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3章 傲娇女王小脾气
    第103章傲娇女王小脾气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又想起了那天北海苑发生的事情,原本贵雅的脸上多了一丝羞红。

    美女从来不带刀,杀人全靠水蛇腰。

    一想起这句话,女王殿下就有种想拿马鞭子抽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这张嘴还是这么能说会道。玉渡山的案子已经了结,为何不见你将腰牌送回?”

    张戎心里暗道,果然是冲着腰牌来的,幸亏本公子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站直身子,脸色一垮,张戎诚惶诚恐的说道:“女王殿下,不是张某不还腰牌,是不敢来见你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凌清雪蹙着黛眉,冷冷的看着张戎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儿,那天从玉渡山回来的时候,跌了一跤,腰牌不知道丢什么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早就打好了腹稿,所以应答如流,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内疚惶恐呢。

    “哼”凌清雪才不会信张戎的鬼话,就在刚才,刑部那边还送来消息,说张二钱拿着齐王府的腰牌插手别的案子,“张二钱,你觉得本王就那么好骗?”

    “啊?女王殿下,你英明睿智,我哪敢骗你啊”说着话,张戎放下双手,开始解起了裤腰带,外袍一翻露出半个膀子。

    很快,外袍脱下,张戎还没停手,继续脱,大有袒胸露乳,赤条相见的架势。

    女妖精睁着水汪汪的桃花眼,一根手指放在嘴边,眉毛挑呀挑的。

    姬如雨脸色微红,瞪着美目推了张戎一把,“张二钱,你在干嘛,当着女王的面,竟然做出如此不雅的举动,你活够了?”

    帘子后面,凌女王蹙着绣眉,没有半点表示,只是丰胸起伏,玉足用力勾着毯子,还是看出她心情同样很气愤。

    张戎揪着自己还没脱下来的上衣,露着膀子,可怜兮兮的看着凌清雪,双目有水雾升腾,一副受欺负不敢还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....女王殿下,我说丢了,你不信。我只能脱光衣服,让你们搜个干脆,以示张某人的清白了。”

    凌清雪吐口浊气,不知怎地,她竟被张戎这副鬼样子给气笑了。

    以示清白?还是头一次听说脱光衣服以示清白的,要是让你脱光了衣服,那我们的清白怎么办?

    张戎觉得脱光衣服这事,自己挺吃亏的,没理由你们看光我的身子,你们还吃亏啊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停下,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,你不要脸,本王还怕别人说闲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张戎老老实实的穿起了衣服,慢悠悠的朝薄纱走去,手还没掀起薄纱呢,身后就响起女妖精的声音,“哟,张公子,你这是想干嘛呢?那薄纱帘子可不是随便掀的哦,上个掀帘子的是什么下场呢?哦,让我想想,好像被女王下令剁了胳膊扔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嘎”张戎立马惊住了,这么狠?

    摸摸薄纱,煞有介事的捏着一角,仔细观察起来,“啧啧,这应该是湖州产的缫丝吧,听说挺贵的,府上有没有不用的角料,若是不用的话,送给我吧,我让春衣坊帮忙做件纱衫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女妖精掩着嘴,桃花眼里满是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二钱公子反应真快,这动作,这画风,一点违和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张.....二.....钱.....”

    “女王,我在呢,你是不是不放心啊,要不,你亲自搜一搜,张某站在这让你随便摸,只要能摸到腰牌,我立马自断丁丁,给你当个内侍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凌女王丰胸起伏,美目慢慢眯了起来,良久之后,才发出一句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.....给本王滚,立刻......滚......”

    “呼,谢谢女王开恩,小生这就滚!”松开缫丝,张戎猫着腰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,眨眼间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半透明的薄纱帘子后面,凌女王抬着胳膊,柳眉倒竖,有些话卡在嗓子眼,偏偏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恶的张二钱,你就这样跑了?

    女王觉得自己上当了,自己恼怒不堪,顺嘴说了句气话,结果张二钱顺水推舟,滑不溜秋的跑了。

    我要是说“你给本王去死,立刻去死”,张二钱会怎么做,也会像“滚出去”一样听话么?

    今天本来想找张二钱算算账的,前前后后被这家伙调戏了许多次,她凌女王可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稀里糊涂的,什么正事都没谈。

    张二钱这个贱人,太过狡猾,不知不觉间就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呼口气,凌女王下榻之后,赤足踩在松软的地毯上,玉容上的羞怒消失不见,重新恢复原来的成熟与睿智,“禹王剑的事情查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女妖精,哦,不,她有着很好听的名字,君莫舞。

    君莫舞面向薄纱,小声说道:“听风刚刚送来消息,禹王剑是从北地女真贵族手中得来的,英国公拿到禹王剑,打算送给三皇子,然后再经三皇子之手交到陛下手中。不过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,宁王知道到了这件事,便派裴吹白出手,找机会抢走禹王剑,顺便嫁祸我齐王府。但没想到商队在玉渡山出了意外,中毒身亡,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凌清雪嘴角翘起,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崇德皇帝朱灷当政已有十一年,由于皇长子储君朱圳早亡,致使储君之位多年悬而未决。

    除了皇长子朱圳,崇德皇帝还有七个儿子,虽然有七个儿子,但真正有资格去竞争太子之位的,只有三个。

    二皇子朱坤、三皇子朱垠、五皇子朱坈。

    三皇子朱垠,生母乃是张淑妃,张淑妃又是英国公张敬晧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想尽办法将禹王剑弄到手,交给三皇子,然后再经三皇之手交到陛下手中,那三皇子在陛下心中的印象就更上一层了。

    现在,禹王剑同样落到了陛下手中,却没经三皇子的手。

    至于宁王借机挑拨齐王府和英国公府的关系,恐怕也是知道了齐王府与东府暗中结盟的事情吧?

    东府与齐王府暗中结盟,虽然行事很小心,但宁王听到什么风声,一点都不奇怪,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哼哼,东府,明明知道禹王剑的消息,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向齐王府透露,看来这盟友也不怎么样啊。

    “以后小心着东府那边,另外发个消息,让听风回来吧”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,女王淡淡的问道,“哦,最近京城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有趣的事情?”君莫舞和姬如雨面面相觑,女王什么时候喜欢八卦消息了?

    虽然觉得有些怪,但君莫舞还是开口道:“最近成国公外出打猎摔断了腿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点事儿?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最近南城出了件趣事,有个人专门三更半夜在别人大门上画仕女图!”

    “.....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女王,你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.....什么事都要问本王,你们自己就不会想?”女王俏脸含煞,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“你们也滚,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女王突然发起了小脾气,君莫舞和姬如雨赶紧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君莫舞和姬如雨依旧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女王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?

    问她想听什么事儿,她反而发起了脾气。

    女王到底想听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