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2章 村里鸡飞狗跳
    第82章村里鸡飞狗跳

    张戎和唐嫣卿相伴坐在君王石上,轻轻晃动着两条腿,每个人手里捧着一个黄金桃。

    透过密林,看着夕阳渐渐沉落,余晖映红了那一片天空。整座思八达山慢慢沉静下来,雀鸟归巢,有一只不知名的小鸟从枝头飞过,更远处,幽云朵朵,似青烟,如梦幻。

    夕阳很美,温暖着身边的人,有那么一瞬间,唐嫣卿觉得,如果一辈子就这样,也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命运,四季如花,生生不息。而幸福,却不是想要就能有。

    第二天,黎明的朝阳刚刚穿透云雾,张戎和唐嫣卿就打算起身赶路。

    大师兄想都没想,就跟在张戎身后。

    惹怒了整个猕猴家族,大师兄也没法在思八达山混下去了,只能跟着张戎去见识下山外的花花世界。

    大师兄心里想着,等我出山学艺归来,再回来时,将是一只威猛无敌,所向披靡的猴,到时候,猴王还是我的。

    二师兄站在君王石前,耸着猪鼻子,小迷糊眼眯成一条线,流出几滴浊泪。

    其实,张戎也有点舍不得二师兄的,短短一天时间,竟然跟这头野猪处出感情来了。

    不舍归不舍,可二师兄乃是思八达山称王称霸的存在,总不能跟大师兄一样,跟着我下山鬼混吧?再说了,我走在大街上,身边带着一头威猛无比的野猪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别人养宠物,都是养狗养猫养兔子,我特么养一头野猪?

    走了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“咕噜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一男一女就有些震惊了,二师兄那对小迷糊眼哗啦啦的往外流液体,整张猪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

    知道你通人性,可你一头野猪哭成这个样子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

    好吧好吧,二师兄,你赢了,你成功把我们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来吧,一起下山!”

    朝二师兄招了招手,这头有点另类的野猪王当即就不哭了,猪脸舒展,竟然冲着天空一阵“吱吱”乱叫,没一会儿就从林子里跑出来两头野猪。

    二师兄对自己的小弟吩咐着什么,两头野猪点点猪头,很快就去洞口趴着了。

    张戎有些无语了,二师兄,你这是逗我呢,你那个山洞里除了冬瓜就是冬瓜,就你把冬瓜当宝贝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思八达山西面山脚下,一男一女走在前边,身后跟着一头硕大无比的野猪,野猪背上坐着一只鬼鬼祟祟的猴子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终于碰到行人了,路人们看到这队怪异的组合,无不避之三丈,唯恐被伤到。

    某位扛着锄头的小伙子吓得目瞪口呆,冲着张戎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,“兄台.....你身后那头野猪.....咋....咋个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宠物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小伙子表示人生观都要扭曲了,第一次碰到把野猪当宠物养的,而且,瞧这头野猪个头极大,该不会是那头纵横思八达山的野猪王吧?

    老是被人指指点点的,二师兄心里有点不舒坦,迷糊眼冲着小伙子瞪了瞪,挺了挺锋利的獠牙。

    二师兄这一发飙,甚是唬人,吓得小伙子扛着锄头哇哇大叫着跑掉了。

    二师兄发飙,大师兄一个劲儿的鼓掌。

    唐嫣卿摇头苦笑,当初怎么就同意让张二钱带着这头野猪下山了呢?

    现在,后悔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管好它俩,别惹什么事儿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能惹什么事儿,也就吓唬吓唬人!”

    张戎没怎么听心里去,二师兄可是一头通人性的野猪王,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惹事?

    巳时,终于来到了庞阁村。

    望着远处袅袅炊烟,张戎激动地眼泪都快出来了,心中不得不叹一句,真的是命好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当初问唐嫣卿的时候,还算在思八达山南边,要是到了北边再问,唐姐姐依旧举着右手说一句“在左边”,那他张某人还不得白走两百里冤枉路?

    二人一进村,就吓得村子里一阵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有个小孩拖着一根破棍子,屁滚尿流的往家里跑,还不忘哭着喊道:“野猪王下山了,野猪王来了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有点懵逼,二师兄威力这么大,之前怎么没看出来?

    二师兄得意洋洋的仰着猪头,我野猪王可不是随便交朋友的,跟你混,那是看得起你。别说思八达山上的飞禽走兽,就是思八达山周围的人类,谁不知道我野猪王的威名?

    柳薰儿听到村口有动静,赶紧出门瞧瞧,一看是张戎和唐嫣卿,她寒着脸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们怎么回事儿,昨天不就是该到了么,怎么今天才来?”

    张戎只能歉意的笑笑,还能说啥,难道直接说“唐姐姐是路痴,差点在山里迷了路”?

    柳薰儿气呼呼的,还想糟践张戎和唐嫣卿两句,走到近前,猛地停住身,右手直接握住了腰上的碧绿长箫。

    开玩笑,谁见了这么大个的野猪不害怕,尤其是那两根尖锐的獠牙,要是被挑一下,不死也得丢半条命。

    二师兄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货色,瞪着迷糊眼,呼哧呼哧的蹄子擦着地面,大师兄还从别处捡来一截搬砖助威。

    张戎赶紧烂在中间,急道,“自己人.....自己人,千万别都手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有些疑惑,不过还是松了手。

    不过二师兄就有点急了,什么叫自己人?我特么是一头野猪王好不好,你该说都是自己猪。

    消除误会后,唐嫣卿便问起了正事,不问还好,一问之下,柳薰儿就有些郁闷了。来庞各村两天,柳薰儿愣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干。

    倒不是柳薰儿懒,她想去看看尸体情况,可是刑部的人看的十分严密,死活不让她进院子,就算拿出东厂的腰牌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刑部接手此案后,便派了刑部主事樊修赞前来查案,思八达山距离京城太远,为了查案方便,樊修赞便将尸体临时存放在庞阁村,等待案情有进展后,再把尸体运回京城。

    刑部历来对东厂和锦衣卫不感冒,柳薰儿在樊修赞那里吃了个闭门羹也不稀罕。

    不过张戎并不是太担心,我张二钱想查案,谁能拦得住?

    柳薰儿翻个白眼,没好气的哼了哼,“二钱,你就这么有信心姓樊的能让你进去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本公子自有妙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妙法?”

    “以德服人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以德服人?你这是开玩笑呢,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以德服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