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1章 张二钱的嘴
    第101章张二钱的嘴

    之前十几名受害者,有着各自的不同,但有一点是没有变的。

    她们在笑。

    是的,十几名受害女子保持着一种温和的笑容,似乎是欢快的笑,又好像是一种嘲弄。

    张戎头皮发紧,脑海中浮现出一具具面色苍白,却带着笑容的女人,仿佛能听到她们的笑声正从阴暗中传来,背后一阵阵凉意。

    雨雪屠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为何要替死者梳妆打扮,还刻意摆出一张微醺的笑脸。

    张戎记忆力惊人,看上一遍,差不多将卷宗内容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档案房走出来,迎着温暖的阳光,心中的寒意总算驱散不少。

    让张戎倍感意外的是,老尚书白昂竟然站在林荫下等着,看到他走出档案房,便笑着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老尚书,你怎么在这里,叫晚辈过来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白昂抚须一笑,略有深意的看了张戎一眼,“二钱,你跟老夫说句实话,你来查此案,可真的是齐王殿下授意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张戎很尴尬的笑了笑,他那点计俩可瞒不过白老尚书,不过他一向脸皮奇厚,就算被看破了,也不会承认的。挺直腰板,轻轻地拍了拍胸脯,“雨雪屠夫危害京城这么多年,闹得人心惶惶的,作为云朝有痔青年,晚辈觉得有必要为我朝做些事情,只要能除暴安良,让百姓安居乐业,哪怕是失去生命,晚辈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就站在身后不远处,听到张戎这话,他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你这么义正言辞,正气凛然的说这话,你不亏心么?

    白昂也没想到张戎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饶是他一把子年纪,见多识广,也有些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我就是问问而已,也没说不让你查案啊,你叽里咕噜的说这么多话,一副为朝廷献身的样子,老夫要是拒绝你,反而成坏人了。白昂一直觉得此子跟柳承烈很像,但是现在,他觉得自己想错了,这小子油嘴滑舌,脸皮奇厚,除了长相,其他地方跟柳承烈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二钱有此心,老夫心中甚慰!”

    老尚书不得不说了一句违心话,又勉励几句,便摇着头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白昂抚着额头苦笑着叹了口气,竟然把正事给忘了,都让那小子给绕迷糊了。算了算了,以后有机会再谈吧。

    其实,白昂有意让张戎来刑部做个专职查案的捕头,以这小子在思八达山案表现出来的能力,若是不帮刑部干活,那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白昂走后,张戎也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在白老尚书面前装逼,压力那是相当的大。

    从刑部离开后,三人去了一趟萧家桥,找到了谭麻子。

    谭麻子其实是个胆子很大的人,胆子不大也不可能做更夫。两天时间过去,谭麻子早不似之前那般心生恐惧了,听了张戎的来意后,他便自告奋勇,带着三人来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。

    头发胡同,往西是真如寺胡同,往东则直通宣武门大街,而尸体就是在头发胡同东口发现的。

    谭麻子详细介绍了一下尸体的情况,怕张戎等人听不懂,还靠在墙壁上,摆出跟尸体一样的姿势。

    在谭麻子连说带实际演示后,张戎想不了解都难。

    尸体靠在胡同北面墙壁上,双臂交叠放在小腹上,双腿平伸。

    发现尸体的位置离着宣武门大街很近很近,往前走两步就能步入宣武门大街。

    张戎想着尸体的摆放位置,同时回忆着敛房中尸体的样子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他希望能将这一切串联起来,然后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暖风从胡同中吹来,带着轻轻地呜呜声,张戎面对着宣武门大街,轻轻闭着双眼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尸体是雨停了之后摆在此处,那天雨停的时候大约是在亥时末子时初。发现尸体的时间是子时二刻,也就是说,凶手将尸体移到此处,是在不到半个时辰内时间完成的。考虑到其中风险以及安全性,时间还会更短,可能只需要一刻钟时间就能摆好尸体。一刻钟时间内赶到此处摆好尸体,凶手停留的地方应该离着此处不是太远,而且,凶手应该有一辆马车。按照马车正常行驶速度,一刻钟时间最大距离应该是二里地。”

    张戎顿了顿,缓缓睁开眼,转过头看了看身后,“头发胡同往西是真如寺,往南是象房,往东是宣武门大街,往北是居民集中区。方圆二里地内,唯有北边是凶手最有可能居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能有这些判断,并不是凭空臆想,凶手需要为受害者梳妆打扮,这就需要一个安全的住所,这么多复杂的事情不可能在马车里完成的。

    安全可靠的住所,还有比人口密集的居民区更合适的么?

    真如寺?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南面象房归御马监管理,出入都有记录,可以直接排除。

    宣武门大街两侧店铺林立,意外情况太多,在这种地方杀人,然后替死者梳妆打扮,风险性太大。

    所以,经过排除之后,剩下的只有北边居民区,而这片居民区是最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并没有打扰张戎,她们听得很仔细,一边听,一边分析。

    其他的还好,唐嫣卿都能想通,可有一点让她想不明白,“二钱,你怎么如此确定尸体是雨停了之后放在胡同口的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尸体经过一番精心的梳妆打扮,不仅抹了胭脂还有唇红。如果是下雨的时候放在此处,经过雨水冲刷,胭脂以及唇红肯定会脱落,而且,谭麻子之前也说过,他曾经摸过尸体的裤腿,衣料是干的。刚刚一场暴雨,湿气很重,再加上是晚上,如果不是雨后抛尸,衣服会潮湿不堪,不可能干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所说的,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,都是一些简单的常识,只是很少有人会留意到这些细节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张戎分析的很透彻,可是柳薰儿依旧乐观不起来,想在北边居民区找到一个人,犹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“二钱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查?告诉刑部一声,对北边进行大规模排查?”

    “啊,其实没必要那么麻烦的,我们先找到马车,然后......”

    “哒哒.....嘚嘚.....”

    此时,宣武门大街上驶来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张戎呆住了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我这张嘴不会开过光吧?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聊马车,马车来?

    这辆马车......

    ?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