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5章 新房
    第115章新房

    张戎和燕黑侠一见面就杠上了,这让吴启山很纠结,有心要劝吧,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,吴启山真的没对张戎抱太大希望,所以这才想出遍地撒网的方式。今晚上,吴启山请来的不光张戎和燕黑侠,还有北直隶有名的讼师宋卓远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丰台镇,经历了一系列诡异事件,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所以,柳薰儿心情非常差,现在又看到这种情况,当即就有点压不住火气了。

    唐嫣卿虽然心中蕴怒,但性情稳重,可柳薰儿就不一样了,张戎跟燕黑侠瞪眼睛,她便将吴启山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吴老头,你就这样办事的?瞧不起我们就直说,请来个黑袍道士作法破案,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呢?”

    柳薰儿俏脸含煞,二师兄瞪着一对迷糊眼,气呼呼的站在唐嫣卿脚下,只要唐美女一声令下,它就把吴老头挑上天。

    二师兄一直都很讲义气,张二钱可是我野猪王的兄弟,你晃点他,那不是晃点我野猪王么?

    吴启山不怕柳薰儿和唐嫣卿,可他是真的怕这头野猪王。

    “柳姑娘,唐姑娘,你们听老夫解释啊,老夫也是没办法呀,你们进镇子的时候应该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了吧?”

    唐嫣卿蹙着黛眉,脸色铁青,“吴员外,本姑娘正想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吴启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那首《鬼新娘》就传遍了丰台镇,白天还好,一到了晚上,大家都觉得镇子阴森森的,都不敢出门了。

    前天开始,就有人说吴府前世欠下了孽债,受到了诅咒。这话越传越玄乎,再加上马上就要到中元节了,镇子上的百姓一时间对吴府惧怕不已,就连白天,也没人敢靠近吴府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还会有人在各个路口烧纸钱,就是想送走冤鬼,驱除诅咒。

    仅仅两天时间,一到了晚上,丰台镇就变成了一座死寂的恐怖镇。

    吴启山心中很气愤,儿子受了冤枉,现在还说吴府受到了诅咒。可生气归生气,他又能怎么办,总得想想办法啊。

    没奈何之下,这才将燕天师请来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听完吴启山的叙述,柳薰儿神色依旧有些冷冷的,“吴老头,那你请宋卓远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这下吴启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,纠结了好一会儿,才尴尬的笑道,“老夫不是想着,多一个人多一份希望嘛!”

    唐嫣卿嘴角一撇,“嗯,吴员外说得对,等此案破获后,我们要拿一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吴启山明显的愣了下神,之前说好的五百两,现在直接翻倍。

    但他只能报以苦笑,他吴某人做初一,人家张戎等人就做十五。

    一千两就一千两,只要能让儿子平平安安的回家,这笔钱他吴启山乐得出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让下人们退下后,吴启山将众人引到客房中,到了客房之后,张戎才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不光燕黑侠。

    突然蹦出来个北直隶第一讼师宋卓远,这让张戎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宋卓远不光是一名讼师,听说还擅长抽丝剥茧,分析案情,多年来宋卓远帮顺天府破了不少案子。

    最让张戎心里膈应的,宋卓远不光名气大,长得更是身姿挺拔,相貌堂堂。

    单论长相,二钱兄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扫了宋卓远一眼,张戎很是不屑的哼了声,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帅干嘛?一看就是个勾搭女人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宋卓远蓝衣锦袍,气质温而文雅,众人见面之后,他走到唐嫣卿面前,谦谦有礼的打了个招呼,“唐姑娘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公子别来无恙!”唐嫣卿微微一笑,语气依旧淡淡的。

    张戎立马就皱起了眉头,为什么总觉得姓宋的心思不纯呢?

    柳薰儿踮着脚,眯起眼睛吐气如兰道,“二钱,生气啦?嘻嘻,姐姐听说姓唐的跟姓宋的以前联手办过一件大案子呢,姓宋的可一直对姓唐的有想法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”张戎翻了个白眼,柳姐姐,你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,这跟我有关系?

    柳薰儿抿着嘴,心中偷着乐,二钱竟然没说狠话,看来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会叫的狗不咬人,咬人的狗不叫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钱,就是一条不叫唤的狗。

    吴启山提议先休息一晚,不过三方客人都拒绝了他的好意,燕黑侠要看宅院风水,张戎和宋卓远则要勘察现场和尸体。

    由于顺天府确定修小然是自杀身亡,所以尸体依旧留在吴府,不过盛夏时节,尸体保存不了几天,这也是吴启山着急的原因。

    修小然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榻上,虽然面色苍白无血,但依旧能看出她生前的靓丽。

    尸体舌尖外露,舌骨骨折,眼球有些凸出,脖子上只有一道清晰勒痕,绕过耳后。

    修小然果然是吊死的。

    新房一切陈设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,歪倒的凳子,红绸的高度,一切都说明修小然是上吊自杀。

    张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心中尝试着临摹两天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新娘,在她人生中最为幸福的夜晚,用那条牵着她进家门的红绸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红绸吊着脖子,在半空中轻轻摇晃,歪倒的凳子在地上滚动,新娘一身红色喜服,还盖着那块红盖头。

    一阵风从门缝里吹进来,张戎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莫名的,又想起了怪老头唱的鬼新娘......

    张戎慢慢来到门口,站在这里可以看清楚整个新房,目光一寸一寸扫过,看着新娘静静地躺在榻上,总觉得那里缺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新房分内外两间,中间有一扇很大的屏风,屏风右边是一张书案。

    看到宋卓远离开书案,张戎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宋卓远并没查出什么来,但张戎并不嫌麻烦,宋卓远看不出问题,不代表他张戎也看不出问题。

    总之,查案,就是要细心再细心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随手翻动书案上的纸张,突然间,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这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