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6章 聪明的关捕头
    第106章聪明的关捕头

    头发胡同北面居民区,虽然已经是深更半夜,却是狗吠不停。

    百姓们骂骂咧咧,偶尔还有小儿夜哭,颇有点鸡飞狗跳的意思。

    衙役们穿着便装,就像普通百姓一样,一开始他们也按照关林的吩咐做事,好生打探,就算碰到百姓,也要和善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慢慢的衙役们就失去耐性了。

    虽然关捕头说胡同北面一共有四个嫌疑犯,可具体住在哪里并不清楚,所以,大家只能挨家挨户打探,整个居民区几百户人家,这要是不着急那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个时辰,许多便衣衙役就亮出身份,四处搜查,闹得人心惶惶的。

    如狼似虎的衙役们一番折腾下来,还是有些收获的,大约亥时初,衙役们就发现一户人家特别可疑。

    这户人家也算是富户,诺大的宅院只住着一个人,院子里还有一辆马车,就是有一点不太相符,主人是个男子。

    不过,衙役们不会多想,既然很可疑,那就赶紧去通知关捕头。

    关林一听又找到了可疑人家,领着贾九急吼吼的往北面走去,此时,关捕头兴奋地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熬了这么多年,终于经手了一个大案子,若能亲手抓住雨雪屠夫,俺老关也能扬眉吐气了。

    贾九跟在关林身后,轻轻地拽了下他的衣角,“八舅爷爷,咱们不通知二钱哥一声了?之前不是商量好的,抓人的时候让他抓,这样他也能领下衙门的赏银。”

    关林回过头,照着贾九脑门弹了一下,“九啊,你怎么这么傻?二钱主要是拿黄员外的赏银,衙门那点赏银,就算了吧。再说了,若能亲手抓住雨雪屠夫,那是多大的功劳?放心吧,二钱会理解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贾九一脸怀疑的撇了撇嘴,二钱哥会理解我们?

    关林和贾九絮絮叨叨的,而此时已经有一个不速之客先进了疑犯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妖媚的女子,即使星光暗淡,依旧掩盖不住她妖娆的身段。

    柳薰儿点燃蜡烛,搜查着院中房间。

    其实,柳薰儿一直盯着关林师徒的,一听说哪户人家有嫌疑,她和唐嫣卿就先下手,不过,关林那些人并没有察觉而已。

    柳薰儿检查的很仔细,虽然前边已经查过五户人家了,但她还是耐着性子查探。不知为何,她有一种感觉,这次应该来对地方了。

    诺大的宅院里只有柳薰儿的身影,当她推开一扇门,烛光照耀下,屋子里的陈设尽入眼中。

    卧榻收拾的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梳妆台前摆着胭脂与唇纸,铜镜上方挂着几条假发。

    假发?

    柳薰儿蹙起眉头,将蜡烛放在梳妆台上,将那盒胭脂拿起来,轻轻嗅了嗅,美目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淡淡的古怪香味儿,果然是草木胭脂。

    假发、草木胭脂、独居、马车、富户。

    这么多特征集中在一起,若说不可疑,那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外边已经传来不小的动静,想来是关林贾九那些人到了,拿起一把梳子,吹灭蜡烛,柳薰儿迅速出门翻墙离开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狭窄的街道,一个隐蔽的角落里,张戎靠在墙面上,左脚抬起,不断向后磕着,那样子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唐嫣卿抱着长剑,静静地站在旁边,“二钱,你怎么就确定这次一定会有所收获?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想啊,草木胭脂一盒就要十两银子,足够小户人家一年花费了,所以啊,我推测,雨雪屠夫必然是富户人家出身,否则哪买得起草木胭脂?之前衙役们找了不少有嫌疑的,但都不可靠,唯有这一家,主人富足,为人孤僻,又有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家主人是个男人,药香斋给的账册上,买草木胭脂的都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女人可以扮作男人,男人同样可以扮作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柳薰儿的声音,“二钱,真让你说对了,刚刚从卧房里看到许多假发,还有一些女人穿过的衣物,想来,他买水木胭脂的时候会扮成女子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歪着头,神色有些古怪,还真有喜欢扮女人的男子?

    走近一些,柳薰儿将梳子扔给了张戎,“关林那些人来的有些快,就拿了把梳子,够用?”

    “有这把梳子,就够了,嘿嘿,雨雪屠夫,你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夜色下,张戎定定的看着手里的梳子,一双眼睛放着光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在放光。

    柳薰儿一阵恶寒,不知情的,还以为张二钱跟雨雪屠夫有什么奸情呢。

    “瞧把你高兴地,不就是一把梳子,能有什么用?”柳薰儿扭着水蛇腰,娇躯向前紧紧贴着张戎,伸手抬起了对方的下巴,“二钱,现在可以告诉姐姐了吧,你为什么就这么确定雨雪屠夫不会落到关林手中?”

    “.....额,柳姐姐,你能不能挪开点,你这样压着我,我脑袋有点乱!”

    柳妖女身姿丰盈,娇容妩媚,偏偏还靠这么近,一对水汪汪眼睛,勾的张戎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姐姐离你远些,嘻嘻,二钱你也真是坏得很,没事儿还藏根硬硬的暗器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有些脸黑了,什么叫硬硬的暗器?我一个堂堂正正的热血真男儿,要是没点反应,那岂不是要死?

    唐嫣卿可没听出柳薰儿嘴里的荤话,有些关心的问道:“二钱,你藏暗器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.,你别听柳姐姐瞎说,她开玩笑呢!”

    张戎讪讪一笑,表情很是尴尬,唐姐姐,你是不是太纯洁了?

    “说正事,说正事,其实啊,这事并不复杂的。你们想啊,雨雪屠夫为祸宣武门大街八年,居然没露出半点破绽,可想此人是何等的心思缜密。关捕头带着衙役们搜来搜去,我就不信雨雪屠夫会傻愣愣的坐在家里等着被抓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有些生气的拍了张戎一下,“你搞什么鬼,明知道关林那些人会打草惊蛇,你还跟他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别生气啊,你们听我说,找关捕头帮忙,就是让他们打草惊蛇,赶蛇出洞的。要是关捕头能抓住雨雪屠夫,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,再怎么说,刑部那边还有四百多两的赏银呢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柳薰儿的脸色也有些臭臭的,“说来说去,雨雪屠夫还是跑了,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本来用关捕头,就是想让他们帮忙找出有嫌疑的人家,毕竟居民区这么大,就靠咱们三个人慢慢查,还不得累死?至于惊走了雨雪屠夫,没关系啊,雨雪屠夫要是不跑,又怎么会落我们手里?”

    举起手里的梳子,张戎冲着不远处的墙角喊了一句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