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6章 可怜的乌鸦嘴
    第86章可怜的乌鸦嘴

    溪水缓缓流淌,几株植被生长于溪流旁边,枝叶伸展,盛开着朵朵粉中透着紫色的花。

    花朵很小,却仿佛孕育了无限生机。微风吹来,偶有几片花瓣落下,顺着溪水往下游飘去。

    荆树花,也被称为荆花。

    张戎实在没想到,在这条溪流上游竟然有着这么多荆花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荆花,张戎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顺溪流而下的花瓣,现场的鱼刺。

    难道商队是死于意外?

    可是,现场怎么会出现齐王府腰牌?商队运送的货物钱财又被谁拿走了?

    看到张戎有些愣神,唐嫣卿也没有打扰,走到荆树前,伸手摘下一朵紫色荆花,轻轻地嗅了嗅。香味很淡,唐嫣卿却很喜欢这种味道,低调而不张扬。

    花如人生,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花。

    约有半盏茶功夫,张戎还在琢磨着眼前的事情,唐嫣卿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在想什么呢,都半盏茶功夫了,一言不发的。”

    习惯了张二钱贱了吧唧的啰嗦不停,现在突然间变得如此安静,反而有些不适应了。

    张戎捻动着荆树花瓣,鬼鬼祟祟的笑了起来,“唐姐姐,就在刚才,我终于想通商队是怎么中毒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唐嫣卿看着眼前的荆树花,喃喃自语,“难道跟这些荆花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荆花本身无毒,可作药用。但荆花却不能与鱼汤混在一起,鱼汤掺入大量荆花,就会形成剧毒,效果与吸食大量砒霜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蹲在溪水旁,张戎伸手指了指顺着溪流而下的花瓣,“唐姐姐,你来看,许多荆花顺着水流而下,在下游存积,下游溪水时间久了,就掺入了大量的荆花汁液。商队经过此处,不明就里,用溪中之水熬鱼汤,鱼汤熬好,每个人都会先喝一碗汤,结果稀里糊涂的死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溪中之水本就含有荆花汁液,这与用普通水熬好鱼汤撒入荆花又有多大区别呢?

    寻常情况下,误食荆花鱼汤,会呕吐、心肺疼痛,但不会迅速致死。但溪水下游长年累月不知道掺入了多少荆花,一旦用来熬鱼汤,毒性恐怕要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张戎的推测到底是不是对的,试试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耳边听到一阵渗人的叫声,抬头一看,一只老鸹正站在枝头放喉歌唱。

    看到这只老鸹,张戎脸色就不太好了,我这边刚有了点眉目,你就站在枝头叫个不停,诅咒谁呢?

    哼,正好缺个试毒的,就是你了。

    跟唐嫣卿耳语几句,唐嫣卿捡起一枚石子,走近一些,猛地将石子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鸹正唱的高兴呢,心里梦想着今年思八达山歌唱大赛第一名肯定是自己的了,结果鸟眼就看到有啥东西飞了过来,还没来得及展翅翱翔,肚子一疼,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去。

    人类,我招你们了,惹你们了?咱们什么仇什么怨?

    老鸹掉地上还想扑腾着飞起来,张戎哪能给它机会,冲上去逮住老鸹先把翅膀上的毛拔下来好几根,疼的老鸹吱吱乱叫。

    老鸹疼的眼泪都出来了,最重要的是心里在流血啊,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类,你干啥不好,为什么拔我鸟毛?

    我可是思八达山最帅的老鸹,能不能泡雌性老鸹,就靠这一身漂亮的羽毛了,你竟然拔我的鸟毛......

    将老鸹举高一点,发现这货不仅吱吱乱叫,竟然还流眼泪,张戎冷着脸,丝毫没有同情这货。

    你还委屈了,你说你在哪儿叫唤不行,非站老子头顶叫唤,诅咒我呢?

    本公子平生最恨的就是乌鸦嘴。

    樊修赞在现场摸索了一会儿,就看到张戎和唐嫣卿往这边走来,手里还提着一只悲伤的老鸹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麻烦你派人去溪水旁边抓条鱼回来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脑袋晕晕的,抓鱼干嘛?难道你张二钱要弄一份鲤鱼老鸹汤?

    “张老弟,抓一条够吗?咱们这么多人,一条鱼也不够吃的啊!”

    张戎脸都黑了,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想什么呢,先弄条鱼回来,一会儿你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樊修赞没辙,只好派麾下两名衙役去小溪里抓鱼,樊修赞心里很纳闷,你们不是刚从那边回来么,顺手抓条鱼不就行了?

    两个衙役很快就提留着两条鱼回来了,张戎也没闲着,把铁锅架好,唐嫣卿负责添柴点火。

    樊修赞嘴角一抽一抽的,看这架势,真的要埋锅造饭啊。

    柳薰儿可不觉得张戎要做饭吃,尤其旁边还有一只可怜的老鸹,反正这鱼汤谁爱喝谁喝,我柳薰儿可不上这个恶当。

    老鸹看着铁锅里热气腾腾的,心里更害怕,叫的更欢了,哪怕二师兄一个劲儿的冲它瞪眼睛,依旧不能阻止它悲伤的叫声。

    就算你是野猪王,也不管用啊,我都要被煮了,还在乎你是不是野猪王?

    柳薰儿被叫的有些心烦,走过去一把将老鸹抓了起来,随后往铁锅里瞅了瞅,“二钱,还用不用拔毛了,直接煮?”

    张戎忙的汗流浃背的,一时没反应过来,鱼都已经扔进去了,还扔什么,回过头一看,顿时就慌了,一把将老鸹抢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柳姐姐,你可别乱来啊,这老鸹不能煮,一会儿可全都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歪着头,瞪着妩媚的大眼睛,一脸的疑惑。哼,以后得寸步不离的跟着张二钱才行,就这么一会儿不跟着,这小子跟姓唐的就有小秘密了。

    老鸹终于开心了一点,原来这个人类还是不错的,没想着把我煮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老鸹高兴地太早了。

    鱼汤煮好后,唐嫣卿将老鸹抓住,张戎扒开乌鸦嘴,直接往它嘴里灌鱼汤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有事好商量,能不能凉一凉再喝,我又没说不喝,这两个人类......

    可怜的老鸹高兴了没一会儿,就再次发出凄凉的悲呼,喝完鱼汤,肚子里火热火热的,这感觉怪怪的,这还是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食物,可是为啥就高兴不起来捏?

    约有半个时辰后,老鸹开始变得乏力,歪歪斜斜的开始吐水,就像喝醉了一般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老鸹趴在地上死的挺挺的。

    可怜的老嘎,七窍流血,两只爪子伸的直直的,半张着的乌鸦嘴,似乎在诅咒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两个残忍的人类,我记住你们了,咱们来世再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