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5章 开始清查
    第105章开始清查

    张戎愣了下神,等他回过神来后,黄小薇已经提着书袋子跑到了外边。

    “二钱哥哥,黄老头说啦,让你不要太着急,案子的事情慢慢查!”

    黄小薇跑得挺快的,张戎走到门口,冲着她的背影挥手喊道:“黄小薇,你要是再敢来,你信不信我打肿你的嘴?”

    黄小薇根本毫无畏惧,回过头嬉皮笑脸的伸着手头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张戎生气得很,也不知道黄小薇是不是老天爷派下来的克星,怎么老是在她手上吃瘪呢?

    四郎坐在柜台后边,一边写着书,嘴上却没停着,“二钱兄,听说凌女王把你找去了,没难为你吧?”

    “四郎兄,你看看张某这模样,像是有事的事情么?凌女王可是个好人,不像某些人,老想着看别人热闹!”张戎手里抓着肘子,啃得满嘴流油,眼睛还一直盯着四郎看。

    四郎放下笔,嘴角直抽抽,你这拐弯抹角的,还不是在说我郭某人呢?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有话直说,何必绵里藏针,暗有所指?”

    “四郎兄,张某很疑惑,你说暗有所指是如何做到的呢?黑乎乎一片,我就算用手指头指你,你也看不到啊!所以,你用词不当,应该是明里所指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四郎一脸扭曲,暗有所指是这样解释的么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吃根肘子,跟四郎互怼一阵嘴炮,张戎又坐到桌子旁忙活正事了。

    把那盒草木胭脂拿出来后,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小小的吃了一惊,柳薰儿眼疾手快,将草木胭脂拿在手中端详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是草木胭脂,此物加入艾草还有一些药草,听说不仅能美容,还有抵御风寒的效果。二钱,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柳姐姐,你怎么说话呢?你打开胭脂盒闻闻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也没多想,伸手打开盒子,唐嫣卿也凑过来,二人仔细闻了闻,随后表情变得有些认真了。

    “那死者孟媛媛脸上的胭脂就是这种味道,竟然是草木胭脂,怪不得我们闻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平日里用的胭脂都是浓香类型的,根本不会用草木胭脂,而唐嫣卿,平时用的都是一两银子左右的胭脂,根本不会买这么贵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巧合吧,两个女人都知道草木胭脂,偏偏不知道草木胭脂的味道。

    四郎耳朵很灵,听到草木胭脂四个字,放下笔从柜台后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草木胭脂郭某也听说过,此物乃是三十多年前药香斋上一代家主毕生心血研究出来的,效果非常好。可惜,由于味道太淡,销量一直不怎么样”四郎聊起胭脂水粉,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张戎有些纳闷了,“四郎兄,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了解胭脂水粉?”

    “咳咳,二钱兄,你为何如此看着郭某?”

    “张某可是知道的,男人都不怎么研究胭脂水粉的,除非是.....楼里兔相公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四郎脸都黑了,虽然我长的小,相貌秀气,但也是响当当的男人,“郭某平日里写书,总要了解下胭脂,这有什么奇怪的?倒是二钱兄,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吧,据郭某了解,去胭脂店买胭脂水粉的除了女子,就只剩下.....兔相公了.....”

    这下张戎的眼神就有些幽怨了,他看着四郎,突然抬起手,捏着兰花指,娇媚的发嗲道:“四郎,你好讨厌呢!”

    “额”四郎身子往后一躲,差点没摔地上。

    四郎脸色颓丧,本来想恶心下张二钱的,结果把自己给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我郭四郎练了这么久的嘴炮神功,为什么还不是张二钱的对手?四郎想来想去,终于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是我郭四郎不努力,实在是张二钱太贱。

    我郭四郎这辈子,估计也贱不过张二钱的。

    被张戎恶心了这么一下,四郎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未时中旬,看看离着酉时还有一段时间,张戎便领着两位美女来到了宣武门大街。

    这次张戎有经验了,来到药香斋门口之后,先让二位美女进去。

    药香斋乃是百年老字号,经营胭脂水粉生意很有一套,二位美女进去后,直接找到了掌柜的。

    张戎是个干脆的人,他可不想在药香斋浪费太长时间,直接从胯下掏出那块齐王府腰牌。

    腰牌一出,把宋掌柜吓了一跳,“这位公子,不知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奉凌女王的命令,特来调查一件要案,还请宋掌柜能够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配合,一定配合”宋掌柜心里暗自郁闷,你都把齐王殿下的腰牌拿出来了,我一个小掌柜,想不配合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说明了一下来意后,宋掌柜只是稍作犹豫,便去柜台取来了账本。

    草木胭脂价格昂贵,所以一旦售卖,都会记录在册以作凭证,万一草木胭脂出现问题,顾客也可以随时前来更换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草木胭脂,其实很多贵重胭脂都会记录在册的,毕竟没有账册,也就没有凭证,出了事情完全可以不认账。

    药香斋的账册记录的非常详细,每一种贵重胭脂都会单独列页,而草木胭脂比起其他贵重胭脂,内容就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买草木胭脂的人果然很少,整整一页就记录了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不过,对张戎来说这是好事,人越少,调查起来越轻松。

    将草木胭脂的内容抄录一份,三个人就离开了药香斋,至于后边的清查,就很简单了。

    买过草木胭脂,家中有马车,住在头发胡同以北居民区。

    只要顺着这三个条件去清查,一定会有所收获的。

    张戎能有如此信心,也是有依据的,之前八年中十几名受害者都位于宣武门大街附近,可以断定凶手应该就住在宣武门大街两侧。再加上孟媛媛身上得到的线索,几乎可以将范围缩小到头发胡同附近了。

    头发胡同以北那么多住户,光靠张戎三人,肯定不现实,于是,张戎便又去了一趟刑部,找到了关林。

    关捕头需要插手一个大案子,张戎需要钱,二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反正,关捕头比张戎还心急,当即让手下衙役换了便衣,一股脑的涌向头发胡同附近。

    这一天,关林领着贾九坐镇头发胡同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满怀雄心壮志,一心要搞点大事情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夜已深,人却未静。

    一盏昏黄的灯笼出现在胡同口,灯笼移动的很慢,轻轻的脚步声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灯笼的主人抬起头,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胡同很窄!

    灯笼继续往深处走去,越来越深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