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2章 幸福汇聚成海
    PS:昨天差点忘了更新第二章,说实话,这真不怪我,都怪亚运会。辣么多游泳的妹子,小弟弟非要欣赏一下妹子的泳姿,我又拦不住,我还能怎么办?只能陪着小弟弟一起看亚运。

    这,真不是我的错!

    另外,千万别说我看亚运会,都是小弟弟在看,我属于作陪!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第112章幸福汇聚成海

    七月盛夏,天空幽蓝,诺大的太阳如同巨大的火球烘烤着大地。

    青石路被晒得发烫,似乎有虚无的热浪不断升腾,柳枝一动不动,没有半点风,那种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心情就会变得烦躁,不过张戎的心情却非常舒爽。

    煎饼摊虽然不像开始那么火爆了,但收入非常稳定,每天能盈利一两银子,再加上陈二和王三的配合,逮住不少通缉犯,这个月收入颇丰。

    尤其是任性兄弟的煎饼摊,每个月固定盈利能超过二十两,一年就是二百五十多两,自己再多拿点赏银,三年买房不是梦啊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宅院,就可以娶妻生子,那自己就算有个家了。

    张戎的野心一直都不大,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俗人,俗人办俗事,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有人说我张二钱钻钱眼里去了,这就有点伤人了,这年头除了钱可靠,什么还能靠得住?二钱兄一直想着靠着李熙月,看看能不能当个小白脸的,但人家李大小姐不让靠啊。

    唐姐姐这边进展也不是太顺利,泡妞计划进行了有一段时间了,但唐姐姐明明心里很清楚,却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。

    张戎看得出来,唐姐姐并不是故意吊着人玩,她眉宇间总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愁绪,显然心里有什么疙瘩。

    不过,没拒绝就好,再努把力,估计就捅破这层窗户纸了。

    四郎来到酒楼后,少有的没有嘴炮怼人,坐在柜台后认认真真的写着书。张戎闲着没事,站在四郎身后默默欣赏着大作。

    仅仅看了两眼,二钱兄的脸色就变得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四郎兄,你这不对啊,你怎么能写《幸福汇聚成海》呢?”

    四郎全神贯注的写着书,冷不丁的听到有人说话,吓了一跳,他回过头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郭某写《幸福汇聚成海》有什么问题?不叫这个名字,那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书名不是该叫《悲伤逆流成河》吗?”

    “悲伤逆流成河?”四郎脸色僵硬,嘴角挂着丝丝冷笑,“二钱兄,你跟郭某解释一下,悲伤要怎么逆流?还逆流成河,郭某这辈子见过顺流成河的,没见过逆流成河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四郎兄,你这样瞪着本公子干嘛,我不是奇怪吗,你不是忧郁派杠把子么?怎么写起幸福快乐来了?”

    四郎顿时就不乐意了,站起身晃了晃发酸的脖子,“二钱兄,你这样说话就不地道了。郭某吃了好几年的素,现在改行吃点荤,还犯法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四郎兄,别生气,吃荤就吃荤!”

    张戎赶紧摆摆手,表示自己的歉意,伸手拿起那本《幸福汇聚成海》,随手翻了几页,那张脸立马就黑了。

    抖着书本,俩眼盯着四郎放杀气,“郭四儿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写书就写书,为什么主人公叫‘张二钱’?你是不是太狠了,连名字都不带改的?”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怎么还生气了,做书中的主人公,你不感到高兴么?”

    张戎瞪着眼,将书狠狠地摔在柜台上,“我高兴个屁,郭四儿,你倒是解释一下,我张二钱什么时候偷窥寡妇了?我什么时候抢女娃娃的糖人了?我什么时候当街裸奔了?我什么时候跟狗一起睡觉了?我什么时候.....”

    这是鬼的《幸福汇聚成海》,这简直是一部爆料大全啊,在四郎的描写中,张二钱简直是个无耻下流之人,做过的贱事罄竹难书。

    张戎一番大吵,很快就惊动了后院的三个女人。

    唐嫣卿走过来,沉着眉头看着两个人,“你们两个又怎么了?一天不吵,就浑身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这次可不怪我,都是郭四郎惹的祸!”张戎很是生气的将书捡起来,一把塞到唐嫣卿手里。

    唐美女很好奇,瞄了四郎一眼,随后翻开书,她看的很慢,看了几页,嘴角就浮现出一丝笑容,“这家伙居然跟人家女娃娃争糖人,最后还被女娃娃教训了一番,真的是太有趣了。四郎,你这本书写的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唐姑娘夸奖,郭某还需继续努力才行!”

    四郎一脸谦虚,眼睛笑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有点懵逼了,这是个什么情况?唐姐姐,我让你主持公道的,你咋还夸起郭四郎来了?

    很快,李熙月和柳薰儿也跟唐嫣卿一样,津津有味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恶的女人,你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,你们难道看不出来,郭四儿通篇都在讽刺我张二钱呢?

    我张二钱就算再贱,也干不出跟小女娃抢糖人的事情吧?哼,我发誓,我要是干出这种事儿,我就生孩子没......

    张戎心里的毒誓还没发完,门口就多了两个人,其中一位还是老熟人黄老爹,另一个紫袍中年人就比较陌生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黄老爹,张戎停止发毒誓,赶紧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黄大叔,你怎么这个点过来了?是不是小薇又逃课了?”

    黄老爹表情很尴尬,我那要命的女儿是不是逃课逃的太多了?搞得我一来八方酒楼,别人就以为我来捉黄小薇呢。

    想我黄某人也算是个人物了,怎么就生了黄小薇这么个女儿?

    几个人落座后,黄老爹介绍了一下旁边的紫袍中年人,“二钱,这位乃是丰台镇首富吴启山吴员外,今日找你,是为了吴员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自从进入八方酒楼后,吴启山就一直观察着张戎,在他看来,这个张二钱太年轻,而且,性格也有点.....嗯,就是不正经。

    俗话说,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。

    虽然张二钱嘴上有点毛,但依旧让人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吴启山有心找别人帮忙,但黄文观郑重推荐张二钱,看样子张二钱和黄文观交情不浅,吴启山也不好不给黄文观面子,便耐着性子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吴启山面带忧色,说起了前两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丰台镇吴家公子大婚,结果却是喜事变丧事。

    新娘乃是宛平县富户修家大小姐修小然,在修小然上吊身亡后,修家人便觉得一定是吴旭亮做了什么事情,逼死了新娘子。

    盛怒之下,修家一纸状书将吴旭亮告到了顺天府衙门。

    由于修小然诡异的死法,此事在丰台附近闹得沸沸扬扬的,顺天府无奈之下,只能先将吴旭亮暂时收押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从修小然死的那天开始,丰台街头就传出一曲歌谣。

    歌名叫做《鬼新娘》。

    惨白的纸张

    惨白的纸张

    谁撕开薄薄的窗

    血色的眼光

    看呀看呀心慌慌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听着一首诡异的歌谣,不知为何,在这盛夏时节,竟然感觉到厅中温度骤降。

    就像是有人在脖子里吹着冷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