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3章 一切为了煎饼果子
    第93章一切为了煎饼果子

    走过君王石,再往前道路狭窄崎岖,张戎三人便坐在路旁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走了半天路,又饿又累,离开庞阁村的时候,吴梦曦和曾满楼装了不少油炸桧。拿出水袋,将油炸桧递给唐嫣卿。

    刚打开油纸,还没来得及将油炸桧放嘴里,山道两侧就跳出两个彪形大汉。这两个人有着同样的大眼珠子,全都是膀大腰圆,身材魁梧之辈,只是这造型实在是.....

    左边一位,手拿鱼叉,下身齐膝短裤,上身无袖兽皮衣,满头黑发就像烫过一样,有一种蓬松的爆炸感。

    右边那位,手拿一把木枪,枪头拴着根长约一丈的红绸,红绸太长,风一吹绕着身子转了一圈。壮汉同样是瞪着牛眼,下身齐膝短裤,上身无袖兽皮衣,只是头发剃了一圈,唯有中间一撮毛用草绳扎起来,小辫朝天,脑袋一晃,朝天辫也跟着晃悠悠的,有种别样的喜感。

    朝天辫男子左脚向前一迈,木枪斜指天空,红绸飘呀飘的。

    张戎拿着油炸桧,傻傻的看着朝天辫,一把木枪拴根这么长的红绸,你哪吒闹海呢?

    看着这两位不速之客,张戎后脑勺头发丝儿都开始犯愁了,大夏天的你们穿一身兽皮衣,不热么?

    无袖兽皮衣,齐膝短裤,看上去还挺潮的.....

    这时爆炸头开口了,瞪着牛眼耍了耍鱼叉,声如闷雷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思八达山双匪,我叫郝任,他叫郝性,江湖人称‘好任性’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就是任性双匪,打遍思八达山无敌手,你们放心,我们只要钱和货,不伤人分毫,快把金条拿过来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突然蹦出两个劫匪来,张戎三人赶紧站直身子,只是,不知为何,他们心里竟然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柳薰儿噗嗤一乐,终究还是没能忍住,掩嘴一笑,丰满的胸脯颤巍巍的,搞得张戎精力都有点不集中了。

    任性双匪,果然是好任性,你们爹娘很有才,这起名功力,堪比苟健仁他爹了。

    张戎觉得吧,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另类的劫匪呢?

    别的劫匪,都是这么说的:“只要把钱交出来,保证你们性命无忧,否则,哼哼.....”

    这两个劫匪倒是别致,一上来就表示绝对不伤人分毫,那你们劫匪的威慑力从何而来,别人都知道不会受到伤害了,还特么乖乖地交钱?

    爆炸头郝任有点暴躁了,这三个人怎么不言语呢,于是鱼叉子朝站在中间的张戎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喂,说你呢,赶紧把金条拿出过来,还让我们自己取啊?”

    郝性也跟着点了点头,那根朝天辫也很有节奏的前后摇摆,“对.....你赶紧把金条拿.....拿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这时候才回过味儿来,金条?哪里有金条?

    听到金条两个字,张戎双眼放光,比两个劫匪还兴奋,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哪里有金条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也搞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,“那个.....金条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张戎和柳薰儿大点其头,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,难道这里真的有金条?如果真的有,那就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郝任瞪着眼睛,气的直跳脚,鱼叉子朝着唐嫣卿手里以及旁边石面指了指,“那不就是金条,哼哼,还想骗我们,你们当我们兄弟眼瞎呢?”

    朝天辫犹如哪吒一样抖了抖红绸,在一旁大声附和,“就是,你们骗不了我们的,快把金条拿过来!”

    张戎、唐嫣卿、柳薰儿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油炸桧啊,怎么就成金条了?唐嫣卿也不好意思吃金条了,赶紧放回油纸包里。

    张戎有点头大,这情况怎么如此诡异?闹了半天,任性劫匪嘴里的金条就是油炸桧,瞅瞅油纸包里的油炸桧,又看看不远处的双匪。

    这会儿双匪两眼放光,看油纸包的时候,还会眯起眼。

    张戎终于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两位劫匪,不会是.....

    重度近视眼吧,还是那种遗传的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张戎抬起右手,竖起食指和中指,“二位英雄,这是几?”

    郝任脸都僵硬了,“你当我不识数呢,三!”

    郝性挠挠朝天辫,小声地说道:“哥,我怎么看着像一?”

    张戎无力地放下了胳膊,这俩家伙绝对是重度近视眼,这才三丈距离,竟然连几根手指头都看不清。也真难为他俩怎么活到现在的,大云朝可没有近视眼镜之说,顶着一对重度近视眼,得错过多少精彩的人生?

    唐嫣卿有些同情的望着两个劫匪,好好地两个大男人,眼神这么差。想笑吧,又不好意思笑,毕竟自己可是被打劫的一方。

    不过柳薰儿就没这么多讲究了,掩着嘴笑个不停的。

    任性双匪当即有点火了,那个小娘子笑什么呢,我们这是在打劫,能不能严肃点?

    让你们交金条,你们不交,那只能我们自己动手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举起武器,爆炸头与朝天辫顶着阳光,齐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思八达山的勇士,勇敢的思八达人,冲锋吧,吼吼吼,一切,为了煎饼果子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半张着嘴,后脑勺头发丝儿都快飞起来了,这口号有点响亮,很高大上,可是,那个煎饼果子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大云朝有卖煎饼果子的?

    两个劫匪威风凛凛的冲到三人面前,郝性瞪着牛眼,嘴巴都快贴张戎额头上了,“说,交不交钱?”

    “不交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郝性顿时有些惆怅了,整张脸变得扭曲起来,“你怎么这样啊,都说不伤你分毫了,你赶紧把值钱的都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戎心里也有点生气了,我是什么人,我是张二钱,谁动我钱,那就是动我的命,在我张二钱眼里,钱比命都重要,让我交钱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碰到你们这样的劫匪,我要是掏出一文钱,我就回京变性去。

    张戎挺着胸膛,抬头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郝性没什么耐心,木枪敲了敲张戎的肩膀,“你到底交不交,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张戎低下头,平视郝性,左脚猛地往前迈了一步,脸上毫无惧色,以一种大无畏的姿态瞪着眼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咔....我”郝性生怕木枪戳到张戎,赶紧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郝性往后退一步,张戎紧跟着往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郝性就这样往后退了十几步,张戎则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就让张戎有些懵逼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