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7章 我们是娥皇女英
    第107章我们是娥皇女英

    “二师兄,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也就眨眼的功夫,二师兄晃着猪尾巴跑了过来,背上还蹲着一只贱贱的猴子。

    柳薰儿和唐嫣卿全都眯着眼,轻轻弯着腰,知道你张二钱会有杀手锏,可你的杀手锏竟是一头野猪王?

    看着站在面前晃尾巴的二师兄,两位美女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二师兄是一头很敏感的猪,一对迷糊眼扫了扫,就感觉到自己被人鄙视了。我可是思八达山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野猪王,你们竟然怀疑我的能力。

    也不用张戎吩咐,二师兄长长的鼻子闻了闻梳子,扭过身慢悠悠的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回过头来,猪脸满是不高兴的瞪了两位美女一眼。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,别愣着了,跟着二师兄,一准能抓到雨雪屠夫!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面面相觑,不知道刚才是不是产生了幻觉,她们觉得被一头野猪嫌弃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夜色下,有两个人一边走还一边嘟嘟哝哝的吐着苦水,这两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关林和贾九。

    关林兴冲冲地以为自己要立大功了,结果闯进宅院后,那宅子里竟然空无一人。如果仅仅是没人,也不会太生气,关键是他发现这就是雨雪屠夫的住处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确定,是因为关林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密室,密室之中有一张长几,上边放着十几个牌位。

    牌位从左向右,依次是几年来受害女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共十六个牌位,最左边的牌位写的不是黄夫人的名字,而是叫齐小娥的女人,最右边则是孟媛媛。

    黄夫人的牌位就排在左手第二个。

    关林不知道齐小娥是谁,但是他知道,自己找对了地方,这里就是雨雪屠夫的老巢。

    可惜,雨雪屠夫不见了,抓不住雨雪屠夫,依旧不算破案。按说,能找到雨雪屠夫的老巢,已经是有了巨大突破,可关林不满足这些,他要破个大案子,让那些嘲笑自己的人闭上嘴。

    “八舅爷爷,你就别生气了,这么多年此案没有突破,现在咱们找到了雨雪屠夫的住处,也算是大功一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功不大功的?哎,肯定是之前兄弟们闹得动静太大,惊动了雨雪屠夫,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去问问二钱哥吧,或许他有什么办法能逮住雨雪屠夫!”贾九现在对张戎佩服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关林挠挠头,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这个,咱们抓人前没通知二钱,他有办法也未必告诉咱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八舅爷爷,你放心好了,二钱哥不是那种人!”贾九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关林有些晕晕的,张二钱那张嘴还真是厉害,什么时候把贾九忽悠成这个样子了?

    九啊,你被张二钱骗了,那货绝对是个吃不得亏的主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正嘀咕呢,前边突然多了一丝昏黄的亮光,一盏灯笼慢慢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幽暗的街上人迹罕至,突然有一个人打着灯笼走过来,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关林左手放在刀柄上,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,大声吼道:“前边的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来人并没有说话,还在慢慢的走着,沙沙的脚步声,听的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是谁,快站住.....额......怎么会?”

    关林长舒一口气,握在刀柄上的手慢慢松开,心里也不像刚才那般慌乱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打着灯笼站在面前,她面容清秀,一身紫色纱衫。她张开嘴,只能发出简单的啊啊声,左手还抬起来摆了摆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哑女。

    贾九看着哑女,有些纳闷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一个人在街上走动,你住在这一片?”

    哑女轻轻点了点头,左手指了指贾九左后方。

    贾九有些看明白了,哑女就住在那个方向吧,竟然跟雨雪屠夫住在同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关林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他莫名的想起了之前看到的假发。

    哑女和假发,男扮女装。

    关林转头看向哑女,看到哑女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不对,这个哑女有问题。

    手刚抓住刀柄,就看到贾九甩了甩脑袋,就像喝醉了酒一般,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“八舅爷爷......我怎么觉得好困......”

    “九......千万别睡......这哑女有......有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关林就步了贾九的后尘,呼吸间的功夫,师徒二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睡得死死地。

    哑女蹲在地上,左手拍了拍关林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还算不是太傻,可惜,明白的有点晚了。哎,我从来没杀过男人,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,今天,就拿你们两个试试吧!”

    哑女声音粗犷沙哑,语气中透着一丝傲慢。

    灯笼放在旁边,哑女从袖子里掏出一条丝绸,丝绸有些长,围着脖子绕三圈还有富余。

    哑女将丝绸缠在贾九脖子上,正打算用力,身后就传来一阵浪笑。

    对,绝对没听错,就是浪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卖丁丁的屠夫,终于逮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哑女皱紧眉头,气的后脑勺头发丝都快分叉了,这是谁啊,笑的这么浪?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我堂堂雨雪屠夫,什么时候变成卖丁丁的屠夫了?

    听到丁丁两个字,总有种想笑的感觉。

    回过头,看到不远处站着一男两女,在三人身前还有一头野猪一只猴。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组合?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叫舜,她叫娥皇,她叫女英!”

    哑女一张俊秀的脸扭成了麻花,屁的娥皇女英,我要是信你,那就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“哼,竟敢戏弄本公子,你们的死期到了”哑女提起灯笼,往前走了两步,迅速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瓷瓶,悄悄地甩了甩。

    哼哼,你们很快就会像那两个男人一样躺地上了,到时候,那两个漂亮的女人就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大雪,也没有暴雨,总会缺少一丝真正的快感。

    张戎三人站在那里不动弹,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哑女也没有动,只是,他可笑不出来,相反,心里还急得很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儿,为什么这三个人还没倒?就在哑女心中着急的时候,大师兄猴眼犯迷糊,很快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猴子趴下了,可是野猪王没事,三个人也没事儿。

    难道药量不够?

    哑女这次也不藏着掖着了,抓着瓷瓶朝着张戎三人使劲儿甩,他瞪着眼,手上甩呀甩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我甩我甩我甩甩甩!

    半盏茶时间过去,哑女直接懵逼了,为什么这三个人还没倒?

    左手持着瓷瓶,哑女一脸的疑惑,难道药效失灵了?不可能啊,之前那俩人不就倒下了么,没理由药效说失灵就失灵啊?

    哑女还处在呆滞状态,张戎大踏步走过来,揪住瓷瓶,一把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拿过来吧,你这个卖丁丁屠夫!”

    哑女本来就有点愣神,力气又没张戎大,就眼睁睁的看着瓷瓶落在了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人啊,怎么还抢东西?

    张戎将瓷瓶往怀里一揣,照着哑女脸上就是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啪.....

    这一巴掌势大力沉,哑女提着灯笼撞在墙上,顿时鼻血横流,额头乌青。

    “你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打的就是你,快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啪.....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哑女被打的脑袋都快裂开了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,一点都不按套路来啊,我要是再不说名字,估计要被活活扇死。

    “我叫....贾....吕树....”

    “贾吕树?你为什么不叫吕树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哑女委屈的不得了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我叫贾吕树!

    犯法啊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为什么你们稳而不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