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1章 鬼新娘
    PS:对不住了啊,我记得定时更新两章的啊,为什么更了一章,不科学啊!

    第111章鬼新娘

    曾经有一句话,让人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若是有优雅的背影,那她一定是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张戎一直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,毕竟是无数位狼友用钛合金狗眼验证出来的话,能没道理么?

    可是今天,张戎才知道,就算是狼友钛合金狗眼,有时候说出来的话也未必是真理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回过头,她微微一笑,刹那间,天地间变了颜色,三剑客心头犹如乌云盖顶。

    她有着优美的身段,只是一张国字脸显得是那么的不搭,皮肤蜡黄,一张大嘴,嘴唇很厚,在嘴巴周围,长着一圈儿淡淡的胡茬。偏偏,女人将嘴唇抹的红如血,微微一笑,却张开嘴露出满嘴牙。

    明明是在微笑,却笑得如此豪放,如此粗俗。

    她的背影,她的正面,为什么差距如此大?

    三贱客捏着瓜子,一时间动也不动,脑袋嗡嗡作响,喉头涌动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张戎绷着脸吐了口浊气,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背影已然倾天下,回眸何必乱芳华!”

    四郎干巴巴的吞着口水,手里的瓜子掉在了地上,“孽债啊,孽债!瞎了我的眼!”

    “这长得.....我滴娘哎”刘小能瞪着眼,俩腿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三贱客身后传来一阵激动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,长得真带劲儿,正合我意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三贱客肩头一颤,差点没蹲地上,这意外来的好突然。

    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哪怕是男男相爱,张戎都不会太震惊,毕竟二钱兄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有一个人,面对一位超级恐怖的女子,竟然高兴地兴奋起来,还大吼一声“正合我意”,这就很意外了,想不震惊都不行。

    三贱客扭过头,就看到隔壁老王双手抱着木牌子,两眼直放光,这一刻,老王似乎忘记了世间所有一切,眼里只有绿衣恐怖女。

    张戎心中凌乱,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丘比特,你特么是不是射错箭了?

    瞧瞧老王眼里的光芒,那深情的凝望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见钟情!

    深情一眼,挚爱万年!?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这特么,怪不得老王一直单身,接连黄了好几门亲事,原来老王好这口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啊!

    四郎想破脑袋,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儿,只好拽了拽老王,“老王,你确定没看错?那位小....小娘子长得很带劲儿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带劲儿?你们懂什么?你看看那小娘子,脸盘大,屁股大,肤如古铜,一看就是好生养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四郎咧着嘴,“她还长胡子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,你们不觉得有种阳刚之气么?若能与这位小娘子结婚生子,生下的娃肯定身强体壮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三贱客面面相觑,隔壁老王果然不同凡响,这思维方式太清奇了。

    心中震惊,加上佩服,三贱客站成一排,同时伸出右手,冲着老王竖了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牛,我们也做不了别的,就送你九百九十九个祝福吧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九百九十九个祝福是什么鬼?老王有点蒙,可还没问出口,三贱客一溜烟的跑回了酒楼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那绿衣女子也看到了老王,一双眼睛深情款款,几乎想把老王吞到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迈着小碎步,绿衣女子跑到大牌子底下,捏着衣角,脸色羞红的小声道:“这位公子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,奴家,觉得你好熟悉呢。”

    “额,俺应该见过你,俺也觉得你长得好生熟悉。小姐,你想吃豆腐么?俺的豆腐很好吃!”

    “是嘛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”老王拍拍胸脯,一脸自豪,“我的豆腐真的很好吃。额,我叫王斗,小姐你叫个啥?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叫郑雅芝!”

    很快,绿衣女子和老王一起进了豆腐坊,没多久,豆腐坊里传来老王和郑美女欢乐的笑声。

    甭管三贱客以及唐嫣卿等人如何想不通,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

    老王和郑雅芝看对了眼儿,两个人凑在一起,男欢女爱,**,要是不做点苟且的事情,都对不起那股子火热的激情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蝎子帮,最近郑邪风心情很差劲,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手底下养的那帮子亡命之徒竟然一个个消失,等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刑部大牢里了。

    郑邪风不得不嘱咐剩下的人,没事儿别瞎逛游,可依旧没多大用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难道是有人要对我蝎子帮动手了?

    就在郑邪风头疼的时候,在百花馆内走出来一个粗犷的男人,此人膀大腰圆,额头有一撮红毛,此人便是凶名在外的红毛虎毛多寿。

    红毛虎毛多寿,性情暴躁,因打死人而被顺天府通缉,刑部列单,赏银三百二十八两。

    虽然郑邪风一再嘱咐没事别出门瞎逛,但毛多寿有个毛病,几天不玩女人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不,从百花馆出来后,毛多寿觉得神清气爽,走起路来轻飘飘的,爽的他一边走一边吹口哨。

    拐进胡同,走了没多远,毛多寿就觉察都背后有劲风袭来,刚想弯腰躲避,屁股上就挨了一脚,随后整个人如蛤蟆一样撞在了墙上,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张戎扛着狼牙棒,左手摸了摸鼻子,“第四个倒霉蛋了,这钱赚的,爽啊!”

    陈二和王三抱着膀子,眉毛都快笑掉了,张二钱赚的爽,他们赚的更爽。

    只是提供下情报,不用动手,抓了人就能分十两银子,这钱赚的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面对这群通缉犯,想怎么坑就怎么坑,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。

    良心一点都不痛!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京城西北,有一处繁华的重镇,名叫丰台镇。

    今天是丰台镇首富吴员外独子吴旭亮大婚的日子,整个吴府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吴府作为丰台首富,独子大婚,前来道贺的客人不知凡几,吴旭亮作为新郎官总要给客人敬酒的。

    客人实在太多了,吴旭亮敬了十几桌酒,整个人喝的有些晕乎乎的,便找个相对安静的房间歇息一下。

    临近子时,前院客人还没有散去,吴旭亮却没有继续去前边,他走出门,有些心急的往新房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新房的门,屋内红烛闪耀,新床上却没坐着想念的人。

    吴旭亮眉头锁起,本能的寻找起来,抬头时,他的脸突然变得惨白惨白,整个人跌坐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在最里侧吊着一个女人,女子全身笼罩在红色喜袍之中,头上依旧盖着红盖头,看不到她的脸,只有两只红鞋,安静的晃着。

    一身喜红,如血水洒过!

    大婚之夜,新娘吊死在新房之中,烛光虚影,似有鬼魅吟唱。

    鬼新娘,未曾忘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