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8章 人无横财不富
    第88章人无横财不富

    夏日炎炎,思八达山上的夜晚却清凉如水,当暮色覆盖这片茫茫山林,候鸟归去,虫鸣此起披伏。

    繁星点缀着黑色穹隆,除去虫鸣,林中却没了任何响动,唯有正在捕食猎物的野兽在静静的潜伏着。

    一个人大踏步从林中走出,他看着插在地上的那块木牌子,嘴角翘起,露出一丝诡异的邪笑。

    “妖孽,你死定啦!”

    看着这刺眼的六个大字,来人冷哼几声,竟然敢说老子是妖孽,这茫茫玉渡山,山林茂密,到处都能藏人,你还想抓住老子?

    弯下腰,想伸手拔掉这块扎眼的木板,可又有些犹豫了,仅仅是拔掉木板,是不是有点太便宜那个家伙了?

    想了想,来人开始解起裤腰带,随后掏出凶器,吹着口哨对着木板撒了一泡尿。

    敢瞧不起老子,还说老子是妖孽,现在老子朝着你这块木板上撒泡尿,看你能拿我怎么办,有本事来抓我啊。

    撒泡尿报复一下,真的好爽,这感觉都快上天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,男子系好裤腰带,扎着膀子,摇摇晃晃的消失在迷蒙的星光下。当然,男子还是有点佩服那位奇葩男子的,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出商队的中毒真相,也算是厉害了。

    不过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戎再次领着唐嫣卿和柳薰儿上了山,身后还跟着几个不明就里的衙役。

    昨晚上回到庞阁村以后,这位张二钱神棍什么正事都没干,除了吃就是喝,还专门跑到村北头买了几根油炸桧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这位仁兄哪来的信心能在今天将嫌犯抓捕归案。

    张戎懒得跟樊修赞等人一般见识,重新回到现场后,双手举起,用力拍了拍掌,掌声响起,四周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樊修赞站在远处,看着张戎举着双手不断拍呀拍的,还时不时的扭头瞅瞅四周。

    完蛋,张二钱又抽风了。

    鼓了半天掌,张戎表示很尴尬,二师兄跑哪里去了,本公子的手心都拍红了,你倒是出来吱一声啊。

    昨天回去的时候,就把二师兄留在了山上,只要嫌犯敢露面,还能躲过二师兄的追踪?

    二师兄可是这思八达山当之无愧的野兽之王,这里是它的地盘。

    可张戎没想到,这头二师兄不靠谱啊......

    唐嫣卿眉头舒展,嘴角抿着,想笑又不好意思笑,“二钱,我早就说过了,你把希望放在一头猪身上,太草率了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抱着膀子,小嘴嘟着,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,“嘻嘻,就是嘛,本姑娘还是第一次见到用猪办案的,二钱,你那头猪要是能把案子破了,姐姐就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就听到一阵咕噜噜的声音,二师兄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,嘴上还带着点冬瓜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张戎脸都黑了,后脑勺头发丝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二师兄,有你这么办事的么,咱们这是在办案呢,你老人家还抽空回去播个种,培育下冬瓜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

    张戎脸色臭臭的,二师兄摇着猪尾巴转动小迷糊眼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二师兄这副野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张戎还真拿他没办法,走到木板前就闻到一股子尿骚味儿,扯扯二师兄的大耳朵,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看你的了,要是这样还抓不到对方,你这野猪王的名号还是让给别的野猪吧。”

    二师兄很不爽的瞪瞪迷糊眼,说啥呢,这么大尿骚味儿,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咕噜一声,二师兄鼻子擦着地面风一般冲了出去,奔跑起来的二师兄,犹如一道闪电,与它那庞大臃肿的身材完全不成正比。

    樊修赞震惊无比的瞪大了眼睛,这么臃肿的猪,还能跑这么快,从来没见过啊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跟在二师兄屁股后边疯狂跑,还是有点跟不上二师兄的速度,搞得二师兄很郁闷,跑跑停停的。

    这帮人类可真弱,跑的为何这么慢?

    要说人类中谁能让它满意,也就只有自己的好朋友张二钱了,这家伙不光力气大,跑的居然也快,耐力也很足。

    张戎能跑,那可不是天生的,自从在孙六婶那吃了个亏之后,他就开始坚持每天绕着院子跑圈。

    混江湖,啥都可以不会,但必须会跑,碰到软弱可欺的,他跑不过你,碰到打不过的,他追不上你。

    总之,能跑,乃是生存第一法则。

    唐嫣卿不是没批评过张戎的歪理邪说,但奈何二钱兄坚持不懈,就是铁了心的练长跑,徒叹奈何?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溪流不远处一片灌木丛后,有着一个隐蔽的山洞,洞口摆着蒿草,洞内因为溪流在附近经过的原因,凉爽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名男子正歪着身子躺在平坦的石面上,轻松惬意的打着呼噜。

    突然,有什么响声传来,男子猛地从石面上坐起来,睁开惺忪的双眼,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男子的脸变得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长得有些瘦削,身材很高,眼眶子有些凹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阴鸷吓人。

    走到洞口往外扫了一眼,就看到不少人正在往山洞这边冲来,阴鸷男子立马有点惊了,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儿,这帮子人是怎么找过来的?

    昨晚上刚在木牌子上撒了一泡尿,衙门的人就找过来了,这剧情反转的,有点接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回头看看山洞里藏着的物资,阴鸷男子咬咬牙,赶紧往山洞内部跑去,在山洞里边还有一个斜向上的洞口直通地表。

    再不跑,黄花菜都凉了,至于物资,只能暂时舍弃了,这个时候,保命要紧啊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刚从洞口逃出去,二师兄就冲了进来,张戎随后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山洞里琳琅满目的物资,张戎迈不动脚了,眼睛有些直直的,这特么.....要发了啊!

    上好的皮毛,成盒的金锞子,在最里边的位置,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棕色木盒,木盒上边有精致的花纹,一看就是贵重之物。

    张戎赶紧打开盒子,定睛一看,顿时有些失望了,竟然是一把古朴的短剑,只是剑身上镂刻着一条龙,图案栩栩如生,就像活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把短剑定然不是凡物,可在张戎眼里,这玩意还不如那盒金锞子值钱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