子站在左边。

    白昂站在大堂门口,看到凌清雪后,他拖着老迈的身子,拱手施了一礼,“下官白昂,参见齐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

    凌清雪淡淡的点了点头,白昂站直身子,却没有急着进大堂,而是盯着张戎看了两眼,轻轻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张戎心里有点毛毛的,今天过堂听审的可是凌女王,白尚书啊,你盯着我张二钱看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凌清雪有些好奇,回头看了张戎一眼。

    “白尚书,你认识这家伙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”白昂摇摇头,眉头依旧紧蹙,“就是觉得他很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张戎不禁有些紧张起来,有些殷切的看着白昂。

    到底像谁?

    终于要知道我是谁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