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75章 嗨,斯巴达
    第75章嗨,斯巴达

    既然决定查商队的案子,张戎不可能不了解下玉渡山。

    玉渡山,位于京城西北一百多里地,方圆一片原始山林,人迹罕至,常有鸟兽出没。

    百余年前,太祖朱良率兵攻打八达岭长城一段,遭遇一场伏击,后撤退到玉渡山,朱良败退玉渡山,心里却一直想着八达岭关隘,于是对身边的猛将张玉说了一句“身在此,思八达”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典故,所以玉渡山,又被称为“思八达山”。

    朱良败退玉渡山后,瓦剌大军派兵追击,由于形势混乱,朱良竟然脱离了大将张玉的保护,一名瓦剌千夫长死追着朱良不放。

    当时朱良已经是强弩之末,就在以为自己要死在瓦剌千夫长手中的时候,林中窜出一头野猪,直接将那个倒霉的千夫长给顶死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野猪顶死千夫长之后,并没有攻击朱良,而是晃悠悠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朱良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信风水之说,他觉得玉渡山乃是自己的福地,建立云朝以后,下达命令,将玉渡山定为云朝圣山,一概人等不得去玉渡山打猎。

    京城附近山林众多,能打猎的地方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,不让去玉渡山,那就去别的地方呗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保护玉渡山成了太祖祖训,被写进了大云律法,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打猎不上玉渡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玉渡山成了野生动物们的天堂,这片原始山林之中,飞禽走兽应有尽有,唯独没多少人。

    玉渡山方圆二十里地,只有一个叫庞阁村的小村子。

    朝廷明令禁止去玉渡山打猎,李熙月还让自己搞野味儿,良心大大的坏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野味儿么,到时候弄只山鸡回来,山鸡长得都一个样,李熙月还能看出是不是玉渡山出品的?

    能去玉渡山撒野,顺便查查案子,柳薰儿显得很兴奋,张戎有些搞不懂,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,柳姐姐兴奋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此去玉渡山,路途不短,得好好准备一番才行,柳薰儿嫌张戎和唐嫣卿太墨迹,先行一步,双方约定好在庞阁村见面。

    其实吧,张戎觉得这个约定等于说废话,玉渡山附近就庞阁村一个村子,不去那碰面,难道在茫茫玉渡山里碰头?

    四郎也想跟着凑凑热闹的,毕竟是要找灵感嘛,可是一想到这个案子可能水比较深,就有点怂了。

    灵感与生命,四郎果断选择了生命。

    有时候张戎也无法理解四郎是个什么样的人,不是都讲究为艺术献身么,怎么四郎反着来呢?

    柳薰儿头一天出发,张戎和唐嫣卿第二天一早上路。

    租了一辆马车,倒也不是太累,出城向北离开京城八十多里后,马车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往前,道路崎岖,山头林立,马车很难通行,只能靠两条腿了。

    此时,张戎也有点理解那支可怜的商队了,之前还纳闷,商队从延庆出发,一路进京,那么多路不走,偏偏走玉渡山,怕不是脑袋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看看周围的路,张戎很悲情的发现,不是商队的脑袋被驴踢了,而是自己的脑袋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大云朝的路可不是后世柏油马路通八方,商队运送货物肯定有马车随行,从延庆进京,车队要绕很远的路才行。

    要想直接南下进京,只有走玉渡山,因为玉渡山脚下有一条相对平坦的山路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十几里,就进入玉渡山范围了,站在此处,向北遥望,能清晰的看到远处山峦起伏,最高处直耸云霄。

    玉渡山?

    不,应该叫思八达山,反正张戎更愿意称之为思八达山。

    思八达,一听这名字就霸气。

    “嗨,斯巴达,我来啦!嘎嘎!”

    张戎挺着胸膛,肩头扛着一个怪异的布包,布包中间系紧,两头装着两根狼牙棒。

    走起路来,两根狼牙棒甩呀甩的,一股狂暴的气息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唐嫣卿握着长剑,走了两步,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少了什么呢?看看张戎肩头两根狼牙棒,她猛地站住了,“二钱,咱们的包袱呢?”

    “包袱?什么包袱,这不是在我肩头扛着么?”张戎一脸疑惑的回过头。

    可是,很快张戎就发现问题所在了,唐姐姐说的肯定不是装狼牙棒的包袱,而是装着盘缠和吃喝的包袱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一男一女转过身,伫立遥望,满脸悲伤,很快化作了两座雕像。

    包袱跟着马车回京了,可是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昨晚上准备了好多东西,肉干、馒头、盘缠,结果白准备了。

    张戎羞愧欲死,包袱一直是他提着的,因为包袱里有钱,交给别人,他也不放心啊。

    结果下车的时候,太兴奋,光想着提留两根大杀器了,结果把装着吃喝盘缠的包袱给忘马车上了。

    饶是唐嫣卿性情温和,温婉大方,此时也被气的脸色泛红,剑鞘朝着张戎的腰眼一阵猛戳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瞧瞧你干了什么事儿,早就说过,你扛着铁棒就行了,那个包袱我提着,你就是不让。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这也不能全怪我啊,我没出过门,没经验啊,都是出门少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狡辩,你说说,现在该怎么办?”唐嫣卿俏脸蕴怒,心中有些犯愁,按照正常计划,晚上找个地方歇歇脚,吃点东西休息下,天亮继续赶路,明天巳时左右就能抵达庞阁村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吃喝盘缠全部回了京,晚上吃什么喝什么?

    张戎想了想,眉开眼笑的眨了眨眼,他觉得这都不是事儿,吃喝没有了,那就抓紧赶路,争取晚上抵达庞阁村呗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庞阁村在什么方向?”

    唐嫣卿那张俏脸突然变得有些纠结,她驻足而立,望着远处的云渡山,犹豫了半天举起了左手。

    “左边!”

    “左边?哦,那就是在思八达山西面了,咱们从云渡山穿过去,晚上应该能到庞阁村。”

    看着思八达山,张戎觉得刚刚哪里有些不对劲儿,可又说不上来,总之,有点别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