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6章 闽南荆湘儿童版
    第96章闽南荆湘儿童版

    李熙月并没有想过吃什么野味儿,当时说那些话,不过是刁难张戎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哪曾想,这家伙刚出门就把包袱丢在了马车上,幸亏那车夫是熟人,主动将包袱送回了酒楼,否则,岂不是亏了?

    正想着说几句话挖苦下张二钱,这家伙居然二话不说,直接将金毛闪闪的猴子提留过来。

    吃猴脑?李熙月哪里吃的下去,更何况,她是如此喜欢这只猴子。

    在张戎眼里,大师兄是一只地地道道的贱猴,可在李熙月眼里,大师兄却是一只惹人喜欢的猴。

    大师兄卖相极佳,全身金毛柔顺,猴脸红扑扑的,额头一撮白毛更让它显得与众不同,如此可爱漂亮的猴子,竟然吃猴脑,太可恨了。

    李熙月拿起茶杯子往张戎手腕一磕,伸手将猴子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感受着女性温暖的怀抱,大师兄开心坏了,还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,搞得李熙月更是心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动猴子,我让你睡大街上去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!”

    张戎砸吧砸吧嘴,眼眉上挑,就知道你舍不得。

    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,张戎对李熙月也算有些了解,这个女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看上去凶巴巴的,其实心地善良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可爱的大师兄,李熙月怎么可能舍得伤它性命?

    张戎反应有点淡淡的,李熙月沉着眉头,稍作思索,便明白自己被张二钱算计了,她抬起头,语气有些恼怒,“你弄一头野猪又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可别小瞧二师兄,它可是一头很厉害的野猪王,让它看家护院,再合适不过了。再说了,你以前不是经常烦心那些剩饭剩菜嘛,有了二师兄,剩饭剩菜就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李熙月脸色十分难看,抱着大师兄,一边揉着毛,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趴地上打盹的二师兄,这事儿怎么越想越不对?

    别人看家护院都用狗,我看家护院养一头野猪王?

    亏你张二钱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李熙月很生气,她只是生张二钱的气,不过对张二钱的提议,还是有些动心的。

    酒楼每天都会剩下好多饭菜,这些饭菜不脏不馊,却没人愿意吃。

    自己吃的剩饭剩菜,下一顿热一热继续吃,客人剩下的,反而吃不下去,这完全是心理作用。不过这头野猪王,没那么多讲究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说的有道理,要想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,去外边唱首歌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回头看看外边的街道,脸色有些扭曲了,李熙月,你是故意的吧,深更半夜的,你让我去大街上唱歌?

    李熙月抱着大师兄,挑着眉毛,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。

    本小姐就是故意的,你唱不唱吧?

    张戎撸撸袖子就领着二师兄出门了,不就是唱歌么,谁怕谁啊?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本来不掺和的,一看张戎真打算唱歌,一个个来到门口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子时中旬,行人罕见,漆黑如墨的夜空下,突然响起了一阵怪异的歌声。

    我颠颠又倒倒

    浪的比天高

    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

    脏活累活我一肩挑

    不喊冤也不求饶

    对梦想我肯弯弯腰

    理刑街好汉一条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对面刑部走出来一名捕快,他黑着脸扯着嗓子大骂,“谁他娘滴大晚上鬼吼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    张戎脖子一缩,领着二师兄就要回去,结果刚扭脸,就看到门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堵上了。

    李熙月,你特么玩我呢?

    大厅里,李熙月抱着大师兄,旁边唐嫣卿和柳薰儿离的很近,三个女人眯着美目,咯咯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张戎顶着一对熊猫眼出了屋,可恶的李熙月,这事没完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天空,有些阴沉沉的,恐怕要下一场大雨了。

    草草的吃了点东西,还得去西市买菜,眼看着要下雨,需要多置办些才行。

    等着从西市回来的时候,已经接近巳时了,一进门,就看到一身白色士子袍的黄小薇正坐在桌旁逗弄大师兄玩。

    “小否几,快喊个跟头,喊跟头,就给里香蕉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听得有点蒙圈,黄小薇又逃课了,还有,这丫头说的啥啊?

    恰在此时,二师兄晃悠悠的从门口闪过,黄小薇也不害怕,抖着香蕉喊道,“大咧酥,快过乃!”

    张戎有些不高兴了,将菜篮子和布袋往地上一放,左脚踩住凳子,没好气道:“黄小薇,你把舌头捋直了说话,你说的这是哪方鸟语?”

    黄小薇扭头翻个白眼,很不满的哼了哼,“什么嘛,这叫闽南荆湘儿童版发音,不懂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闽南荆湘儿童版发音?什么跟什么啊?你转过头来看着我,我叫啥?”

    黄小薇看着张戎,认认真真的说道:“脏二残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张戎那张脸立马就黑了,瞪着眼睛怒道,“你才二残,你们全家都二残!”

    唐嫣卿正好端着一个瓷盆走进来,将二人对话听得真真的,逗得她抿嘴直笑。

    张戎脸色难看,黄小薇也有点害怕,把香蕉都给大师兄,三两步跑过去抱住了唐嫣卿的胳膊,可怜巴巴的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看看二残哥哥,他凶我!”

    “二钱,小薇爱玩闹,你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有唐嫣卿说情,黄小薇什么都不怕,还躲在后边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张戎指着黄小薇,憋了半天只能恨恨的说道:“黄小薇,就算你是青春无敌美少女,如此卖萌,也是可耻的。”

    黄小薇浑若未觉,可耻就可耻呗,又不少二两肉。

    张戎提着布袋和菜篮子去后院,身后还传来黄小薇兴奋不已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咯咯.....哈哈.....小否几、大咧酥,以否你们跟着本小姐吧,我保证你们吃香佛辣.....”

    神特么吃香佛辣!

   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这一天黑云压城,整条理刑街闷热不堪,午时刚过,一场大雨终于还是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暴雨降临,有一个男子却站在雨水中,任凭雨水击打着脸庞。

    雨越下雨大,男人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,笑容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只是,笑容是那么的狰狞,就像是人间盛开的恶魔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大雨,又要开始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