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4章 气氛好和谐
    第94章气氛好和谐

    张戎想过无数种结果,唯独没想到郝性会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只见郝性抱着木枪,眼眶有点泛红,委屈无比的瞪了张戎一眼,“你....这个人怎么这样,你这不是欺负人嘛?”

    转过头,郝性朝前边的郝任喊了一句,声音里带着哭腔,“呜呜,哥,他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一脸呆滞,后脑勺头发丝儿都笑分叉儿了,兄台,你可是个劫匪,我才是被打劫的,你怎么还哭了?

    你一副委屈无比的样子,惹人同情,我见犹怜,是不是有点串戏了?

    乱了,全特么乱了,我也没怎么着啊,怎么就欺负你了呢?

    张戎也是委屈无比的看着郝性,可是一看到郝性头顶摇摇晃晃的朝天辫,为什么就这么想笑呢?

    唐嫣卿抿着嘴,美目剜了剜张戎,这个张二钱怎么这么贱?

    人家郝性都说不伤人了,你还老是走上去逼着人家杀人,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?哼哼,张二钱也就瞅准这俩劫匪有点傻了,换别的劫匪,他敢这么嚣张?

    郝性这一哭,前边的郝任就心疼的不得了,他瞪着张戎,却没走过去。

    郝任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家伙就是个要钱不要命得主,我要是冲他亮鱼叉子,他也走过来逼着我杀人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扭过头,郝任鱼叉子在柳薰儿眼前晃了晃,“你.....就是你,别笑了,赶紧把钱掏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柳薰儿笑的正开心呢,便被郝任打断了,她嘟着嘴,干脆仰起了脖子,将洁白的粉颈露出来,“没钱,你杀了本姑娘吧!”

    “......你怎么这样呢,你看看你穿的绫罗绸缎的,怎么会没钱,你骗我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是没有,你杀了本姑娘吧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你这女人,怎么也跟那家伙一样,就会欺负老实人?”郝任委屈的不行,女人应该好说话吧,怎么这个女的比那个男的还难缠?

    本姑娘跟张二钱一样?柳薰儿顿时有些不高兴了,有你这么损人的么,本姑娘可不是张二钱那种贱人。

    小手挠挠郝任的胳膊,美丽的大眼睛妩媚无比,红唇微启,声音充满诱惑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人,本姑娘没钱,但是可以给你别的哦,咯咯.....”

    郝任就像被蜜蜂蛰了一下,猛地往后跳开一步,警惕地望着柳薰儿,“你这个女人想干嘛,告诉你,我们兄弟可都是正人.....那个正人.....弟,那词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哥,正人君子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可都是正人君子,你少拿狐妖之气魅惑我们,俺们绝对不上你这个当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柳薰儿不知道该说啥了,这对劫匪兄弟是负责搞笑的么?

    竟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是我柳薰儿不够骚,还是你们太傲娇?

    唐嫣卿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,张二钱和柳薰儿也是贱的可以,把这对兄弟当猴耍了。

    朝石面指了指,冲郝任冷着脸说道,“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你们不是要金条么,就在那放着呢,自己去拿啊,费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额!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遥遥相望,相对无言,是哦,我们之前不就是要直接拿金条么,可是现在又是在干嘛?

    郝性舍了张戎,从他身旁绕过去,提着木枪朝郝任跑过去,红着眼眶子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我们是匪中败类,业内良心,哥,今天咱们无论如何也得干点响当当的大事出来,做贼也是有尊严的。”

    郝任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,“弟,你说的没错,咱们今天拿到这么多金条,也告诉其他人,心存良心,正直善良,也是可以当劫匪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兄弟二人一番谈话,不知为何,二钱兄突然觉得好羞愧,跟着两位劫匪比起来,我张二钱的人格操守好低啊,低到都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俩兄弟提着武器跑到石头旁,郝性迫不及待的将油纸捧了起来,这一捧,顿时感觉到不对劲儿了,金条怎么会这么轻?

    两只眼睛凑近一看,鼻子还闻到一股子香味儿,这特么哪是金条,明明就是油炸桧啊。

    张戎悄悄地回到唐嫣卿和柳薰儿身旁,三人就等着任性兄弟着急上火呢,也不知道这俩货发现自己把油炸桧当成油条后,会不会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等呀等的,山风吹来,吹着三人凌乱的心。

    是我们不正常,还是这个世界不正常?

    任性兄弟没有悲伤,没有尴尬,甚至连一丝失望都没有,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兴奋,那种快乐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郝任捏着一根油炸桧,递给了郝性,这个举动充满了浓浓的亲情与友爱。

    “弟,哥没本事,没法让你吃煎饼果子,但是这油炸桧也不错,你先尝尝!”

    “哥,没事的,你先吃!”

    “你吃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最后郝性将油炸桧吞到了肚子里,嘴角流油,整个人憨厚的笑着,朝天辫冲着太阳晃来晃去,温馨中带着点喜感。

    “哥,真好吃,你也吃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一起吃!”

    两兄弟就这样当着张戎三人的面,狼吞虎咽的将油炸桧全都吃干净了,这中间连口水都没喝。

    张戎看得都惊呆了,吴梦曦和曾满楼可是准备了四十多根油炸桧,都够吃好几顿的了。可是,这么多油炸桧转眼间就被两个人吃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记得来的时候,吴梦曦将油纸包塞到包袱里,当时张戎还挺担心够不够路上吃的。

    吴梦曦很认真的说了一句,“小曦办事,你放心!”

    不知道吴梦曦看到眼前的一幕,会怎么想,还没出思八达山呢,油炸桧就没了。

    小曦姐,你这办事能力是挺强的,可耐不住天有不测风云啊。

    意外,绝对是意外,这任性兄弟不仅是一对逗逼,还是一对大胃王,几十根油炸桧啊。

    关键是,你们这一脸没吃饱,意犹未尽的表情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

    兄弟二人站起身,倒没有拿起武器,来到近前,竟然不伦不类的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俺.....俺们兄弟吃好几天野果子了,刚实在没忍住,把你们的油炸桧吃干净了!”

    张戎哭笑不得的挠了挠头,“你们确定吃的不是金条,而是油条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任性兄弟表情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啊,兄弟,你这样聊天容易把天聊死啊,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?

    接下来,氛围很和谐,一对劫匪,三个被打劫的路人,就那么凑在一起聊着天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是任性兄弟讲着他们的人生往事,而张戎三人负责听,他们很想知道,是哪个山脚旮旯蹦出这么一对奇葩来。

    随着兄弟二人说的越来越多,张戎就很吃惊了。

    人生,还有这种操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