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7章 抽疯跳大神
    第87章抽疯跳大神

    思八达山溪流不远处的草地上,几棵银杏树随风摇摆,十几个衙役呆呆的站在原地,刑部主事樊修赞傻傻的瞪着眼。

    一时间周遭鸦雀无声,全都看着那只死的不能再死的老鸹。

    樊修赞抬起头,左看看右瞧瞧,这是怎么回事儿,谁能告诉我?

    正好张戎也看了过来,瞅见樊修赞这个表情,心中顿时无语,你咋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没文化真可怕。

    张戎的反应有些淡淡的,甚至还带着点不屑,樊修赞这会儿一点都不生气。之前总觉得这个张二钱贱了吧唧的,满嘴跑马车,没想到这小子真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自己琢磨了好几天没有丝毫进展,张二钱来了没半天就把商队中毒过程给破了。

    哎,倒是自己小瞧张二钱了,这家伙贱归贱,可要是没几分真本事,凌女王也不会让他来办案啊。

    张二钱干了啥,自己看的一清二楚的,可依旧不知道倒霉的老鸹为什么会见阎王。

    越是想不通,越想知道真相,樊修赞只好冲着张戎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,“张兄弟,这其中到底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额,当然!”

    “很好,樊大人,麻烦你先把这口锅抱起来”张戎眉头皱着,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装满鱼汤的锅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多时辰,鱼汤早就凉了,铁锅也不热,可铁锅加上鱼汤怎么也有个十七八斤,更何况铁锅外边全是黑灰,这要是抱着铁锅,那还不得蹭成黑皮?

    樊修赞很犹豫,他也不知道事实真相跟抱不抱黑锅有什么关系,最终,还是认认真真的抱起了黑锅。

    衙役们还想帮忙,当即被樊修赞拒绝了,我这是为真理献身,你们瞎掺和什么?

    樊修赞抱着口黑锅,里边满是能看不能喝的鱼汤,张戎背着手,慢条斯理的讲着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,张戎慢悠悠的将荆花与鱼汤的故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樊修赞听了后不断点头,直叹张戎聪慧过人,可刚赞叹两句,就觉得有些闹心了,这事儿好像跟抱不抱黑锅没关系啊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那你让我抱这口锅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刚刚本公子一不小心掉坑里洗了个澡,一下子就打通了任督二脉。就寻思着没事多劳动劳动,忆苦思甜一下,或许能让人变得更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脸都黑了,就跟怀里那口锅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**裸的报复啊,你这么小心眼的么?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?

    迎着樊修赞幽怨的眼神,张戎笑着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我张二钱有仇一般当场就报,以德报怨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哎,樊大人,你可以放下怀里那口黑锅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....我.....”樊修赞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啥,只好闷闷不乐的扔下黑锅,我这是做什么孽了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樊修赞和张戎相爱相杀,互相恶心,不过该办正事的时候还得办。

    商队中毒真相是破了,可是依旧有两个问题没有解决,齐王府的腰牌为何会出现在现场,商队所运货物钱财又在哪里。

    张戎觉得消失的货物应该还在思八达山上,商队人员死后,马匹并有丢,马车也还在,对方想要长距离转移货物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且,发生这么大案子,在这个节骨眼上将物资转移出思八达山,太容易惹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藏货物的地方应该不会太远,可四目望去,到处是山峦密林,灌木遮掩,可能眼皮子底下有个山洞你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就更郁闷了,这可怎么找啊?

    事情过去这么多天,还下过一场雨,气味儿也被掩盖的差不多了。否则的话,就凭二师兄那对鼻子,藏地缝里都能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你跟张某说句实话,商队运送的到底是什么物资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这个那个的!”

    樊修赞憋了半天,终于吐了口浊气,“这个本官也不知道,货物清单只有东府那边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下张戎就很蛋疼了,后脑勺头发丝都开始喷火了,你这是逗我呢,你不知道还墨迹半天,我还以为你犹豫呢。

    樊修赞咧着嘴角,满脸无辜,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东府,我一个小小的刑部主事,难道跑到东府讨要物品清单?人家东府要是拿出清单来,不就等于承认东府参与经商了么?

    我之所以犹豫,是因为我觉得这事很丢人,难以启齿而已。

    张戎有点理解樊修赞,换做是他张二钱,也没胆子去东府撒野,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张某人露出鄙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鄙视樊修赞,一点心理愧疚都没有。

    坐在草地上想了一会儿,张戎终突然站起身,像个神经质一样浑身打起了摆子,肩头颤动,水桶腰扭来扭去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坐在他旁边,一看张戎这副鬼样子,顿时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##¥%¥%……&¥##¥”

    “张某魂游太虚,请天尊降法,此山必有妖孽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以及一帮子衙役差点没背过气去,搞半天你这是在做法算命呢,我们还以为你得羊癫疯了呢,差点没把我们吓死。

    也不管樊修赞等人是个什么表情,张戎抬起右手斜指天空,随后原地转了一圈,口中大喝。

    “妖孽,本公子知道你就在此处,劝你明日速来山下投案,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山风呼呼吹着,场面突然变得异常尴尬,大家抬着头看了一圈,愣是没看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这装神弄鬼的,没把妖孽吓到,先把我们自己人给吓傻了。你这是跳大神呢,还是破案呢?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倒没有那么惊讶了,张二钱一直都贱了吧唧的,总干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,见多了,也就麻木了。

    樊修赞心里怦怦乱跳,拉拉张戎的袖子,小声问道:“张兄弟,案犯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明日必有收获,樊大人,你看着我的眼睛,告诉我,你相信我么?”

    樊修赞很干脆的扭过脸,招呼着衙役撤退。

    信你?我信了你个邪啊。

    临走前,张戎找根木板子往地上一插,上边写了六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妖孽,你死定啦!”

    一行人陆陆续续的往山下赶去,而在不远处一棵茂密的桦树上,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时,这个人心里忐忑不安,那个抽疯跳大神的家伙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真的能看到我?

    不可能的,绝对不可能的,老子还就不信了,能栽在你这个无名之辈手中。

    人在走,风在吹。

    只是,人群中少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