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8章 毫无违和感
    第108章毫无违和感

    贾吕树两边脸蛋子都被扇肿了,可事情还没有结束,刚回过神来,还没来得及开口,张戎抬起脚,直接把贾吕树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将贾吕树压在身下,张戎分开两条腿,就像是在骑马,双手一边脱着贾吕树的衣服,嘴上喋喋不休的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你个卖丁丁的屠夫,不好好卖你的丁丁,杀什么人?你叫什么贾吕树?哟,还藏着一个钱袋子,你不光会卖丁丁,还会妙手空空,什么时候把本公子的钱偷走了?还有,你一个屠夫,竟然敢长得比本公子还俊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嘶啦.....

    衣服被扯破了,袍子下摆被撕掉了,靴子也被拽了下来,全身上下别说是钱袋子,就连那些小瓷瓶啥的都没能保住。

    贾吕树那肿胀的脸黑中泛白,眼神飘散,就像一只无助的小兽。

    张戎终于从贾吕树身上爬了起来,很满意的抖了抖手里的票子。

    不错,看看面额,足有五百多两,今天真的是运气爆棚啊,贾吕树兄准备这么多钱是要跑路了,结果便宜他张某人了。

    张戎抖着票子笑的像朵喇叭花,而贾吕树却蜷缩着腿,躲在墙根底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此时,贾吕树衣衫褴褛,不,应该算不上衣衫了,说是碎布条还差不多,风一吹,布条一飘,露出白花花的身子。

    他缩在墙根底下,泪水横流,不断抽泣着,那可怜的样子,让人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为祸京城好多年,让百姓闻风丧胆的雨雪屠夫?

    贾吕树不怕死,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,他就想到自己会有上断头台的一天。这些年,他想的最多的是怎么去死,也许是直接砍脑袋,也许是千刀万剐,也许被人分食。

    不管多么血腥的场面,想多了,也就不害怕了,可是,今晚上碰到的是个什么人?

    这特么不是人,这是个火山喷发蹦出来的怪胎。

    贾吕树缩着身子,看上去楚楚可怜,但唐嫣卿和柳薰儿绝对不会同情他,比起那些被害的女子,贾吕树这点委屈算什么?

    二女走上前,站在张戎左右,同时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张戎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,犹豫许久,还是乖乖地抽出两张票子分别递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分完赃,张戎没打算轻易放过贾吕树,只是往前走了两步,吓得贾吕树浑身打哆嗦,本能的往后缩,可惜,后边就是墙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你.....又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玩个游戏,我问你答,记住哦,不要说谎,也不准拒绝,否则,本公子可是会很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想.....问什么?还有,你能不能.....回答我两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咦,你也有问题啊,问吧,本公子可是个很公平的人,没理由我问你,却不让你问我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贾吕树突然觉得好恶心,胃里酸水一阵翻腾,可又不敢吐出来,“丁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丁丁?没有了丁丁的男人只能做太监,你说丁丁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丁丁就是小弟弟?就是阳器?

    贾吕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弱弱的嘀咕了一句,“我不卖丁丁啊,我是卖丝绸的。”

    啪.....

    张戎蹲下身,那张笑脸顿时就扭曲了,“还敢狡辩?我说你卖丁丁,你就卖丁丁。好了,第一个问题问完了,第二个问题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贾吕树委屈的想哭,偏偏不敢哭,因为只要哭出声,绝对又是大耳瓜子招呼。

    呜呜.....我不就是发句牢骚么,这特么也要打。

    “我....我想问问,刚才你们为什么没倒下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事儿有什么奇怪的?”站起身,张戎往后退了一步,挺起胸膛,拉着二位美女姐姐的手,仰天一笑,“因为.....我们是万里长城!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下别说贾吕树,就连二位美女也是一脸懵逼,饶是见怪了张二钱的怪异行为,依旧适应不了他这跳跃的节奏。

    你永远不知道张二钱什么时候会蹦出一句怪话,简直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你.....你耍我......这跟长城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张戎撒开二位美女的小手,一脸不高兴的捏了捏嗓子,随后.....

    “万里长城永不倒,千里黄河水滔滔......”

    这特么......

    你咋还唱上了?

    贾吕树心里如沸水般翻腾,我是谁,我是雨雪屠夫啊,现在夜色阴暗,阴气沉沉,不该是恐怖凝重的气氛么?

    你怎么还唱歌?你为什么能唱歌?你怎么就唱的出来这样的歌儿?

    唐嫣卿绷着脸,柳薰儿眯着桃花眼,总之,二位美女也是有点飘飘的。

    张二钱这唱的,毫无违和感......

    习惯就好!

    唱了两句,张戎又蹲下身,轻轻拍了拍贾吕树的脸蛋,“现在该你回答我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.....你能不能告诉我句实话?就算是要我死,我也得知道是怎么死的!”贾吕树显得很执拗,那表情一点不像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张戎叹口气,搓搓鼻子,很快就捏出两个棉球,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一样,都从鼻子里拽出两个棉球来。

    “哎,可怜的小屠夫,你现在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贾吕树呆呆的看着几个棉球,之前想破脑袋都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儿,自己弄出来的迷药还从来没失效过。

    可是......答案就是如此简单!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贾吕树脑袋快炸开了,你们都是咋想的,大晚上出来办事还往鼻子里塞棉絮,是我跟不上时代节奏,还是你们太另类?

    “还怎么会?你怎么这么蠢呢?之前本公子看过历年来受害者案宗,也检查了孟媛媛的尸首,所有受害者都没有反抗的痕迹。这就很不正常了,普天之下,还没几个人会美滋滋的让人杀了自己。所以啊,本公子就想,受害者肯定受到了某种强烈迷药,进而深度昏睡。迷药吗,要么吃进去,要么吸进去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觉得张戎有些啰嗦,蹲在旁边一脸认真的笑道:“反正呢,你的东西我们是不会吃的,至于吸进去?把鼻子塞住不就没事儿了?嘻嘻,怎么样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贾吕树一脸呆滞,真的是太惊喜了,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今晚上,一直处在惊呆的状态下,一惊又一惊,惊得自己都快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该问的都问完了,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张戎眉毛上挑,一对眼睛深深的看着贾吕树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这个眼神,贾吕树有种想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个怪胎!

    又想干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