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97章 暴雨后的宁静
    第97章暴雨后的宁静

    午后狂雨百花残

    汇聚长河满地欢

    一场大雨从午时末下起,铺天盖地,犹如一道道水帘,小杨树在风中摇晃,仿佛被雨水压弯了腰。

    雨水越积越多,理刑街宛若一条崭新的河流,偶有人举着油纸伞走过,在狂风暴雨中显得那么脆弱不堪。一声霹雳,天边划过一道闪电,似乎有一种狂暴的力量想要撕裂苍穹。

    厨房里,张戎忙活着磨豆面,刘大能父子还在一旁帮忙。

    张戎是个干脆的人,很多事情,既然决定了,那就果断去干,刘大能对所谓的煎饼果子也是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张戎一直觉得在刑部门外弄一个煎饼摊,是个很棒的主意。三司衙门挨在一起,里边的人多得很,这些人可不是人人都能下馆子的。

    据张戎调查,那些衙役以及普通吏员,由于俸禄有限,为了省钱,都会自己带一些饭。煎饼果子,应该不愁销路。

    今早上买豆子的时候,张戎就算过了,按照大云朝当下的物价,一份煎饼果子成本顶死了两文钱,自己可以卖六文钱,绝对有的是人买。

    关林、贾九那些人来八方酒楼吃饭,哪次不花上一百文?

    但是买两份煎饼果子,一共才十二文,跟买六个包子差不多的价,三司衙门那些吏员和衙役又不是傻子,有热乎乎的煎饼果子,谁还愿意吃冷饭?

    都说薄利多销,我张二钱玩的是厚利多销。

    不过张戎心里也清楚,这煎饼摊赚大钱也就能赚一段时间,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活,别人看着赚钱,肯定想办法学,估计不出三个月,就得遍地煎饼摊。

    华夏自古就有山寨的光荣传统,当真是,成也山寨,败也山寨!

    唐嫣卿抱着瓷盆将和好的面放在桌子上,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,“二钱,你确定这煎饼摊的买卖能做?可别到最后亏得血本无归。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放心好了,肯定能赚,爆炸头和朝天辫的手艺不错,我跟师父尝过他们弄得煎饼。哎,我现在就担心,这一天赚的不够这俩人霍霍的多。”

    想起这事,张戎就有些头疼,饶是二钱兄聪明绝顶,满腹小算盘,也被任性兄弟搞得有些肝颤。

    这俩货,何止是能吃,简直是太特么能吃了,一个人顶普通男子十个人的饭量。

    有时候,张戎就在想,这俩货在八达岭混不下去,到底是因为办事摸良心,还是因为太能吃?

    唐嫣卿也希望煎饼摊能赚钱,因为她也在张戎的忽悠下入了股,不管钱多钱少,没人愿意赔钱。

    八方酒楼这边谋划着赚钱大计,而侧对面的金香楼可就有点闹心了。

    上段时间,自家主厨满东棉不知道咋想的,甩袖子不干了。苟健仁只好想办法去挖墙脚,挖不来刘大能,就只能转移目标,忙活了二十来天,总算挖来了一位成名大厨。

    有了新主厨,同样带来了新菜式,选个黄道吉日重新开业。

    午时,金香楼挂上红绸,外边杆子上挂着几串鞭炮,结果鞭炮刚响,天空便闷雷滚滚,豆大的雨滴落了下来,随后就是一场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狂风暴雨中,红绸被刮跑了,还没点捻的鞭炮也被淋透了,苟健仁谋划好多天的重新开业大典算是泡了汤。

    苟健仁的心情,就像外边的天,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赵东站在旁边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赵东,你是怎么办事儿的?让你请人算个黄道吉日,算来算去,就是这个结果?”

    “东家,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,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就突然乌云盖顶,暴雨倾盆。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等雨停了,你去找那个林老道,我苟某人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!”

    苟健仁脸色十分难看,他对风水相当看重,最怕开业碰上乌云盖顶,这太晦气了。但凡做生意的,都图个吉利,谁不想找个黄道吉日,换做谁,碰上今天这个情况,心情都好不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宣武门大街,一名中年男子站在观鹤楼二层窗口,脸色氤氲的望着外边的雨幕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黄文观,也就是黄小薇的老爹,同样是这观鹤楼的东家。

    黄老爹愁的很,就在两天前,自家主厨被苟健仁挖走了,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,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黄老爹很生气,却又无可奈何,自己虽然也算京城大户了,但照着苟健仁还是有些差距。而且啊,姓苟的做事不择手段,黄老爹也不好往死里得罪。

    观鹤楼掌柜蒙离年从楼梯走上来,拱手施了一礼,“东家,事情查出来了,金香楼的主厨满铁蛋上段时间辞工不干,苟健仁才在咱们这挖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说这个狗贱人为何会盯上咱们观鹤楼,只是,金香楼那边也很不错,满铁蛋为什么离开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太清楚,不过听人说,好像满铁蛋听了某个算命牛鼻子的话,这才辞工自己在南城开了个小酒馆!”

    “.....还有这事儿?这个牛鼻子是谁?坑来坑去,把我黄某人给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观鹤楼这边不能没主厨啊!”

    “哎,缓两天吧,我已经让人去蓟州请戴厨子了!”

    黄老爹扶着窗户,心里怨念丛生,一半怨念给了苟健仁,另一半怨念给了那个牛鼻子。

    不过,张戎对天发誓,他做梦也没想到,坑来坑去会坑到黄老爹头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场暴雨终于还是停下了,雨后的夏日街道,湿热中带着一丝微凉。

    深夜来临,风从胡同口吹来,更夫谭麻子敲着梆子,扯着嗓子报着更。不知为何,今日的风有一种阴凉,或许是因为刚下过一场暴雨吧。

    胡同静的有些可怕,只有梆子声与报更声,一步步走过胡同,后背有些发紧。

    “簌簌....沙沙.....”

    谭麻子猛地停住了脚步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不知怎地,他竟然有了种害怕的感觉,十几年来,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回过头,谭麻子望着身后的角落,大声吼道:“谁,谁躲在哪里,鬼鬼祟祟的!”

    一个东西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,灯笼光亮照耀下,看清那个东西后,谭麻子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呼,原来是一条野狗!”

    转过身,谭麻子继续往前走去,眼看着就要走出胡同了,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整个人趴倒在地。

    好在灯笼没灭,谭麻子一肚子火气,伸手摸过灯笼,坐在地上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首先,看到了两条腿,裤子湿漉漉的,似乎好久没有移动过了。

    这是谁啊,睡在这种地方,绊老子一脚。

    灯笼往上抬了抬,晕黄的灯光不断闪烁,映着谭麻子的脸。

    谭麻子那张愤怒的脸突然变得苍白如纸,整个人浑身打颤,灯笼从手中落下,歪倒在地,慢慢燃烧。

    “鬼啊.....鬼啊......”

    谭麻子从地上爬起来,跑了没两步又跌了一个跟头,寂静的街道上,不断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不是打更声!

    似有厉鬼在嘶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