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2章 剧情反转的有些快
    第92章剧情反转的有些快

    恰巧,曾满楼放完锄头和宝剑后,正提着水桶出门,刚来到棚子外,就和张戎一样,站在棚子边上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这俩女人眼光中火苗噗噗的,而两个男人干看着?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的,两个女人要是开打,两个男人岂能站旁边看热闹?

    曾满楼指着吴梦曦,两只牛眼瞪着张戎,“那可是我家娘子,你跟那个女人说,千万别乱来,否则别怪俺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戎也学着曾满楼的姿势,指了指唐嫣卿,“看到没,那个美丽绝伦,英姿飒爽的女人了么,那是我的女人,你赶紧让你家婆娘老实点,要是她敢动手,本公子就揍你!”

    二钱兄弯腰提起狼牙棒,威风凛凛的挺了挺胸膛,我张二钱打不过吴梦曦,还打不过你曾满楼?

    就你一个村中放牛郎,跟我打,闹呢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凉棚附近,两个女人在对视着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同样互相瞪眼睛,毫不相让,打不过不要紧,气势不能输。曾满楼也是个夯货,我手里没狼牙棒,但我有水桶。

    唐嫣卿冷冷的注视着吴梦曦,身子慢慢前倾,紧张的气氛一点点积累着,似乎随时都会有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慢慢抬起手,唐嫣卿的嘴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“来四根油炸桧!”

    “豆腐脑要么?”

    吴梦曦收回锐利的目光,随手拿起了长筷子,嘴上淡淡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再来两碗豆腐脑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两个男人一脸懵逼,尤其是张戎,后槽牙都快咧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这边都做了半天表情,准备好一展雄风了,另一边竟然突然画风一转,聊起了油炸桧和豆腐脑。

    唐姐姐,你这风格转变的要不要这么快,说好的剑拔弩张,刀光剑影呢,怎么变成油炸桧和豆腐脑了?

    曾满楼提着水桶,瓮声瓮气的嘟哝道,“兄弟,咱们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“你水洒了,还不去打水!”

    张戎一把推开曾满楼,迈步走进棚子,唐姐姐都表示和平了,我还装什么装。

    曾满楼满脸的怨念,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贱人,要不是你拿着根狼牙棒晃来晃去的,我能把水洒了?

    紧张无比的气氛,转眼间变得轻松愉快,吴梦曦将油炸桧和豆腐脑端上来,唐嫣卿和张戎洗把手就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怎么突然不打了?”

    “打不过,而且,人家都隐退江湖了,还折腾什么劲儿。再说了,你先看看你那个小本本。”

    张戎还是很听话的,掏出小本本仔细看了起来,终于找到了吴梦曦的名字,看到吴梦曦后边的赏银,张戎整张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吴梦曦是谁,那可是共苦会第四杀手,星陨榜排行前十的高手,赏银居然只有区区三百两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性价比低的类型啊,还是那种最不划算的类型,拼死拼活到最后只有三百两......

    吴梦曦又给二人添了两根油炸桧,慢悠悠的笑道:“三百两?应该差不多了,本姑娘踏足江湖的时候,只杀过一个贪腐成性的推官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不知道该说啥了,吴姐姐,你可是天下十大高手之一哎,当了几年杀手,就杀了一个贪官,这特么逗我呢?

    得了,这买卖是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不过像吴梦曦这种人,能当朋友,还是别当敌人的好。

    刑部的人还没回来,吴梦曦坐在旁边聊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吴梦曦并不是噬杀的女人,入共苦会也是被逼无奈,当年师门就归在共苦会下边,她一入江湖,便与共苦会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两年前,吴梦曦身受重伤,晕倒在思八达山脚下,被庞阁村放牛郎曾满楼所救。后来,吴梦曦留在庞阁村养伤,这一养便再也离不开庞阁村了,亦或者说,她离不开曾满楼。

    吴梦曦找到了自己的归属,同样,也厌倦了江湖生涯,便隐在这庞阁村卖起了油炸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今天被张戎看破身份,这个秘密还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张戎借着这个机会,问了许多关于孙六娘以及共苦会的事情,吴梦曦倒没有瞒着,不过她所知也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共苦会是个十分特殊的组织,就拿十大杀手来说,没个杀手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,根本没什么交集。而共苦会的运作,有自成一体,与杀手组分开,吴梦曦除了接任务拿钱,平日里和单独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对共苦会的具体运作状况,无从了解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张戎就跑到门口找曾满楼聊天了,这位牛郎兄也不是凡人,家里住着一位如此凶悍的婆娘,他就不害怕?

    曾满楼觉得这位张二钱也是个神人,刚特么杀完人,就能坐在棚子里吃油炸桧喝豆腐脑。

    约有半个时辰,处理完物资的樊修赞以及柳薰儿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得知嫌犯因为反抗被杀后,他只是草草的看了看尸体现场,觉得没多大问题后,直接宣布结案。

    樊修赞也不是蠢货,这样结案最好了,可别再另生枝节了。其实,到底是谁要挑拨齐王府和英国公府,稍微一想就能想得到,除了宁王府还有别的?

    但是,这种事情不可能摆在明面上的,一旦捅到明处,大家都很难办。

    处理宁王府?你怎么处理?

    不处理?朝廷颜面何存?

    所以,最好的方式就是如此结案,这个裴吹白死得好,死得妙啊。真要活着弄回刑部,白老尚书就该头疼该怎么处置这个烫手山芋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裴吹白一死,物资找回,尤其是那把禹王剑也没有丢掉,这桩案子也算有了完美的结局。

    张戎等人收拾行囊,便打算离开了,临走的时候,吴梦曦拉着唐嫣卿说起了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唐妹妹,姐姐年长你几岁,对你说几句真心话,那位张公子虽说....有点非比寻常了些,但着实是个不错的人,你可要好好把握,莫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看了一眼远处的张戎,此时张戎正在跟樊修赞磨嘴皮子,显然还是在聊刑部给不给赏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啊,我与他没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可能呢?一切就看你有没有决心了,你看,姐姐与曾郎不一样好好的么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未时初,张戎以及两位美女踏上了归途,随行的还有一头猪和一只猴。

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便再次选择了走思八达山,抄近路。

    走过君王石没多久,狭窄的山道两侧突然跳出两个彪形大汉,看着这二位不速之客,张戎有点牙疼。

    这两位兄台,造型有点别致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