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0章 我来了又走了
    第90章我来了又走了

    这不是第一次来庞阁村之前,半路上碰到的那名小伙子么,当时这小伙子还被二师兄一番恐吓,吓得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此时,男子手拿锄头,腰里还别着一把长剑,剑鞘通体红色,上边楼刻着一朵白色桃花枝。

    男子跑到近前,也没理会张戎,将长剑从腰里拔出来,冲着阴鸷男子怒道,“你是什么人,快放开我家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?”

    敢情这是两口子。

    张戎根本没理会锄头男说了什么,他现在满脑袋想的都是那把剑,总觉得那把剑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看着女子淡淡的笑容,毫无惧色的样子,张戎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难看了。

    剑鞘通体红色,配一朵白色桃花,此剑名曰“玄媚剑”。

    玄媚剑,吴梦曦,共苦会十大杀手排行第四,星陨榜排行第十。常年行走于江南,长相不详,年龄不详,那一把剑鞘通体红色的玄媚剑,江湖中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张戎只觉得后背发凉,后脑勺头发丝飘呀飘的,我这是什么狗屎运,竟然能在小小的山村里碰到星陨榜排行前十的吴梦曦。

    补录《莲花宝典》的那位牛人虽说是一位灵魂画手,但是唯有那把玄媚剑画的无比传神,就算认错了人,也不可能认错剑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女子自始至终都没露出半点惧色,一直在淡淡的笑着,她可是吴梦曦啊,把她搂在怀里当人质。

    兄台,你这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啊。

    张戎有点慌,我刚才好像牛哄哄的亮了亮赏金猎人的腰牌吧?吴梦曦宰了阴鸷男子,还不得顺手把赏金猎人也收拾掉,就我张二钱这个战斗力,怎么跟星陨榜前十的高手打?

    二钱兄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,真要打起来,唐嫣卿都能仗着身法灵活,稳占上风,更何况是玄媚剑吴梦曦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犹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只看到张戎抬起狼牙棒,双足发力,做出一副冲锋的架势,吓得他赶紧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啊,你别过来,你再往前一步,我可就......”

    锄头男也有些着急,“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儿,没看到我家娘子正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两个人话说到一半,全都咽了回去,双眼瞪得溜圆,一副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张戎冲起来了,只是,他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,眨眼的功夫,背影就有点模糊了。

    一头猪,一只猴,也跟着他跑了,背影虚幻,身后一片尘土!

    这特么......

    阴鸷男子觉得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那个特能跑的家伙怎么就这样离开了?

    敢情你追我半天,就为了证明下自己有多能跑?你就是这样当赏金猎人的?

    女子抿着嘴摇了摇头,哎,看来那个叫张戎的家伙不是善茬,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见吴梦曦,抬手用力一点阴鸷男子的手腕,阴鸷男子毫无防备,手腕一麻,钢刀就落在了吴梦曦手中。随后,吴梦曦身子一转,钢刀反手顶住了阴鸷男子的喉咙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左手攥着右手腕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从始至终就没看清楚那女人是如何将刀夺走的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张戎冲出村口,就碰上了唐嫣卿。

    看到张戎活蹦乱跳的,唐嫣卿顿时松了口气,不过张戎可就有些炸毛了,拉着唐嫣卿的胳膊发起了牢骚,顺便诉诉苦。此时,他的脸上要多悲伤就有多悲伤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弄来那本《莲花宝典》不会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“二钱,你怎么说话呢?”唐嫣卿脸色不太好看,这不是在侮辱她唐嫣卿的能力么?她唐嫣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来《莲花宝典》,难道还分不清真假?

    “唐姐姐,不是我说啊,这破书真的不靠谱啊,书中记载,玄媚剑吴梦曦不是在江南活动么,可我刚在村北口碰到了她,她不仅没在江南,还跟庞阁村某位大哥成了婚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顿时就惊了,瞪着美目急声道,“你碰到吴梦曦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假,你做梦也想不到,她就是那个卖油炸桧的,她夫君就是咱们进村的时候碰到的那个锄头男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饶是唐嫣卿一向成熟稳重,这下也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,堂堂金辉榜前十的高手,竟然跑到庞阁村嫁人卖油炸桧,这也太玄乎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二人还是决定回去瞧瞧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村北门口外,阴鸷男子一脸绝望的坐在棚子里,低头耷脑的嘟哝着,“你到底是谁,就算是死也让老子死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!”吴梦曦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,抱着瓷盆去旁边和面去了,“曾郎,把他捆结实点,一会儿丢给官差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把他扔给官差,他要是乱说怎么办.....”曾满楼提着锄头,显得很犹豫。

    “没事,该来的总会来,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,当年我来到......”

    吴梦曦话说到一半,就看到街头尘土飞扬,之前跑掉的张戎又回来了,只是,这一次身边多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嗨,大家好,我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吞吞口水,他已经被眼前这位另类的青年搞得有点崩溃了。

    你一会儿追过来,一会扭头跑,一会又回来了,你干嘛呢,逗我玩呢?

    有唐嫣卿在,张戎胆子也肥了不少,走到凉棚底下,抓住阴鸷男子的裤腿,就像拖死猪一样拖到了外边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好不容易坐起身,张戎照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问你,你姓甚名谁,千万别撒谎!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被打的晕头转向的,根本没听清张戎说啥,只是本能的闷哼两声。

    张戎俩眼一瞪,你一个阶下囚,还跟我玩硬气了。使个眼色,二师兄就走上前来,尖锐的獠牙冲着阴鸷男子的屁股就戳了过去,还没接触呢,阴鸷男子就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让这头野猪停下,我说.....啊,你刚才问的啥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戎甩手又是一巴掌,“你怎么这么不用心,问什么问题都听不清楚,问你叫什么名字,是真名,不是假名!”

    “老子叫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