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89章 人兽总动员
    第89章人兽总动员

    听到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,张戎合上盒子,伸手抓了点金锞子塞到腰包里。

    丫的,张某人忙前忙后的,弄点金锞子不过分吧?

    反正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等樊修赞那帮子人进来,自己再想贪点金锞子,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樊修赞刚冲到洞口,就被张戎撞了个趔趄,张戎也不理会樊修赞,兴冲冲地跟着那头野猪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物资就在洞内,但是嫌犯跑了,你守好物资,张某这就去追嫌犯!”

    “哎,你别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举着手,很想说点啥,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张二钱怎么这么积极了?

    不过,话没说完,张戎的身影就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里,一群人围着那个棕色木盒发呆,唐嫣卿、柳薰儿以及樊修赞都是有见识的人,不像张戎那般眼里只有钱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把古朴短剑后,三人的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,之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对商队下手,现在,一切都说的通了。

    这把短剑,名曰“禹王剑”,相传乃是战国时期某位铸剑大师耗费一生心血打造,后成为秦王嬴政的礼仪佩剑。

    从秦始皇开始,和氏璧、隋侯珠以及禹王剑就被当作权力的象征,被称之为帝王神器。

    后来和氏璧被打造成传国玉玺,成为历代帝王印玺,可惜,传国玉玺最终还是失踪了。

    从隋唐开始,历代帝王无不想寻找到三大神器之一,以此昭示天下,掌天下皇权,乃是顺应天意。

    商队,不,准确的说英国公府真正想要运送的其实就是这把禹王剑,而对方制造玉渡山血案,目的也是为了阻止禹王剑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此事,恐怕绝对不像表面上那般简单啊,禹王剑如此重要,英国公府、齐王府的反应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连一个代言人都没派出来,而凌女王也只是派了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张二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,大到英国公府和齐王府都不愿意轻易搅和进来。围绕着这把禹王剑,恐怕英国公府和齐王府也未必如表面那般和睦,而对方做完事情,留下齐王府的腰牌,也是有意挑起齐王府和英国公府的矛盾。

    不过,英国公府和齐王府的反应都不怎么强烈,显然没有上对方的当。

    唐嫣卿也没多停留,拔脚急匆匆的往山洞外走去,事情如此复杂,二钱还一个人冲出去追人,万一出点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或许,连唐嫣卿自己也没发现,她现在关心的是张戎的命,而不是那部《莲花宝典》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思八达山另一侧,阴鸷男子气喘吁吁的跑着,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,无论自己怎么跑,就是逃不脱那怪男子的追踪。

    一个手提狼牙棒的男子,前边一头野猪,最后边是一只晃着跟桃木棍的猴子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组合,人兽总动员?

    跑到山下,一连往前窜了十里地,阴鸷男子跑的肺都快喘出来了,回头一看,差点没一屁股蹲地上。

    这特么还有完没完了,这到底哪座火山没堵住,喷出个这样的怪胎,怎么就这么能跑?

    要不是忌惮那头恐怖的野猪,老子现在就反身跟你大战三百回合,你信不信?

    “瘦竹竿,你别跑,站那里别动!”

    话说张戎也有点累了,从山上一直到山下,跑了足有二十里地了吧,这货怎么还没累趴下?

    阴鸷男子提着刀转身就跑,不跑,那我不成傻子了,让那头野猪戳一下子,我这条命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于是,新一轮的你追我赶游戏又开始了,一方是人,一方是人兽组合,奔跑的方向直指庞阁村。

    冲进庞阁村之后,阴鸷男子趁着喘息的机会,往后瞅了一眼,后脑勺头发丝顿时有点凉凉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怎么跑的更快了,要是再不想点办法,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。

    从村口向北,沿着长街跑个不停,一边跑一边想着办法,就在阴鸷男子有些绝望的时候,看到一名布衣荆钗的女子抱着一个瓷盆从门口走出来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想都没想,一个箭步直接窜了上去,随后搂住女人,钢刀放在女人的脖子上,冲着随后赶来的人兽组合大声道,“你他娘滴别过来,再往前一步,老子砍死这娘们。”

    张戎也挺累的,尤其是二师兄,跑了这么长时间,累倒不是多累,主要是热的受不了,哈喇子跟溪流一样往地上滴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阴鸷男子,张戎将狼牙棒杵在地上,有些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兄台,这娘们跟我没关系啊,你劫持她干嘛,你要杀就赶紧杀,别啰嗦!”

    “.....你不是衙门的人?”阴鸷男子懵逼了,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的,本公子整个八经刑部注册的末等赏金猎人,怎么能说不是衙门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头皮发麻,搞了半天,这小子居然是个赏金猎人,他之所以没有怀疑,是因为张戎认认真真的把腰牌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拿一个乡村妇女,威胁一名赏金猎人,我是有多傻?

    张戎不忙着动手,阴鸷男子也不敢乱动,不管有用没用的,死抓着那名女子不放,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渐渐地,张戎有点不淡定了,因为这名女子有点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仔细瞅瞅,这女子不就是村里卖油炸桧的么?现在钢刀架在脖子上,身后是一名凶神恶煞,阴气沉沉的坏蛋,你不该放声大叫,撒泼打滚,连哭带骂么?

    你说你不哭不闹,反而一副淡定从容,面带微笑的样子,是不是不合常理啊?

    这时候,阴鸷男子也发现有点不对劲儿了,怎么怀里这名人质如此安静?

    伸着头,看看女子的脸,阴鸷男子眉头狂跳,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是我长得太善良,还是你功夫强?

    我这钢刀锋利,杀气腾腾的,你一个弱女子一副淡淡的笑容,这他娘滴是什意思?

    阴鸷男子都想哭了,好像今天自己就没碰到一件正常事。

    一个手拿狼牙棒跑不死的赏金猎人。

    一头威猛无比的野猪王。

    一只持着桃木棍无比猥琐的猴子。

    一个像个傻子一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院门大开,一名男子举着锄头冲了出来,看到此人,张戎有点晕晕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.....

    人生何处不相逢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