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5章 到底是谁坑谁
    第95章到底是谁坑谁

    仔细说起来,任性兄弟也算一对可怜人,他们出生在八达岭山匪窝里,这注定了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命运多舛,母亲早亡,郝任六岁的时候,老爹郝牛跟着寨主下山打劫的时候,被人家射中了要害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里,兄弟二人只能算命不好,也不算出格。关键问题是老爹咽气之前,给兄弟二人留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郝任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情景,老爹拉着他的手,干裂的嘴唇用力说着话,“儿啊,以后,做事之前摸摸自己的良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郝牛就撒手人寰了,留下一对兄弟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郝任和郝性都是孝顺之人,小小年纪,将老爹临终留下的话记在了心里,并当成了人生座右铭。

    可,任性兄弟是要当山匪的人啊,做事之前要先摸摸良心,这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有一次,小寨主抢了一名姑娘上山,郝任当即就怒了,拦着小寨主的路,大声斥责,“打劫就打劫,怎么还强抢民女?这么做,你的良心不会痛么?”

    小寨主的良心会不会痛别人不知道,但是小寨主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,于是,任性兄弟在八达岭山寨混不下去了,被赶到了思八达山。

    张戎那是相当的无语,听说过的坑爹的,没听说过坑儿子的。

    明知道儿子出生在土匪窝,还让他们做事情之前摸摸良心,这到底是爱他们还是恨他们?

    兄弟二人的悲惨生活还没有结束,八达岭待不下去,那就在思八达山混,两个大活人,还能饿死不成?

    来到思八达山之后,兄弟二人才发现生活是如此的艰难,就连打劫这个行当都不是想干就能干的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躲在山南守株待兔,结果北边冒出来一头野猪王带着小弟抢买卖,面对强横的野猪王,打又打不过,抢又抢不过,做事还得对得起良心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任性兄弟无奈之下只好在山上当野人,他们也想过去山下讨生活,可这辈子就没离开过土匪窝,到了山下,都不知道怎么活。

    别人都有一技之长,任性兄弟除了会当劫匪,就剩下会做煎饼果子了,可他们没钱,拿什么磨豆面?

    不管做啥事,都得对得起良心,生活好艰难啊。

    等到任性兄弟说完悲惨的人生,张戎都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在八达岭的时候被老爹坑,来到思八达山被二师兄坑。

    人生,还可以这样操作的?

    作为一代劫匪,混成这个样子,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,你要说民不聊生的乱世,混得这么惨也就算了,这太平盛世的,还混成这个样子,过分了啊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你身边缺少干粗活的么?看看俺们兄弟怎么样?俺们不要工钱,管吃就行!”

    张戎有点头疼,我还不如开你们工钱呢,就你们这么个吃法,我哪养得起啊?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就是几十根油炸桧么,都是小事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郝任俩眼一瞪,杵着鱼叉子一脸严肃,“这怎么能行?做事儿要摸摸良心,有恩不报,岂是大丈夫所为?”

    “对,哥说的不错,俺们一向有恩必报,做事要对得起良心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张戎觉得有些牙疼,心里有点不舒坦,这俩兄弟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?瞧他们这股子报恩的架势,不像是假傻啊。

    看着张戎犹犹豫豫的,郝任赶紧朝着唐嫣卿和柳薰儿拱了拱手,“二位夫人,你们帮忙说说情,让张公子收了俺们吧!”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本来唐嫣卿还挺同情这俩货的,一听这话,顿时弄了个大红脸,抬起手就想否认,可惜她还没开口,张戎就站起身把她的手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时,二钱兄满脸笑容,伸手拍了拍郝任的肩膀,“不错,好眼光,竟然看出唐姑娘跟本公子的关系了。哦,至于那个柳姑娘,就不要喊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一通夸奖,弄得爆炸头一阵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脸色都不怎么样,只是心里想的却是不同。

    唐嫣卿是羞恼。

    柳薰儿是气怒,张二钱,你是什么意思?你觉得本姑娘配不上你?

    张戎根本没理会二女的脸色,他觉得任性兄弟傻人有傻福,绝对是两员福将,就冲郝任刚才那番话,自己怎么也得帮帮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们跟本公子下山吧,至于能不能讨生活,就看你们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想的很简单,不是会弄煎饼果子么?在刑部大门外弄个摊位,还怕卖不动?

    一听张戎这话,郝任和郝性二兄弟高兴地抱在了一起,又蹦又跳的,“哈哈,哥,咱们以后有吃饭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一阵无语,看着兴高采烈的爆炸头和朝天辫,他那张脸立马就黑了,你们这是把我当大户吃了?

    我特么是不是被这俩夯货给算计了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众人没急着走,郝任还纳闷呢,吃也吃了,喝也喝了,咋还不下山?

    随着一阵咕噜噜的声音,大师兄骑着二师兄从君王石方向走过来,一看到身材魁梧的二师兄,任性兄弟惊得嘴皮子打哆嗦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一行人带着猪和猴终于走出思八达山,来到山脚下,侧对着夕阳,大师兄回头挥了挥爪子,猴眼满含坚定。

    等着吧,我白毛猴还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往前走了几十里路,终于拦住了一辆马车,背对夕阳,余晖残照,就这样慢悠悠的回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回到八方酒楼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,张戎让任性兄弟住在了刘大能那边,反正刘小能养了十几头猪,先让这俩货帮忙管猪吧。

    至于张戎自己,可就遭难了,因为张戎带回来一头野猪王还有一只贱猴。

    李熙月脸色发寒,还没开口,张戎直接把旁边的大师兄提留过来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瞧瞧,此猴眉清目秀,额头还有一撮白毛,全身金色亮丽,乃是世间少有的纯种猕猴。你不是要吃野味儿么,猴脑最补了,你看看什么时候吃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师兄一脸懵逼,猴爪子挠来挠去,心里不断悲呼,人类,你这是恩将仇报啊,我带着你摘光了黄金桃,你就这样对我?

    李熙月紧咬着银牙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这是想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