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3章 东府与齐王府
    第83章东府与齐王府

    樊修赞执意将尸体放在庞阁村,也是有其他原因的,来到庞阁村之后,他发现一户人家竟然挖了很深的地窖,地窖阴凉寒冷,正是保存尸体的绝佳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进入盛夏时节,尸体运回刑部敛房,估计不出四天就得臭掉。

    来到庞阁村之后,樊修赞一直没闲着,一边勘察现场,一边调查商队底细,除了商队那边有了点消息,其他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商队是东府经营的买卖,当然,樊修赞不会蠢到去东府询问,就算问了,东府也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自太祖年间,朝廷就有严令,勋贵官宦之家,不得经商与民争利。

    不过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大部分勋贵人家依旧会经商,只不过他们让外人代为经营,自己人绝对不会直接参与其中,每年暗中收红利。

    这种事在南北直隶勋贵豪门司空见惯,一点都不稀奇,朝廷没法管,勋贵们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事涉东府与齐王府,这事儿可真够麻烦的。

    东府,也就是英国公府张家,大云朝开国六国公,准确的说应该是五国公,而英国公张家绝对位居五国公之首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能拥有如此地位,概因为控五军都督府,掌兵权百余年。而且,最为重要的是,张家一门两国公。

    大云立国一百四十余年,历武德、天圣、文辉、嘉祥、崇德五代,发生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太祖武德末年,由于皇太子朱铮病故,所以储君之位主要是二王子宁王朱鈞与四王子燕王朱镝进行竞争。

    太祖朱良健在,朱鈞和朱镝虽然明争暗斗,但也不敢诉诸武力。当时,时任锦衣卫指挥使的张纲突袭幽冥殿分舵,拿到了宁王想要纵兵作乱的铁证,这才一举打破了平衡。

    宁王与燕王都是驻守北地边关的猛将,宁王手握四万赤焰军,燕王也坐拥三万铁甲军,这二人无论谁纵兵作乱,都会让天下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太祖朱良允许儿子们相互竞争,但有个底限,就是别兴兵作乱,而宁王朱鈞显然已经越界了。

    更让朱良生气的是,为了得到皇位,朱鈞竟然与幽冥殿暗中合作。

    幽冥殿乃是当年陈元亮扶持起来的,老朱家跟陈元亮那是天生死对头,朱鈞跟幽冥殿合作,也算犯了朱良的忌讳。

    张纲将证据往朱良面前一放,朱鈞算是彻底失去了竞争皇位的资格,仅仅过了几天,太祖一张圣旨,调宁王去江西剿匪,原来的边关驻地,则由三王子吴王朱钏接手。

    皇位之争,可以说是宁王亲手将机会让给了朱镝,至于江西剿匪,那就是个借口,江西那破地方能有多大匪患,需要宁王领着四万赤焰军坐镇么?

    朱镝上位后,改年号为天圣,从天圣年间开始,一直到现在崇德初年,经过一代又一代皇帝的努力,赤焰军的四万名额已经被削减到了一万。

    朱镝能够登基为帝,可以说张纲立了汗马功劳,所以登基第二年,朱镝便册封张纲为荣国公,世袭罔替,与国同休。

    荣国公张纲,再加上继任英国公的大哥张魁,张家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一门两国公了。

    开国五国公,再添上新晋的荣国公府,这才有了民间所说的“六国公十侯府”。

    一门两国公,以英国公府为尊,由于英国公府在紫禁城东面,荣国公府在紫禁城西面,所以被称为东府和西府。

    东府跟齐王府掺和在一起,樊修赞真怕一个搞不好,把自己的仕途搞丢。

    正犯愁这个案子如何继续往下查呢,院门口就传来一阵争吵声,声音特别大,吵得樊修赞都没法安心思考了。

    这是谁啊,不知道这个院子已经被刑部临时征用了么?

    脸色不善的来到大门口,樊修赞就有些吃惊了,一个年轻男子领着两个漂亮女人,后边站着一头猪一只猴,这是什么组合?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的,不知道此处被刑部征用么?”樊修赞很快想起了什么,指着柳薰儿说道,“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,就算你是替东厂办事的,也别想插手此案,此事刑部督办,东厂和锦衣卫少插手。”

    好嘛,樊修赞一句话下来,不仅埋汰柳薰儿,还顺便把唐嫣卿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张戎向前一步,笑着拱了拱手,“樊大人你这般说就有些不妥了,凡是疑难杂案,更应该集思广益,越早破案,越是造福百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樊修赞正愁得慌呢,偏偏蹦出个人来大言不惭的说什么集思广益,本官查探多日没什么收获,让你参与进来,就能破了,你以为你是谁啊?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公子又是何人,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?”

    “我有病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后脑勺头发丝都开始疼了,我问你有什么,你告诉我你有病,话是这么谈的?

    可是,张戎表情对话太自然,弄得樊修赞有点愣神,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,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无敌智慧病!”

    樊修赞脸都黑了,你这话什么意思,你无敌智慧病,那我就是蠢了?

    我要不是刑部主事,要不是需要顾及形象,我特么现在就跳起来揍你。懒得跟这个怪胎墨迹,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樊修赞要走,张戎可就不愿意了,一把拉住了对方的袖子,“樊大人,你别走啊,圣人言,相互帮助,才能久远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破获一案堪比十次春雨。”

    樊修赞使劲甩呀甩,愣是没甩掉,差点把自己袖子给扯坏。

    你到底是谁啊,说的这叫什么话?

    我这地窖里躺着十几具尸体,你跟我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还有那个破案跟春雨有个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你赶紧放手,再不放手,本官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别着急啊,有话好好说”张戎有点怂了,满院子十几个衙役捕快开始拔刀子,凶神恶煞的。

    松手的时候,腰一扭,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,发出“叮当”响声。

    樊修赞赶紧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,细细一看,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扭过头,态度和善了不少,“兄台,你是齐王殿下派来跟进此案的?”

    “嗯”张戎用力点点头,伸手将腰牌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不知道该说啥了,兄台,你有腰牌,你跟我费什么话,直接掏腰牌不就行了。之前白尚书已经知会过了,齐王会派人过来,你拿出腰牌,我樊某人还会拦着你?

    这个人,是真的有病,他的病,就一个字!

    懂得自然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