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3章 鬼新娘在风中唱
    PS:今天很受打击,哎,三江又没通过,信心都快崩塌了,谁能安抚下这颗受伤的心?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第113章鬼新娘在风中唱

    张戎觉得这件事儿很奇怪,新娘怎么会在新婚之夜自杀?

    难道世上真的有诅咒?

    张戎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并没有绝对的疯子,哪怕是变态杀人犯,他们依旧有着合理的思维逻辑,只不过他们的思维逻辑,普通人无法理解罢了。

    杀人,需要理由,就算是贾吕树这样的人,都有着自己的思维逻辑。

    贾吕树是个天阉之人,好多年前,他喜欢一个叫齐小娥的女子,可当齐小娥知道他是天阉之后,对他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一怒之下,贾吕树将齐小娥掐死了。

    这是贾吕树第一次杀人,那一天狂风大作,天降暴雨,就是在那一天,贾吕树发现自己找到了作为男人的快感。

    原来,杀人可以让他成为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种心理上的快感,就像是鸦片,享受过后,就会上瘾。

    平常时候,贾吕树能压制住那股欲念,但每次暴雨或者大雪的时候,那股强烈的欲念就会吞噬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是齐小娥让他感受到了那份心理上的快感,所以,贾吕树将齐小娥的尸骨埋在了花圃下,种下了月季花,多年来,他就像照料女人一样精心照料着月季花。

    多年来,贾吕树杀了许多女子,享受了十几次心理上的快感,他是个感性的人。他认为自己爱那些女子,所以善待尸首,为尸体梳妆打扮,让她们保留着死后的微笑。

    就连贾吕树这样的雨雪屠夫,做事的时候都有着一定的思维逻辑,可修小然的死呢?

    修家状告吴旭**死了修小然,实在说不通,吴旭亮有什么理由逼死修小然?更重的是,就算吴旭**迫,修小然就会乖乖地自杀?

    能有钱赚,张戎自然不会拒绝,稍作思考,便答应明日便去丰台镇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吴启山显然很着急,锁着眉头说道:“张公子,能不能今天就前往丰台镇?”

    “今天?”看看外边的天色,已经临近午时,等忙完事情,再赶往丰台镇,恐怕天都黑了吧?

    张戎能理解吴启山急切的心情,点点头苦笑道:“那好吧,今天就今天吧,不过要午后才能去,恐怕等天黑后才能赶到丰台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老夫会在府上等着张公子!”

    很快,黄老爹便和吴启山一同离开,等他们一走,张戎将猎人社几位股东召集起来开了个小会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可是咱们猎人社成立以来接的第一个活,无论如何,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完成任务,争取,一炮打响八方猎人社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张戎挥舞着手臂,神情认真无比,说到动情处,脸都变红了。

    只是,其他人反应有点淡淡的。

    同样是加油鼓气,怎么张二钱的话就有点怪怪的呢?

    四郎甚是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什么叫一炮打响?你怎么打炮?打三炮行不行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申时中旬,等到客人散尽,张戎就开始准备前往丰台镇了。

    这次四郎说啥也要跟着一起去,美其名曰体验一把破案缉凶的感觉,亲身感受下罪案现场的恐怖氛围。

    李熙月很生气,张戎三人有能破案的,有能打的,你郭四郎跟着去能干嘛?拿你那忧郁派杠把子的名气勾搭杀人犯?

    李熙月不放人,但四郎早有办法,耽误一天时间,付十两银子补偿酒楼的损失。

    四郎都这样做了,李熙月还真不好拦着,毕竟,白给的钱谁不要?

    张戎有些郁闷,郭四儿也真是的,钱多给我啊,给李熙月干嘛?也是想不通,李大小姐明明就不是缺钱的主,为什么还是这么贪钱呢?

    申时末,一行四人总算离开了八方酒楼,同行的还有一头二师兄。

    大师兄本来也想跟着跑出来撒野的,直接被李熙月抱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熙月抱着大师兄,手指点着额头那一撮白毛,“你说你傻不傻?跟着他们去丰台干嘛,留在家里多好,来,把这根骨头啃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碗里两根大羊骨,白毛大师兄欲哭无泪,我特么是只猴子,又不是狗,你让我啃什么骨头?还把不把我当猴儿了?

    大师兄瞪着可怜巴巴的眼睛,就是不动爪子。

    李熙月揪着一撮白毛,满脸杀气的哼道:“小否几,赶紧吃,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我特么叫大师兄,不叫小否几,抗议过多少次了,怎么还老是小否几小否几的叫,这名字,一点都不霸气......

    你别揪了,我吃还不行?

    哎,悲惨的猴生,不解释!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戌时初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不知怎地,今晚月色全无,穹隆如墨,唯有几颗星星闪着光。

    那一丝星光,带来的不是温暖,而是孤寂与森寒。

    行走在大街上,两侧房门紧闭,一家杂货铺前的旗杆子上,挂着一串无光的灯笼,正在随风飘荡。灯笼碰在旗杆上,发出轻微的咚咚声,就像有人在一下一下敲着棺材板。

    宽阔的街道上,夜风卷起裤腿,一阵阵凉意从下往上钻。

    望着空荡荡的街道,四个人全都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还不到亥时,怎么商铺都关了门?街上也看不到镇民。

    盛夏时节,天气闷热,晚饭过后,百姓都有纳凉的习惯,这个时间,正是左邻右舍坐在街边聊天吹牛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丰台镇却静悄悄的,犹如死寂一般,唯有阵阵风声,就像老妪在抽泣。

    张戎等人并不知道吴府的具体位置,本来还想着进镇之后打听一下的,谁能想到街上竟然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不到亥时,紧闭的店铺,看不到镇民的街道,那种诡异而恐怖的森冷,让人心跳急剧加速。

    柳薰儿紧张兮兮的拽着张戎的布袋,而四郎则抓着大师兄的尾巴。

    张戎紧蹙着眉头,硬着头皮往前走去,来到一个丁字路口时,突然一阵风迎面吹来,有什么东西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定睛一看,张戎猛地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片黄色纸钱,这是烧给死人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边传来一阵沙哑的歌声,那声音低沉沧桑,似乎很吃力,就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惨白的纸张

    惨白的纸张

    谁撕开薄薄的窗

    血色的眼光

    看呀看呀心慌慌

    阴风吹柳巷

    红衣鬼新娘

    明月无光

    阴魂在路上

    她在唱

    她在唱

    鬼新娘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