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1章 来自背后的偷袭
    第91章来自背后的偷袭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你谁老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裴吹白”阴鸷男子脸都肿了,说话有点吐字不清的。

    张戎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小本本,认认真真的翻着,看到最后,有些失望的鄙视了裴吹白一眼,“你不是通缉犯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通缉犯跑个什么劲,害本公子追你半天,瞎耽误工夫了!”说着话,一脚将裴吹白踹倒在地,两只手就开始在裴吹白身上摸索起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法有问题,摸得裴吹白面红耳赤,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连个通缉犯都不是,还混个什么劲,抓到你一点赏银都没有,本公子总得在你身上淘点好处才行,否则不是白忙活了?”在裴吹白身上翻了半天,翻出两片金锞子还有十几两银子,张戎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裴吹白的头,“哦,忘了问你件事,你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这次裴吹白将嘴巴闭得很严实,一副打死都不会说的表情。

    当然,裴吹白内心无比悲伤,因为自己藏在布靴里的碎银子都被张戎摸走了,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赏金猎人。

    风格真的好独特,雁过拔毛啊!

    张戎很讨厌裴吹白这个神情,你摆出个视死如归的表情给谁看?

    正想着让二师兄给裴吹白一个爽快,唐嫣卿伸手拦着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将裴吹白提起来,押着他走到村头破败的院子里,张戎不知道唐嫣卿要干嘛,只好乖乖地跟着。

    吴梦曦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破院子,也没什么表示,只是继续和面。

    曾满楼一脸憨厚的挠了挠头,也不知道该干嘛,便将锄头和剑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破败的院子里,唐嫣卿神色凝重,目光注视着裴吹白,“你是宁王的人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嘿”裴吹白不由得一愣,随后耸耸肩头,冷笑起来,“唐姑娘果然聪明,你既然猜得到我的身份,那应该知道,这种事不是你能掺和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站在一旁,心情有些沉重,自己真的不该掺和到这个案子里来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、齐王府、宁王府,这还只是摆在明面上的,背后到底涉及到多大的权力博弈,谁也不知道,而他张戎就是这场漩涡里最弱小的蚂蚁。此事过后,他张某人还能继续过那种轻松愉快的生活么?

    唐嫣卿紧咬着粉唇,美目扫过心情沉重的张戎,似乎下了什么决心。

    抽出宝剑,迅速抖了个剑花,便划开了绑缚在裴吹白手腕的绳索。裴吹白愣了下神,揉揉手腕,却并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“唐姑娘果然是个聪明人,你放心,宁王殿下为人豪爽,不会亏待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面无表情的提着剑,有些不耐烦地蹙了蹙黛眉,“废话少说,赶紧滚蛋,一会儿刑部的人回来后,你想走都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张戎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裴吹白拱拱手,转身便走,只是他刚刚走了没两步,却感觉到背后一阵剧痛,低头时,一把利剑刺破了胸膛。

    整个人慢慢的萎靡下去,双手无力地扶着地面,鲜血不断从伤口滴落,他想回头,却是那么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为.....为.....什么.....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能冒险,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。”

    “唐嫣卿.....没想到.....你居然会为了一个......咳咳.....”

    生命迅速流逝,裴吹白最终没能说完最后一句话,软软的躺在地上,抽出长剑,鲜血涌出,迅速化作一滩血泊。

    唐嫣卿出手果决,丝毫没有迟疑,这还是张戎第一次看到唐嫣卿杀人,这绝对不是她第一次杀人。

    这个英姿飒爽,素雅大方的女子,同样有着无情果断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二钱,一会儿不管是谁问起来,就说裴吹白挣脱绳索,试图反抗,这才被杀!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张戎蹲在地上,喉头不断涌动,只是,他强迫自己不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,或许,有那么一天,自己还会亲手杀人,而且杀的不止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回过头,望着唐嫣卿清冷的目光,张戎勉强挤出个笑容,“唐姐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做什么,此事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觉得二钱像个傻子么?我张二钱对天发誓,此生,定不负你!”

    张戎不蠢,相反,他很聪明,当唐嫣卿说出“宁王”两个字的时候,他就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了。

    宁王!

    这个造反专业户,不仅野心勃勃,而且有仇必报,只要裴吹白活着,说出任何不利张戎的话,以宁王朱炫的脾气,还不把他张某人碾成粉末。

    面对宁王,英国公府和齐王府可以力扛,可他张戎这样的小人物怎么扛?

    所以,唐嫣卿把裴吹白杀了,堵住那张可能乱说的嘴。

    这其中要冒多大风险?唐嫣卿明白,张戎更明白,必须有着强大的决心,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迎着张戎深情而火热的目光,唐嫣卿俏脸泛红,有些发烫,抖了下长剑,扭头转向一旁,长长的马尾轻轻摇动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多想,我只是怕你出什么事,再没人能知道《莲花宝典》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

    张戎也没计较,唐姐姐脸皮薄,不能逼得太紧。

    唐嫣卿扭头等了一会儿,也不见张戎贴上来,便有些奇怪了,回头看了看,就瞧见张戎围着裴吹白的尸体忙活着。

    把尸体摆成前趴的姿势,跑出去没一会儿,就把裴吹白的钢刀提留过来,扔到了尸体旁边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好像还有什么破绽,从唐嫣卿手里借过长剑,照着裴吹白的胸口连刺好几下,有几下直接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哼,这下应该差不多了,只要不是资深仵作,应该看不出裴吹白是被人从背后刺死的。

    唐嫣卿看张戎忙活了半天,才想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干,这番忙活下来,便把裴吹白挣脱绳索反击厮斗的假象弄得真真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能免去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如果被人看出是从背后直接刺死的,稍微有点脑子的就能察觉出不对劲儿来,到那时候,他跟唐嫣卿还得惹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从破院子里出来,径直来到棚子前。

    唐嫣卿看着吴梦曦,而吴梦曦同样也笑眯眯的看着唐嫣卿,两个女人对视一番,空气中有一种别样的气息在凝聚。

    张戎有些尴尬的吞了吞口水,这是要打起来的架势啊。

    PS:思八达山案终于接近尾声了,回过头来看一看,总感觉这个小故事写的有些啰嗦了,可又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精简。后边要注意了,一个故事写了好几万字,头大啊。

    难道大家没有感觉到这个故事节奏有点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