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4章 会说话的肘子
    第104章会说话的肘子

    离开齐王府后,张戎舍不得租马车,只能靠两条腿走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正东坊玉河桥一带,已经临近午时,正是繁华热闹的时候,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笑吟吟的走过来,手里捧着一个胭脂粉盒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胭脂粉盒后,张戎楞了一下,似乎想起了什么,慢慢从袖子里掏出一块丝帕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帕子上有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之前去敛房的时候,看到女子被精致的梳妆打扮过,便用帕子在女子脸上蹭了一些胭脂。

    可惜,柳薰儿和唐嫣卿都闻不出这种味道属于哪种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沿着玉河桥大街向西走着,张戎走得很慢,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两侧的商铺,很快就找到了一家胭脂铺。

    店门开着,张戎也未多想,直接走了进去,等进了屋,才发现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店里客人不少,但都是一些女子,张戎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,站在脂粉店里,颇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,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。

    被一群女子盯着瞧,有几个妙龄少女还小声议论着,张戎耳力极好,隐隐约约能听到她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人,一个大男人怎么往脂粉店跑?”

    “嘘,你小声点,我听说京城有些人专门好那口的.....东边就有不少兔相公,说起话来,柔柔弱弱的,也喜欢买些胭脂水粉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看他长得挺壮实的,应该不是兔吧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歪着嘴,心里郁闷坏了,不就是进一趟脂粉店么,还被人怀疑成兔相公了。

    哼,你们才是兔子,你们全家都是兔子。

    尴尬归尴尬,但人已经进来了,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走吧,这可不是我张二钱做事的风格。

    在众女诧异的目光中,张戎施施然的走到柜台前,掏出那块丝帕,“哎,掌柜的,你帮忙闻闻,这香味是属于哪种胭脂水粉,我家娘子就喜欢这种味道,非闹着要买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!原来如此,公子对你家娘子真好!”

    这下,女人们再看张戎的时候,没有那种鄙夷了,有些少女都有些羡慕那个所谓的娘子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男人肯为了你去脂粉店买胭脂,那该多幸福?

    在大云朝,男人可忌讳去脂粉店的,总觉得那地方阴气太重,去了的话容易招惹晦气。

    女掌柜捏着丝帕闻了闻,绣眉便蹙了起来,“咦,公子,这可是草木胭脂,这种胭脂掺了艾草等物,香味很淡,价格也有些贵,所以用这种胭脂的人很少。”

    “草木胭脂?敢问掌柜的,这款胭脂在宣武门大街一带有得卖么?”

    “有的,药香斋那里就有的卖,宣武门大街那边,除了药香斋,恐怕别家就不会卖这种草木胭脂了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掌柜了。先在你这里拿一盒草木胭脂吧,多少钱?”

    女掌柜眉开眼笑的拿出一盒草木胭脂,“十两。”

    “额”张公子提着钱袋子,心肝都有点颤抖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啊,一盒草木胭脂竟然要十两,这叫有些贵?这叫死贵死贵好不好?

    十两啊,两个月的工钱,想想就肝疼,可是为了追唐姐姐,为了破案,只能摆着笑脸心里流着血付钱。

    一出门,张戎就有些后悔了,后边为了查案子肯定还得去药香斋,要买在药香斋买多好啊,我特么手贱啊,在这里买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一想,自己要是七问八问一番,最后还不买胭脂,会不会被女掌柜骂死?

    嗯,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没多少钱啊,穷人,就得算计,要不怎么叫穷算计呢?

    等以后有了钱,还会为这点事犯愁?

    等咱有了钱,直接买十盒,五盒给唐姐姐擦脸,五盒倒水里当染料。有钱,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怀揣着美梦,手捧着草木胭脂,张戎总算回到了理刑街。午时已过,客人渐少,一进门就看到黄小薇正坐在靠柜台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除了黄小薇,桌子旁还坐着唐嫣卿、柳薰儿和郭四郎,黄小薇也知不知道在说什么,小嘴吧嗒吧嗒的,四郎还不时地鼓掌叫声好。

    咦,这是说啥呢,弄得四郎这么开心?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黄小薇一身白色士子袍,倒有几分儒雅气息,甩甩长发,右手捏着只茶杯,犹如一个说书先生。

    “问你们一个问题,这世上最坚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石头”四郎第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唐嫣卿托着下巴,淡淡给了一个答案,“铁板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细细沉思,好一会儿才认真的说道:“是金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黄小薇摇摇头,一脸老成的叹了口气,“错,都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错了?小薇,你别卖关子,快说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嘻嘻,这世上最坚固,最牢不可破的,非金非银,而是.....二钱哥哥的脸!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三人顿时无语,带着浓浓的疑惑。

    四郎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毛,“小薇,你解释一下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郭四郎,你可真笨,没听二钱哥哥总说一句话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任它风吹雨打,我脸浑然不怕!二钱哥哥那张脸连风吹雨打都奈何不得,难道不是最坚固的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三人无奈的点了点头,小薇说的好有道理啊。

    “再问你们一个问题啊,这世上穿透力最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下三人不敢急着回答了,想了好一会儿,四郎依旧第一个开口,“鱼肠剑!”

    “狼牙箭!”

    “金刚锥!”

    “.....你们在说什么,错啦,都错啦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都错了?”柳薰儿有些不高兴了,她觉得金刚锥没问题啊,“小薇,那你说,什么才是穿透力最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柳姐姐,你可真笨哦,当然是二钱哥哥的胡子了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瞪着美目,有些晕晕的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二钱哥哥脸皮乃是天下最牢不可破的,可是他的胡子依旧能长得那么旺盛,你说,他的胡子穿透力强不强?”

    四郎乐不可支的竖了根大拇指,“强,是真的强,不服不行,小薇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哥哥过奖了!”

    四郎和黄小薇一个夸一个谦虚,开心的不得了,不过唐嫣卿和柳薰儿就有点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咦,唐姐姐跟柳姐姐怎么不开心呢?黄小薇突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儿,这时,身后传来一股冷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黄小薇,刚才那些话是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啊”黄小薇就像被什么扎了一下,猛地站起身,一脸讪笑的看着张戎,“二钱哥哥,你一定听错了,那些话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说的?”张戎黑着脸,有种想把黄小薇蹂躏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黄小薇大眼珠子转了转,伸手指了指桌上的盘子,“是它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那是个煮熟的肘子,那玩意会说话?

    会说话的肘子,黄小薇,你逗我玩呢?

    等等.....

    会说话的肘子!

    二钱兄心中一片凌乱,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