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09章 这叫迷死神
    第109章这叫迷死神

    张戎捏着那支蓝色小瓷瓶,认认真真的看着贾吕树。

    “把这种迷药的配方说出来,还有,你身上搜出来那些瓶瓶罐罐的,哪瓶才是解药!”

    贾吕树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问配方啊,只要不搞什么幺蛾子就行。哼哼,想要配方?

    贾吕树嘴角慢慢挂起一丝笑容,刚咧开嘴,就扯动了伤口,疼的眉头皱在了一起,“哼,你把本公子打成这个样子,还想要配方?”

    “哟,小屠夫,你又调皮了。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怕死,我就拿你没办法了?”

    贾吕树翻个白眼,递给张戎一个冷笑。

    我就是不怕死,你能拿我怎么样?我是一个死都不怕的人,还有什么能威胁我呢?

    竟然被雨雪屠夫鄙视了。

    张戎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拍拍贾吕树的肩膀,张戎歪着头,一脸怪笑的问道:“唐朝的时候,女皇武则天手底下有一名酷吏,名叫来俊臣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贾吕树出身富户之家,自幼读书,自然知道来俊臣的。

    于是,想也未想,便冷笑着点了点头,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来俊臣这个人喜欢研究酷刑,其中有一条让他引以为傲的酷刑,叫做‘干自己’,你想不想了解一下?”

    “干自己?”

    贾吕树脑门有点疼。

    唐嫣卿俏脸有点红。

    柳姐姐伸着脖子,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你是不晓得啊,本公子勉为其难,跟你解释一下吧。切掉你的丁丁,然后用药物浸泡,变得坚硬无比,最后将你绑在架子上,用你的丁丁对着屁股捅呀捅的,这就是‘干自己’。来俊臣是个讲究人,干自己的时候,一定要放个大点的铜镜,让犯人好好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以前只听说过这个玩法,却从来没见过,今天算你运气好,就给本公子演示一下吧!”

    张戎一脸邪恶的盯着贾吕树,眼中透着一丝别样的兴奋。

    贾吕树额头冷汗直流,心里发颤,一想到被切掉丁丁,还要自己看着自己干自己,整个人就有些崩溃了。

    哗哗.....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流水声传来,还带着一股骚味儿。

    张戎顿时就有点脸黑了,“小屠夫,你怎么就尿了?千万别尿,一定要坚强,做个勇敢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神特么勇敢的男人,我是很勇敢,问题是你太贱啊,我就是死也不想玩什么‘干自己’啊。

    老天爷,世上为什么会有如此邪恶的人?

    贾吕树觉得自己没有选择,面对这个邪恶的男人,唯有认栽,现在,不求别的,只求速死。

    很快,贾吕树老老实实的交代配方,张戎掏出小本本,还从腰间拿出一支小毛笔,至于墨汁,直接从贾吕树身上沾血就行了。

    贾吕树一边说,张戎一边写,等着写完配方,还不忘恶狠狠地威胁下对方,“小屠夫,你千万别耍我,现在距离秋后还有两个月呢。你要是敢骗我,我让你在大牢里好好享受下什么是‘干自己’!”

    贾吕树泪眼婆娑,无比委屈,都这个时候了,我特么敢骗你么?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哪敢骗你,配方是不是真的,你自己配一下不就知道了?这迷药叫做‘迷死神’,乃是我无意间调配所得,天下独此一份!若无解药,保准你拿刀子割他手指头,他都不带醒的,总之.....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,你怎么还吹上了?我问你,这什么迷死神,直接放在饭菜里吃下去,管用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用,必须闻气味儿才行!”

    “你在逗我?闻气味儿就倒,吃进去却不管用?”说到这里,张戎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别说张戎,就连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呆愣愣的。

    他们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如果吸进去就起作用,那他们塞住鼻子又有什么用?鼻子能吸气,嘴巴也能吸啊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一脸幽怨的看着贾吕树,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?你试都没试,怎么知道配方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我是说,你刚才不是说闻气味儿就倒么?鼻子能吸气,嘴巴不能吸气么?为什么我们没倒?”

    贾吕树有点急了,折腾着想坐起身,“嘴巴吸,那叫吃,鼻子吸,才叫闻。虽然都能吸气,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反正,必须是鼻子闻,用嘴巴吃啊吸啊的,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张戎有些郁闷了,这是个什么道理?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下贾吕树说的是真是假,张戎找出红色小瓷瓶放在大师兄鼻子底下晃了晃,很快大师兄就睁开了猴眼。

    大师兄还有点犯迷糊呢,刚才还想着猴仗猪势,干点大事呢,怎么就突然趴地上了呢?

    刚想跟二师兄交流一下情况,就被张戎提留起来,唐嫣卿二话不说,将两个棉球塞到大师兄鼻子里。

    你们到底想干嘛?大师兄郁闷坏了。

    也不管大师兄愿不愿意,捏开它的猴嘴,往里边倒了点迷死神。大师兄并没有晕倒,它舔舔嘴,猴爪子去抓蓝色小瓷瓶,这是什么玩意儿,甜甜的,真好喝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你把这玩意当糖水了?

    拔出大师兄鼻子里的棉球,小瓷瓶晃了晃,片刻之后,大师兄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咦,这是怎么回事儿,我怎么又晕了?

    看着趴在地上的大师兄,张戎有点服气了,事实就是如此无法解释,就是这么的不科学。

    嘴巴和鼻子都能吸,结果却不一样,你让我解释,我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将鼻子里的棉球重新拔出来后,张戎开心的将蓝色小瓷瓶揣进了怀里。以后这迷死神可是自己的底牌啊,这玩意拿出来,不管你是多高的高手,只要中招,保准躺地下装死狗。

    张戎不明白二师兄为什么会没事儿,应该是因为二师兄体格健壮吧?

    毕竟是思八达山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野猪王,抵抗力肯定比人类强。

    将红色小瓷瓶拿出来晃了晃,没多久关林和贾九就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看来贾吕树还是很老实的,没说假话。

    张戎一脸和善的笑容,没有再整什么幺蛾子,这让贾吕树长长的搜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赶紧送我进刑部大牢吧,等着秋后问斩,也比让这个怪胎折腾强啊。

    贾吕树松口气,刚想说点啥呢。

    结果,整个人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情况......

    说好的只要坦白,就可以宽大处理呢?

    人类之间,还有没有点基本的信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