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0章 酒楼三贱客
    第110章酒楼三贱客

    关林和贾九醒来后,就听到一阵凄惨无比的哭嚎声,顺着声音望去,看到一个人趴在地上,一头野猪不断蹂躏着他的屁股。

    尖锐的獠牙用力一戳,舒爽中带着钻心的痛,鲜血顺着布条流下来,化作一条条血沟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.....哎哟......你让这头猪停下来,你......你不讲信用....”

    贾吕树忍受着那种钻心的疼痛,牙齿咯咯作响,整个人如筛糠一般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张戎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头,“小屠夫,这跟本公子没关系,它是一头猪,我管不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.嗷......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嚎,划破云霄,听的人浑身汗毛倒立。

    贾吕树终于还是昏死过去,二师兄很不屑的甩了甩獠牙上的血,想好好活着,竟然不请求我野猪王的同意,你是有多瞧不起猪?

    大师兄跳到二师兄背上,吹一声口哨,二师兄叼住贾吕树的脚丫子,慢悠悠的往街口拖去,二师兄走得很慢,但同样稳如泰山,很快,贾吕树就消失在狭窄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关林师徒坐在地上,傻愣愣的看着野猪王将贾吕树拖走,一句阻止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揉揉脑袋,等着清醒一些后,关林仰着脖子问道:“二钱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躺地上,我就赶到了,再来晚半步,你们就要被雨雪屠夫勒死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关林根本不信张戎的话,有那么巧的事么?敢情你是早就来了吧,非等到雨雪屠夫洒出迷药,你才出马。

    关林瞅瞅贾九,眼神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九啊,你现在明白了吧,张二钱绝对是个小心眼的人,你还老是把他当好人。

    贾九根本没看懂关林的意思,拍拍屁股站起身,很认真的朝张戎拱了拱手,“二钱哥,九儿的命是你救的,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,只要我贾九能做到的,风里来,火里去,绝对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关林脸色有些僵硬,九啊,你是真没救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晨曦慢慢透过云层,光芒一点点照亮人间,京城百姓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,当他们出门后,听到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。

    为祸京城八年之久的雨雪屠夫终于被捉拿归案,刑部将在今日午时公审雨雪屠夫。

    雨雪屠夫被抓住了?

    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,压在心头的阴霾被扫去,那些受害者家属更是在门前放起了鞭炮。

    午时公审进行的很顺利,贾吕树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这些年做过的事情交代了一遍,录了口供,签字画押,要多爽快就有多爽快。

    负责主审此案的樊修赞甚是纳闷,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配合的犯人,这认罪伏法的速度,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啊。

    樊修赞以及京城百姓哪里晓得贾吕树心中的痛苦,他现在都快崩溃了,只要别再让张二钱折腾,刑部问什么就答什么。

    落刑部手里,顶多就是秋后问斩,大不了千刀万剐,反正就是个死。

    可要是让张二钱折腾,那就是生不如死啊,到现在,屁股还疼的肝颤,就像裂开了一样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雨雪屠夫一案告破,关林因为参与了搜查抓捕行动,所以受到了刑部嘉奖,从排行末尾一跃变成了刑部里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当然,获利最多的还是张戎,不仅拿了刑部的四百两赏银,还在黄老爹那里拿到两千二百两纹银。

    黄老爹是个爽快的人,再加上黄府不缺钱,巳时不到,黄老爹雇了锣鼓队,一路上敲锣打鼓,将酬金送到了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在黄老爹的刻意帮忙下,八方酒楼再次火了一把,尤其是那个叫张二钱的家伙,简直成了理刑街百姓口中的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一个小账房,连破奇案,再入刑部注册赏金猎人,收获颇丰,这简直就是diao丝逆袭的典范啊。

    当你穷困潦倒的时候,不要泄气,想想张二钱的成长史,人这一辈子还有什么不可能的?

    经过黄老爹这么一闹腾,张戎就冒出一个念头,咱手里握着凌女王的腰牌,八方酒楼还有三个正式注册的赏金猎人,为什么非得要接朝廷的赏银呢?

    没必要老是盯着朝廷公布的通缉犯使劲儿啊,赏金猎人,就是民间侦探,放在后世,那也是私家侦探啊,弄个云朝侦探社,接民间任务也是不错的啊。

    这念头一冒出来,就再也压不住了,比起那帮子通缉犯,民间任务风险小回报高,简直就是个朝阳行业啊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最近二钱兄颇有点意气风发的意思,赏银赚到手软,煎饼果子也是火爆理刑街,照这个势头,估计不出三年,张某人就可以在京城置办一个不错的宅院了。

    私家侦探社起什么名字呢?

    嗯,八方酒楼、八方煎饼,私家侦探社也照着来吧,于是,名字就有了。

    八方猎人社!

    次日一早,八方酒楼门外竖起了一块牌子,上书五个大字“八方猎人社”!

    下边还有两行字。

    承接一切疑难杂案

    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

    四郎背着手,仰头看着面前的棕色木牌子,此时,四郎绷着脸,看不到半点笑容。

    四郎开心不起来,因为又被张二钱给坑了。

    弄一家猎人社,就能接触到许多有趣的事情,一边赚钱,一边增加灵感,这对四郎来说绝对是好事一件啊。

    所以,当张二钱集资的时候,四郎也入了股,四郎一口气拿出三百两银子,拿了一成的股份。

    其实四郎感兴趣的是那些有趣的事情,并不在意赚多少钱,可很快就有些闹心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入股了,但别人都是以人入股,只有他郭四郎扔了三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也对啊,八方猎人社又不是办酒楼弄煎饼摊,连地都不用租,直接在八方酒楼办公就行。啥都不用置办,要什么钱啊?

    反正,八方猎人社,有人就行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为何我郭四郎就没想明白呢,活生生让张二钱坑走三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四郎也想过把钱要回来,钱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里受不了这个委屈。

    但张戎几句话就把他噎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打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破案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寻找灵感么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于是张二钱就有些生气了,你不能打又不会破案,还想增加灵感,偏偏还不想掏钱,那你凭什么入股?闹呢?

    四郎总觉得张二钱那一番话说的挺有道理,可偏偏又觉得没道理。

    哎,闹心啊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巳时末,还没什么客人,闲来无事,便站在门外观察着街上络绎不绝的行人。

    张戎站在中间,刘小能和四郎分居左右,这便是鼎鼎有名的“酒楼三贱客”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边盯着街上的女子看,一边嗑着瓜子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“喏,师兄,你看那个粉衣女子,身段真不错!”

    四郎吐掉瓜子皮,指了指前边,“那个才不错呢,身姿婉约,腰肢曼妙,行走间如幽云随风,纱衫起舞,似彩蝶展翅。妙,妙,妙!”

    顺着四郎的手指看去,果然看到一名绿衣女子,她身材苗条,华发如墨,只看背影,便以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绿意似乎感受到身后的目光,停下脚步,慢慢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额......

    三贱客捏着瓜子,表情呆滞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

    憋了半天,张戎才吐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