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74章 丁丁保卫战
    第74章丁丁保卫战

    “刚才的案子你也听过了,既然你查案缉凶的本事不俗,那这事你帮本王去查查,记住,你只有五天时间!”

    凌清雪根本不是在商量,而是下死命令。

    张戎顿时有些炸毛了,商队的案子鬼知道有多复杂呢,对方敢陷害凌女王,那显然也不是善茬,就自己这条小杂鱼搅和进这么大的漩涡里,搞不好连个水花都没扑腾起来,就被人当下酒菜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女王殿下,万万使不得啊,张某胆小懦弱,头脑愚笨,怕耽误你的大事啊。”

    凌清雪嘴角微微一撇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,“也好,你既然不愿意去,正好本王身边还没有内侍,你就来王府当本王的内侍吧。”

    “额!”

    二钱兄脑门上立马就开始冒冷汗了,内侍?这是个什么东东,你欺负我啥都不懂么?

    内侍,不就是太监,我堂堂贱圣大魔王,岂能当太监,没有了小丁丁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死了干脆呢。

    女王阁下,要不要这么狠,当初不就是摸了下你的咪咪,你这就要斩我小丁丁,过分了啊。

    我摸你咪咪,你抓我丁丁,咱们互不相欠,岂不是挺好的?

    张戎觉得自己这想法挺公平的,谁都不吃亏,谁也不欠谁,可是他没胆子说出口,真说出口,女王阁下估计直接让那位劲装美人射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思虑再三,好像,没别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没有丁丁,毋宁死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去玉渡山走一趟吧,大不了一死了之,总之,打死不能丢丁丁。

    丁丁保卫战已经打响,前路艰难啊,男人,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擦干心中的血和泪痕,留住我们的根。

    张戎猛地挺了挺胸膛,单手拍了拍胸口,用一种大无畏的姿态望着凌清雪,整个人的气势宛若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张某又想了想,贪生怕死是不对的,好男儿志在四方,更何况是效忠女王,为了女王,抛头颅洒热血,哪怕刀山火海,也要迎难而上。这事儿,我张二钱接下来了,谁跟我抢,那就是瞧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嘴角抽了抽,春风般的笑容也有点乱糟糟的,饶是她雍容华贵,极具涵养,也被张二钱弄得有些凌乱了。

    知道你张二钱肯定舍不得胯下凶器,可你这脸变得也太快了,还有,你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怎么能说得出口,不脸红么?

    门口那位劲装美女瞪着杏眼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瞧着张戎脸上的笑容,劲装美女有种想射人的冲动,别的男人笑起来好看,这个男人笑起来,突出一个字,贱。

    人,还能将笑容演绎到如此贱的境界,这也是天赋啊。

    凌女王交待两句,逃也似的离开了八方酒楼,她怕再待一会儿,等回到齐王府,就不认识镜子里的人了。

    张二钱不仅贱了吧唧的,而且传染性还很强,待了这么一会儿,凌女王就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节操有十分之一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风华绝代的凌女王走了,二钱兄却是一脸的惆怅。

    不惆怅不行啊,甭管之前如何吹牛皮,装大半蒜,可现实是很残酷的,万一商队惨案的水比较深,自己跳进去还能游得出来?

    而且啊,张戎忘了一件要命的事儿,没跟凌女王谈钱的事情,拼死拼活的查这个案子,怎么也得给点报酬吧。

    二钱兄很纳闷,我这么会赚钱的人,从来没吃过亏,怎么就没跟凌女王谈钱呢,这问题就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难道,是因为自己太怕凌女王了?

    可是,我张二钱不是一直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么?

    哎,愁啊愁,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了甩,张戎一脸愤怒的望着自己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兄弟啊兄弟,为了保住你,我可是把命都豁出去了,以后需要的时候,你要可千万不能掉链子啊,我哪都能懦弱,就你不能懦弱,我可是立志要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有些担心张戎的情况,自从凌女王去了后院,她就觉得大事不妙,等着凌女王离开后,便匆匆赶回后院。

    温暖的风吹着柔和的长发,凤目饱含关切,往日镇定的心也多了些慌乱。

    刚走进后院,就看到张戎站在桂花树下,低头看着脚面,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话,唐嫣卿听得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张二钱什么时候有兄弟了?什么这懦弱那懦弱的?

    唐嫣卿素雅大方,成熟温柔,却是纯真了些,哪里晓得张二钱这番话的意思?

    如果柳薰儿在此,一定能听明白的,或许,还会扭着水蛇腰,妩媚多情的说上一句“二钱,你那里懦弱不懦弱,跟姐姐试试不就知道喽”。

    唐嫣卿注定不是柳薰儿,她伸手拍了拍张戎的肩头,却把张戎吓了一跳,后边的话直接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额,唐姐姐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你出事儿,女王没为难你吧?”

    “还行,就是让我去查查玉渡山的案子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绷着脸,眉头一挑一挑的,这叫还行?

    张戎也很郁闷啊,我也不想接这个活的,没办法,都是被逼的。可是吧,有些话不能说,难道告诉唐嫣卿,自己曾经吃了女王的水豆腐?

    这话要说出来,就别指望唐姐姐帮忙查案了,搞不好,还会甩手一巴掌,留下一句“淫贼”,然后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凌女王驾临八方酒楼,众人无不欣喜震惊,唯有李熙月表情淡淡的。

    听说要查玉渡山商人被杀案,李熙月就有些生气了,“你们都跑出去瞎逛,酒楼的活谁干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四郎跟小能嘛?顶多坚持个一两天而已,我们很快就能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有信心的,一两天,你当你是神仙呢?这样吧,你们去玉渡山没问题,想办法弄点野味儿回来,否则,酒楼少赚的钱,你们赔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没什么反应,张戎可就有点愤怒了,扣工钱就扣吧,还让我赔钱,这是个什么道理,你这简直是要我的老命啊。

    得了,去玉渡山的时候,顺手弄点野味儿吧,碰到李熙月这个鬼才掌柜,不服都不行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有一个大问题,朝廷三令五申,明文规定,玉渡山不准打猎。

    这他娘滴,又是个高难度的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