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5章 二师兄的光辉历史
    第85章二师兄的光辉历史

    午后,在樊修赞的带领下,一行人登上了思八达山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樊修赞心里七上八下的,屁股后边跟着一头长着獠牙的野猪王,要是能安心走路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一进思八达山,二师兄就像回到了家,东游西逛,如鱼得水,好多鸟兽一看到二师兄,吓得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樊修赞还跟张戎说了点其他事情,如果樊修赞不说,张戎还真不知道二师兄还有一段光辉的历史。

    二师兄是一头通人性的野猪王,还是有史以来思八达山最强大的野猪王,其实,张戎之前误解了二师兄,二师兄不光继承了家族产业开荒种冬瓜,它还开拓一项新产业。

    两年前,经过思八达山的商队急剧骤减,倒不是因为思八达山道路难走,概因为山上出现一伙打劫的。

    更让人头疼的,打劫商队的不是哪个山头的劫匪,而是二师兄带领的一群野猪。

    二师兄是一头会过日子的野猪王,只要碰到商队,除了人能走,其他全部留下。

    有些商队还想着跟二师兄争一争,被二师兄两根獠牙挑翻几个倒霉蛋后,再没人敢在二师兄面前炸刺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二师兄不光拦路打劫,偶尔闲着没事的时候还会领着一帮子小弟来山下巡逻,去年秋天,就有好多百姓地里的冬瓜被野猪们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正因为二师兄这段光辉历史,所以它一进庞阁村,就把村民吓了个鸡飞狗跳,大家还以为野猪王要打劫村子呢。

    上了思八达山后,看着二师兄走在前边晃尾巴,张戎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啥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揪揪唐嫣卿的袖子,有些迷茫的问道:“唐姐姐,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唐嫣卿漂亮的脸蛋一阵纠结,你心里有啥事,自己都不记得了,我就更不知道了啊。

    柳薰儿不屑的撇了撇嘴,伸出一根葱葱玉指,娇声道:“二钱,能让你上心的事情,除了钱,还有别的?”

    “钱,哦,对,就是钱,我想起来了!”张戎脸色大变,嗖嗖的往前跑去,很快就追上了二师兄。

    挠挠二师兄的猪耳朵,急不可耐的吼道,“二师兄,你打劫了那么多商队,那些金银财宝呢?我看你山洞里除了冬瓜还是冬瓜,说,你把我的钱藏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咕噜噜”二师兄甩甩猪耳朵,小迷糊眼一阵迷茫,你在说啥捏?

    张戎无奈之下,扣扣索索的从怀里掏出一捏捏碎银子,“二师兄,你仔细看看,就是这玩意,钱,金银财宝。”

    二师兄瞪着小迷糊眼看了半天,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,它抖抖身子,很不屑的抬起猪蹄子,做了个推呀推的动作。

    人猪殊途,交流起来十分困难,二师兄一连做了好几遍动作,张戎才看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看不懂还好,一旦看懂了,张戎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,双眼喷出了火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你竟然把那么多好东西都扔山涧里了,你干的叫什么事,你这头败家猪,快,把我的钱还给我。哎呀,你还敢跑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二师兄一溜烟的往前窜,大师兄拿根树枝子在后边跳来跳去的,张戎则气喘吁吁的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竟然把我的钱丢山涧里了,岂有此理啊,还让不让人活了?

    二师兄心里也郁闷啊,我要金银财宝干嘛,那玩意能吃?

    我要是把不能吃的东西弄回山洞,那不叫丢人,那叫丢猪!

    一人一猪,你追我跑,弄得思八达山上的飞禽走兽也跟着乱窜。

    唐嫣卿脸色十分难看,这个张二钱,你就不能正常一会儿?

    柳薰儿觉得挺有意思的,还时不时的鼓鼓掌。

    樊修赞后脑勺头发丝儿飘呀飘的,满头思绪不知飘到了何方,我这是来办案的么?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戏班子玩杂耍的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阵奔波之后,终于来到了案发现场,张戎到底没能灭掉二师兄,虽然二师兄很败家,可要是灭掉它,还真有点少舍不得。

    案发现场已经变得乱糟糟的,被破坏的一塌糊涂,思八达山上走兽乱逛,案发现场变得乱七八糟一点都不稀罕。

    不远处扣着两口铁锅,翻开铁锅,里边干干净净,也不知道之前煮过什么。

    张戎踩着现场的草丛慢慢走着,查得非常仔细,唐嫣卿陪在张戎身边,二人走了两圈,就从地上找到许多鱼骨鱼刺。

    商队最后一次晚餐吃得是鱼?

    商队有鱼吃,又能埋锅造饭,那附近应该有水源了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附近的水源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哦,就在东边几十丈的地方,有一条小溪,往东边走走,就能听见水声了!”樊修赞伸手朝东面指了指,看他的样子,并没有跟着一起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柳薰儿对这种繁琐的查案过程没有兴趣,张戎只好和唐嫣卿去小溪那边看看,正如樊修赞所说,走了没多远,就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一条溪流自山上流下,水流清澈无比,淡淡的水草中有鱼儿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踩着草地,张戎慢慢往前走去,突然,脚下一空,整个人就往下掉去,由于事发突然,唐嫣卿反应不及,想拉都没拉住,只拽下张戎两根头发。

    张戎郁闷坏了,怎么突然间就没路了?

    这特么的,毫无防备之下,直接掉进水里洗了个澡,从水里爬出来后,张戎有些悲剧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之前大师兄和二师兄在山洞前交流的时候,他就想着,大师兄和二师兄都有了,沙师弟在哪儿呢?当时寻思着,不可能有沙师弟的,茫茫思八达山上,怎么可能有人从水里爬出来嘛。

    现实是残酷的,还真有人从水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寻找沙师弟,找来找去,我特么就是那个沙师弟啊。

    好在夏日炎炎,掉水里洗个澡也没什么关系,虽然有些狼狈,但还是很凉快的。

    樊修赞一定是故意的,他肯定知道这里有坑,却没有出言提醒。我不就是噎你两句,开开玩笑么,瞧你这小心眼,就这样的气度,也好意思当刑部主事?

    休息片刻,张戎和唐嫣卿循着溪流往上游走去,走了没一会儿,张戎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咦,思八达山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