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6章 二钱有了大发现
    第116章二钱有了大发现

    古朴的书案上,放着一叠纸张,上面有着誊写的骈文,还有一些诗词。

    最上面两张纸上的内容,引起了张戎的注意。

    每一张纸上,只有一句诗。

    两张纸,两句诗,实在是.....浪费纸啊.....

    “天上有月,地上无月,月色阴晴,月朦胧。”

    “木中生火,水里灭火,火势衰旺,火灼烧。”

    张戎轻轻朗读着这一首有趣的对子,脸上带着点怪笑,这个对子真的是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天有月地无月,月色朦胧却撩人。

    木生火水灭火,努力控制却欲火中烧。

    上联,看上去是在写月,却透着一丝闺中女子的寂寞感。

    而下联,看似是写火,可跟上联一串起来,那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上联女子羞答答的站在暗处,诉说着闺中寂寞,然后,有一个男子蹦了出来,大吼一句“我欲火焚身”。

    文化人就是不一样,连发骚都发的如此有涵养。

    这种骚,就是闷骚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张戎想到了一首千古绝对。

    寂寞寒窗空守寡

    俊俏佳人伴伶仃

    啧啧啧,哎,一对闷骚男女对对子,偏偏还对的如此有文采。

    张戎之所以如此判断,是因为两张纸上的字迹完全不同,一个秀气婉约,另一个则狂放潦草。

    这首对子到底是谁写的呢?难道是吴旭亮和修小然写的?

    这对新婚夫妻真有意思,别人洞房前都互相撩骚下**,这俩人对对子?

    不对啊,据之前得到的案情描述,吴旭亮一直忙着陪客人,哪有时间陪着修小然对对子?

    看来,这首有趣的对子应该不是修小然和吴旭亮所作,可是,这里是新房,是吴旭亮居住的地方,旁人的对子又怎么会放在这里?

    这两张纸摆在最上边,显然是不久前才放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将这两张纸拿起来,张戎看了下其他誊写的骈文,这些应该是吴旭亮平日练笔所写,其中字迹竟然与那副对子的两种字迹毫无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此时,吴启山就站在门外廊下,在他对面,还站着一个锦袍男子,此人便是修家大公子修玉山。

    修家一直怀疑修小然是被吴家害死的,所以,自出事以后,修玉山就住在了吴家,目的是盯着吴家人。

    张戎将三张纸铺在书案上,仔细研究着三种笔迹,跟唐嫣卿言语一声,没一会儿,吴启山和修玉山就一起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吴老爷,修公子,麻烦你们帮忙看看这三种笔迹,是否认得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到书案前,细细端详起来,吴启山指着誊写的骈文,缓缓言道:“这是我儿的笔迹,其他笔迹,老夫并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修玉山扫了一眼,便拿起那张上联,“咦,这是我家小妹的笔迹。”

    三张纸,三种笔迹,吴旭亮和修小然的笔迹有了,那这第三种笔迹是谁的?

    而且,最让张戎无法理解的是,那天可是新婚之日,修小然就算酷爱诗词文章,想要对对子,那也是跟新郎官对对子,为何这下联的笔迹却不是吴旭亮的?

    猛地,张戎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,他推开身旁的修玉山,大踏步来到床前。

    尸体静静地躺在榻上,朱红色的床单,整齐的被褥。

    不对,少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落红布呢?

    大云朝可不是后世,对女子贞洁十分看重,尤其是大户人家,那更是将女子贞洁看得无比重要,总之,洞房之夜要见红,无红不喜。

    这个红,就是落红。

    为了落红,无论是普通人家,还是大门大户,当天夜里都会在被单上放一块长方形或者桃型的白布,这就是落红布。

    之前就觉得床上缺了点什么,一时间没想起来,原来是那落红布。

    宋卓远现在正琢磨着字迹的事情呢,看到张戎盯着床榻看,他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张二钱又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可能要输给张戎,宋卓远心里便有些着急了,自己可是北直隶第一讼师,要是输给一个无名之辈,那他宋某人还混不混了?

    宋卓远拍拍张戎的肩头,刚想说话,却见张戎转过身,伸开右臂揽着宋卓远的肩头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,麻烦你出去一下,哦,大家都出来一下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宋卓远直接就懵逼了,你有话说话,搂我肩膀干嘛,还特么这么使劲儿,你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宋卓远这次没猜错,张戎就是故意的,让你长得帅,看我不搂死你,有本事咱们比比谁力气大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知道张戎要搞什么鬼,不过还是很听话的来到新房外边。此时,燕天师正忙着收拾一桌子法器呢,看到张戎后,嘴角就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快就出来了,抓到猛鬼了?”

    “燕黑侠,麻烦你下次说话的时候站在明亮的地方,本来长得就丑,还喜欢站在暗处唠叨,不怕张某把你当猛鬼给收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燕黑侠那张脸扭成了一团,我是长得有点难看,但还没难看到像只鬼的地步吧?

    这个张二钱,嘴巴太叼了,燕某人不跟你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哼哼,咱们走着瞧。

    怼了燕黑侠一句,张戎便在唐嫣卿耳边小声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唐嫣卿一脸狐疑的看了张戎一眼,不过她并没有多问,推开门重新进了新房。

    宋卓远很是不满的皱起了眉头,张二钱,你这是什么意思,把大家赶出来,又让唐嫣卿一个人进屋。

    好在唐嫣卿并没有在新房中待太久,也就片刻时间,就从新房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离开新房,唐嫣卿站在张戎身边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四郎和柳薰儿在旁边急坏了,这两个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呢?

    其实,宋卓远比四郎以及柳薰儿还急,看张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他忍不住问道:“张兄,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吴启山等人也吃了一惊,立马就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......”

    吴启山急的额头都冒汗了,你倒是说啊,能不能别说话大喘气,能急死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.....肚子好饿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吴启山身子一晃,差点没蹲地上。

    宋卓远那张俊俏的脸蛋立马就黑了,你这是故意耍人玩呢。

    四郎的脸色更臭,虽然已经习惯张戎这种对话方式了,可还是会被气的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到底还能不能正常聊天了?

    “噗嗤.....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一脸怒气的时候,突然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下,还能笑出声的,也就只有柳薰儿了。

    宋卓远抚着额头,摇摇晃晃的回了自己的屋,此时,他满脑子的问号。

    张二钱到底发现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