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79章 猴王两眼泪汪汪
    第79章猴王两眼泪汪汪

    猴王气坏了,在思八达山混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人类整的如此暴躁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命令猴子猴孙停止扔暗器了,可是那个人类没有休战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张戎又在一个完好无损的桃子上咬了一口,得意的看着猴王,这就怂了,有本事继续啊,互相伤害啊,看看谁先撑不住。

    我堂堂贱圣大魔王,还治不了你们这群猴子了,哼哼.....

    猴王歇斯底里的蹦高高,两只爪子在胸口拍来拍去的,这个人类不是善茬啊。但是,猴王也不是任人欺凌的,猴脑子稍微一转悠,毛茸茸的爪子一阵挥舞,吱吱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猴子们在树上跳着,很快找到了张戎之前丢掉的布袋子,这群猴子很聪明,用嘴的用嘴,用爪子的用爪子,很快就把布袋弄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猴爪伸进窟窿,拿着桃子就上了树。

    这下子张戎脸色变了,那些桃子可是自己之前挑挑拣拣弄来的好桃子,竟然让猴子们给偷回去了。

    张戎很为难,布袋里的桃子没了,那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咬桃子的大业?

    恰在此时,猴王吱吱乱叫,得意非凡的冲张戎晃着红彤彤的猴屁股。

    人类,你继续啊,有本事把所有桃子都咬上一口,只要你不嫌恶心,累都能累死你。

    张戎没辙了,猴王智商挺高的啊。

    从桃树上跳下来,狠狠地瞪着无耻的猴王。

    猴王同样瞪着眼睛,盯着眼前无耻的人类。

    无耻的猴,无耻的人,就这么对望着,似乎要天长地久,直到永远。

    猴王不肯认输,我可是思八达山最伟大的猴王,岂能轻易认输?

    张戎同样不肯低头,我张二钱可是立志成为贱圣大魔王的男人,轻易输给一只猴子,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你送我一个鄙视,我还你一次轻蔑。

    猴子们又不敢下树跟这个手持铁棒的男人打架,一时间场面有点僵硬,气氛很尴尬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风从山涧吹来,夹杂一丝凉意,不知何时,一只猴子从山路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这只猴子体型比普通猴子大了许多,却不像猴王那般肥胖,它有着金色的长毛,闪闪发亮,脑袋上还多了一撮白毛。

    这只猴子明显有点不合群,自它一出场,猴群立马安静下来,就连猴王都停止了叫嚣。

    张戎也有点犯迷糊,这只另类的白毛猴到底想干嘛?

    白毛猴步伐稳健,猴头晃来晃去,宛若踩着筋斗云的大师兄,威武霸气。

    此猴身材健硕,气质俱佳,简直比猴王还像猴王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猴王也不知道从哪儿又弄来一截子木棍,敲敲树杈子,发出一阵激昂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吱吱.....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白毛猴猛地一缩脑袋,加快速度,如闪电般窜到了张戎身后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顿时无语了,大师兄,你这打脸速度要不要这么快?

    我刚想夸奖你威武不凡呢,结果人家猴王刚想单挑,你就怂成这个样子了,敢情你之前那种气吞山河,镇定自若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娘滴,这可真是......

    猴生如戏,全靠演技!

    张戎很不自在,因为大师兄两只爪子抱着他的腿,就像粘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赶紧撒手,你这么窝囊,丢不丢猴?”

    大师兄显然没听懂张戎在说啥,不过它也是有脾气的猴,我看你骨骼惊奇,气势不凡,这才出来帮你助威,你怎么还不领情?

    哼哼,我白毛猴当年可是跟猴王打过架,立志要夺权的猴,只是没有成功而已。

    白毛猴一个劲儿的拽张戎的裤脚,奈何人兽殊途,没法正常交流,张戎一直以为大师兄是猴群派来的间谍呢。

    大师兄有点急了,你这个人类怎么这么笨?理解力实在是太差了。

    松开裤腿脚,白毛猴跳开两步,右爪子指了指前方,然后回头猴脸焦急的看着张戎。

    这下张戎看明白了,大师兄这是让自己跟它走,好像这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管他有没有,先去看看,跑过去捡起布袋,跟在大师兄身后就跑了起来,大师兄头前带路,张戎紧随其后,最后边是愤怒的猴王以及猴子猴孙。

    跟着大师兄一路狂奔,很快来到了一个小山谷中,山谷中丛林茂密,到处布满藤蔓。

    很快,便来到了目的地,看着眼前的情形,张戎眼睛都直了,心里美的鼻涕泡直往外冒。

    这里长着一棵桃树,上面结着几十个泛黄的桃子,这些桃子与山谷外的桃子不一样,不知什么原因,这棵树上的桃子长得又大又熟。

    凑近仔细观察一番,竟然是少有的黄金桃,这种桃子个大皮薄,肉多又甜,看色泽,明显都已经熟了。

    奶奶个熊的,还等什么,这棵树上的黄金桃一个不剩,我要是不给它摘干净,我就不叫张二钱。

    这棵桃树不算太高,张戎爬上桃树,左抓又摘,很快就把四十多个黄金桃摘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猴王领着猴群赶到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,看着光秃秃的黄金桃树,猴王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猴王一脸愤怒的瞪着白毛大师兄,心里一阵悲呼。

    你这只猴群的败类,竟然领着人类把猕猴家族的宝贝桃树给摘干净了,你还有没有点猴性了?

    你这只猴奸,死不足惜!

    白毛大师兄丝毫不惧,挺挺胸膛,冲着猴王吱吱乱叫,只是依旧不肯离开张戎半分。

    哼哼,有本事你下来打一场,我小白毛怕你啊,我身边有个威武的人类,你知道这叫什么吗?

    这叫猴仗人势!

    白毛大师兄不断挑衅,心里盼着猴王跳下来,最好这个人类一铁棒锤死猴王,那我小白毛就成为新一代猕猴家族的王了。

    谁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?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瞧不起猴啊,我们猴群也是有争斗的。

    张戎懒得理会猴群的内讧,我都把黄金桃摘干净了,还跟你们这群猴子较什么劲儿?

    张戎扛着布袋往外走,右手提着狼牙棒,猴群愣是不敢拦着。

    大师兄傻眼了,你就这么走了,我怎么办,你这一走,我还不得被同胞们打成肉泥?

    没招了,为了活命,为了能够继续自己夺权称王的梦想,白毛大师兄只好跟在张戎身后跑出山谷。

    张戎领着大师兄跑路了。

    望着光秃秃的黄金桃树,猴王以及猴群,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悲惨的哭声。

    呜呜,我们的黄金桃啊!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辗转半个时辰,终于回到了君王石旁边,可是张戎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唐嫣卿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