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4章 二钱要抓鬼
    第114章二钱要抓鬼

    低沉而苍凉的歌声不断传到耳边,空旷的街道上飘荡着一片片纸钱,虚无的青烟慢慢升腾,仿佛有无数怨灵正在周围撕扯着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佝偻着背,他很矮,瘦的如同皮包骨头。

    白色头发少得可怜,风一吹,便露出头皮,他蹲在地上,手里拿着一根竹棍,不断挑着火盆里的纸钱。

    沙哑着喉咙唱着那首《鬼新娘》,一遍又一遍.....

    张戎头皮发紧,但还是出声问道:“老人家,请问去吴家要怎么走?”

    歌声骤然而停,就像被人扭断了喉咙。老人慢慢站起身,佝偻着身子,一点一点回过头,他的动作奇慢无比,发出一种轻促而古怪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火盆里的光映着老人的脸,看着眼前的老头,张戎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凸起来了。

    老头佝偻着身子,脸色惨白,就像是一张死人的脸,老头的脸上没有眉毛,没有胡须,光滑一片。他的鼻子也少了一半,一个鼻孔完好,另一个平滑无比,只剩下一个洞。

    老头张开嘴,风中夹杂着一股怪异的臭味儿,那张嘴看不到半颗牙齿,就像一个椭圆状的黑洞。

    没有眉毛和睫毛的眼睛,如同死尸身上的白眼,被他看着,有一种被死人盯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老头就那样盯着张戎看,突然肩头颤抖起来,就像打摆子一般,嘴里发出那种渗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桀桀....叽叽....叽.....夜风起,新娘子回来了,有鬼.....有鬼.....桀桀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发出怪笑,老头转过身越过火盆,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,他腿脚不利索,一边高一边低。

    “桀桀.....叽....叽.....叽.....”

    “惨白的纸张”

    “惨白的纸张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纸钱还在燃烧,老头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,可是那诡异的歌声却萦绕在耳畔。

    张戎皱着眉,头盖骨都快炸开了,饶是他天生胆子大,不信鬼神,也被眼前诡异的气氛搞得有些害怕了。柳薰儿最是怕鬼,此时,她几乎整个人贴在张戎身上。

    “二钱,我怎么总觉得丰台镇有些怪,要不,咱们回去吧,这个钱咱们不赚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就算是死,也要把钱赚到手”张戎斩钉截铁的瞪着眼,一对眼珠子却直勾勾的看着柳薰儿的凶。

    不错不错,如此恐怖诡异的时候,还能用柳姐姐的凶转移下视线,我真是天才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绷着脸,倒是四郎仅仅抱着二师兄的脖子,仰着脸嘀咕了一句,“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,问题是命都没了,还赚钱干嘛?”

    “活人用钱,死人就不用钱了?”

    张戎没好气的瞪了四郎一眼,别说是闹鬼,就算特么的蹦出来一头霸王龙,也别想阻止我张二钱赚钱。

    谁敢拦我赚钱,龙挡屠龙,鬼挡杀鬼。

    柳薰儿气的用力拧了拧张戎的胳膊,真就不该提“钱”,只要一提钱,张二钱就会爆发出让人无法想象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一进丰台镇就碰到如此诡异的气氛,还碰到个恐怖的怪老头,众人心中扑腾扑腾乱跳。

    在镇子上游荡了一会儿,终于找到了吴府,此时,吴府大门口挂着白灯笼,一个老太太跪在大门前烧着纸。

    张戎搞不懂丰台镇是什么情况,大半夜的烧什么纸钱,之前的怪老头在烧,吴府门前老太太也在烧,现在还没到中元节啊。

    吴府大门开着,从老太太身后绕过去,张戎直接进了吴府。

    整个前院竟然空旷旷的,屋中亮着光,可是院里看不到一个下人,张戎后背冷汗直流,这情况有点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沿着中间青石路往前走,走了没多久,终于听到了响声,就在西北面的小独院中站着许多人,而吴启山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小独院房间窗户上还贴着红色囍字,想来这里应该是吴旭亮的心房了。

    此时,院中摆着一张香案,一名身着黑色八卦袍的男子口中念念有词,手持一把桃木棒,正对着新房。

    男子一边念咒语,一边左右摇晃,桃木棒一阵乱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不是说查案子么?怎么还蹦出个道士在作法?

    张戎也没打扰众人,一直站在人群后边等着,约么过了一盏茶工夫,黑袍道士终于扭过头,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吴员外,此次乃是冤魂侵入宝地,这才导致修夫人出事,现在燕某已经将冤魂打散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身黑袍,脸盘极大,眼如铜铃,下巴一撮短须,颇有点唬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听男子一番话,张戎就有些不乐意了,按你的说法,一切都是冤魂惹的祸了,那特么还要我张二钱干嘛?你还牛哄哄的把冤魂打散了,合着我张二钱跑过来看热闹呢?

    吴启山赶紧拱手施了一礼,打个手势,便有下人将一个盖着白布的托盘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有劳燕天师做法了,一点香火钱,还望天师能够笑纳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张戎脸都黑了,好不好?

    跳跳大神,胡言乱语一番,就能赚一笔香火钱,这活我也能干啊。

    张戎算是想明白了,吴启山根本没指望他张某人弄出点啥动静,请他张二钱出马,完全是给黄老爹面子啊。

    你宁愿相信一个黑袍牛鼻子,也不相信我张二钱,这是侮辱谁呢?

    将前边两名小伙子扒拉开,张戎向前走去,“啧啧啧,燕天师?请问这是哪个燕天师,还冤魂诅咒,闹着玩呢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燕天师正打算接香火钱呢,这手还没伸出去,就听到一阵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造型怪异的青年,瞪着大眼睛,脸色难看道:“贫道燕黑侠,敢问公子又是何人,贫道十几年来捉妖驱鬼无数,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‘闹着玩’。”

    燕黑侠?你怎么不叫燕赤霞?

    真以为姓燕就能成为燕天师了?

    “本公子京城张二钱,同样擅长捉妖驱鬼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燕黑侠有点懵逼,张二钱是谁,老子没听说过啊?

    擅长捉妖驱鬼?你这是来抢买卖的吧?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同道中人啊,燕某倒是好奇,听你的意思,此事不是冤魂诅咒喽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而是猛鬼作祟,燕天师,麻烦你别忙着走,在吴府好生待着,看看张某怎么把这只厉鬼抓出来!”

    张戎站直身子,一脸不屑的瞥了燕黑侠一眼。

    燕黑侠火气也上来了,行,我就不走了,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抓猛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