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2章 这里有个女妖精
    PS:有人说我是断章狗,这就很伤心了啊!

    我张二钱这么善良的人,怎么会是断章狗,你们误解了好不好,我完全是出于一片好意啊。

    都说这小说是轻松娱乐派,纯属胡说八道,这明明是一部严谨的悬疑小说嘛。我断章的目的是啥?是为了锻炼朋友们的推理能力啊,通俗点说,我要提高你们的智商。

    我一边写小说,一边想着如何提高大家的智商,不容易啊!

    此处是不是应该有掌声?

    相信我,我说的都是实话!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哦,老铁,请放下板砖,有话好好说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102章这里有个女妖精

    马车缓缓驶过来,直接停在头发胡同口,车夫也没有下马车,车帘掀开,一名清丽的女子探出颔首,朝张戎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殿下找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张戎心头一紧,这不是凌女王身边的劲装女子么?一想到此女超神的射术,二钱兄就有点发虚。

    “哦,等等啊,待我去上个茅房!”

    也不给劲装女子反应的时间,张戎扭头就往胡同里跑,一副尿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劲装女子冷哼一声,眉头轻轻蹙着,这个张二钱,还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。

    张戎并没有上茅房,而是找了个角落,从怀里掏出齐王府的腰牌,找根绳串起来,脱下裤子绑在了腰间。

    反正,张戎已经想好了,说啥也得保住这块腰牌,要是没块拿得出手的腰牌,自己这个赏金猎人办起事来,还不得处处受限?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戎上了马车,挥挥手示意唐嫣卿和柳薰儿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马车沿着宣武门大街向南,随后向东一拐,张戎端端正正的坐在马车里,一双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对面的美女。

    这还是张戎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仔细观察劲装女子,她今天换了一身水蓝色袍子,长发如唐嫣卿扎做马尾,樱桃小嘴,面容清秀,眉宇间却隐隐有一股英气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很特别,睫毛修长,妩媚中带着几分高傲,似乎世间所有男子都入不了她的法眼。

    “不知姐姐芳名?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,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姬如雨!”淡淡的回了三个字,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姬如雨?很好听的名字。

    张戎摸不清姬如雨的性格,也不敢乱说话,二人就这样相对而坐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约有一刻钟时间,马车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跳下马车,入目是两扇朱红色大门,门前立着两根汉白玉石柱,石柱之上楼刻着优美的花纹,尤其是那只展翅孔雀,更是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大门之上挂着一块匾额,写着三个烫金字---齐王府!

    仅仅是站在门外,便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与高贵。

    豪门大宅,看门庭便知齐王府是何等的气派。

    齐王府坐落于紫禁城东面的澄清坊,澄清坊由南向北依次是头条胡同,二条胡同,三条胡同......

    三条胡同往北是什么胡同?

    四条胡同?

    错,不是四条胡同,而是帅府胡同。

    齐王府位于三条胡同东面,而英国公府就坐落于北面的帅府胡同。

    京城,寸土寸金,而澄清坊更是金贵中的金贵,在澄清坊有着十王府、诸王馆这样的存在,更为此处增添了几分富贵气息。

    在京城一直有一句话,非勋贵豪门,不入澄清坊。

    迈进齐王府大门,张戎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,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    一条青石路正对大门,两侧樱花树迎风摇曳,飘来淡淡的芬芳。顺着这条青石路,透过林荫,竟然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也就是说齐王府长度绝对超过了两百丈,再估算一下进门前看到的宽度,细细一算,张戎就心惊了。

    齐王府面积绝对不少于八千平,这特么.....

    张戎不光心惊,连肾都有点膨胀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宅院,啥也不干,光建房子当包租公,一年年的也能美的冒鼻涕泡了。

    樱花飘落,仿佛铺着一层粉色地毯,走过青石路,垂柳依依,一片花海。庭院里一座假山,偶有水流从山上流下,花团锦簇,围绕着一个小池塘,水面荷花盛开,碧绿如蒲扇的莲叶覆盖了半个池塘。

    庭院深深,房屋错落有致,少了些玲珑翘曲,飞檐斗拱,多了几分线条柔和。

    站在齐王府,能深深地感受到那种属于女子的轻柔气息。

    诺大的齐王府,房间主要集中在北面,大多数地方都是些花草树木,假山流水。总之,凌女王是一位崇尚自然的环保人士。

    越过假山,幽静的庭院里站着两名戎装女兵。

    推开门,姬如雨走进房间,微微拱了拱手,“女王,张二钱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身在齐王府,张戎也不敢造次,垂手而立,耷拉着脑袋,一副老实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,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房间陈设极尽奢华,上方吊着许多木质灯笼,棕色木料楼刻着不同的花纹。

    除了姬如雨,还站着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此女玉手相叠,放在小腹位置,身上一袭红衣,修长玉颈下,酥胸半露,肤如凝脂白玉。她有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,红衣宽松,半遮半掩,纤腰盈盈一握,睫毛眨动,就像发出某种暧昧的邀请。丰润的小嘴微微翘起,带着丝丝媚意,让人有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妖精,诡异的是,妖精腰间挂着一把铁扇。

    张戎赶紧屏气凝神,自己整天跟柳姐姐在一起,也算是饱经考验了,没想到面对这个女妖精,竟然还是有些失神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张二钱定力不够?不,绝对不是的,都怪这个女妖精,一颦一笑,带着点骚,要人命啊。

    转身向侧面看去,一张淡紫色半透明的纱帘挡在眼前,不过透过帘子,依旧可以模糊的看清后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里有着一张椭圆形的大床,有一个女人正侧身躺在软塌上,玉手托着下巴,尽显慵懒娇态。

    一双颀长水润的**裸露在外,秀美的莲足勾在一起,诉说着一种无声的妖娆。

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张戎用力吞了吞口水,凌女王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,容易让人喷血而亡?

    “小民张戎,见过凌女王,愿女王殿下青春不老,芳华永驻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女妖精掩嘴轻笑,姬如雨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眉头也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张二钱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,还以为他真的拘谨了呢,没想到啊,张二钱依旧是那个张二钱。

    以前,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女王殿下行礼。

    油嘴滑舌,听上去都是好话,但总觉得这小子是在调戏女王。

    凌清雪侧躺在软榻上,微闭双眸,听到张戎这番话,慢慢睁开了眼睛,撑着被褥,歪斜着坐起身子。

    女王冷冷的盯着张戎,没人知道她想干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