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8章 绝望的鸢尾花
    第118章绝望的鸢尾花

    亥时中旬,一个矮小的身影一边走着,嘴里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推开门,四郎急不可耐的将手里的花布包丢在了桌子上,然后飞速跑到水盆前洗了把手。

    四郎狠狠地搓着手心,洗了一遍,换水又洗了一遍,一连洗了两遍手,心里才觉得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可是落红布,上边有女子秽物,碰这种东西,是很晦气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辈子走霉运,那就是张二钱害的。

    四郎满腹委屈的坐在桌子旁,眼睛里满是幽怨之色,就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看到四郎这个小眼神,张戎心里毛毛的,“四郎兄,不就是让你找块落红布么,怎么跟割了你两块肉似的?”

    “哼”四郎转过头,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此时,唐嫣卿已经解开了花布包,里边静静地放着一块落红布,在落红布中间,一滩殷红分外扎眼。

    张戎捏着落红布一角,轻轻提了起来,随后叹了口气,“看来,我之前的推测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,“是啊,也只有新娘子,才会将落红布埋在新房小院里。”

    修小然虽然失了身,但她心里还是把自己当成吴家新娘的,所以,才会将落红布埋在新房小院中。而且,大婚那天,人来人往的,夜里的时候,也只有新房小院没什么人,修小然也只能将落红布偷偷地埋在新房小院中。

    “四郎,落红布是从什么位置挖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墙角那片鸢尾花下面。”

    鸢尾花么?

    修小然果然是一位才艺双馨的女子,可惜,可惜了。

    鸢尾花,绝望而又放不下的思念。

    有些地方,人们还会将鸢尾花看做死亡。

    落红布埋在鸢尾花下,诉说着修小然悲伤的心情,可以想象,她当时一定被泪水淹没。

    张戎思索着明天该做些什么,或许是想的事情太多了吧,他没发现二师兄没跟四郎一起回来,而四郎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吴府管家去厨房那边吩咐下人准备早饭,路过新房小院的时候,无意间扫了一眼,整个人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昨日还很平整地面,一晚上没留意,整个小独院空地被犁了一遍。

    管家心急火燎的找到了吴启山,将小独院的事情说了一遍,吴启山只是找人稍微一问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好好地小独院,竟然被一头野猪犁了一遍,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野猪为什么会犁地?

    此时,张戎站在廊下,神情愤怒的数落着二师兄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不要随便犁地,你当这里是思八达山呢?你想犁地,也得分场合的啊?你特么是不是李青转世,有强迫症啊?”

    每一个瞎子都有一颗秀的心,每当Q到人,都会按奈不住的飞过去,秀秀漂亮的脚法。

    李青是秀脚法,二师兄呢,秀的是獠牙。

    张戎就想不明白了,你说你一个威风八面的野猪王,干点啥正事不行,偏偏喜欢犁地种冬瓜。

    一通数落下来,说的口水都快干了,可是二师兄趴地上,眯着小迷糊眼,悠哉悠哉的晃尾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没听进去?作为一头野猪王,你跑去犁地,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二师兄睁开迷糊眼,慢悠悠的站起身,随即递给张戎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咋地?犁地怎么了?我犁地我自豪,你要是再数落我,我就回思八达山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看懂了二师兄的小眼神,于是,很没脾气的吐了口浊气。

    二师兄,算你狠。

    找到吴启山,首先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歉意,随后便聊起了正事儿。

    张戎打听了许多关于婚礼的细节,吴启山也没有瞒着,两个人聊了一会儿,修玉山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找张椅子坐下来,修玉山神色郁郁的问道:“张公子,你找修某可是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事儿!”

    张戎使了个眼色,唐嫣卿便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吴启山蹙紧眉头,心里甚是不解,这是要说什么话,怎么搞的神神秘秘的?

    关上门,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在外边偷听后,张戎这才神色凝重的打开那个花布包,摊开那块落红布。

    “吴老爷,修公子,张某之前找婆子打听过,这块落红布,正是当日新房所用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落红布中央那摊殷红的血迹是如此的扎眼,吴启山以及修玉山全都站起身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修玉山神情狰狞可怖,往前一步,伸手揪住了张戎的衣襟,愤怒的吼道,“张戎,你胡说,小妹.....冰清玉洁......你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唐嫣卿一看修玉山动手,便想制住修玉山,但张戎伸出手摆了摆,示意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此时,吴启山同样脸色铁青,“二钱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吴老爷,修公子,我知道你们会生气,可事实就是事实,你们心里也清楚,张某没必要说谎。也只有发生这种事,才能让修小姐在大婚之日自杀,她喜服完好,甚至连红盖头都没有掀,其实,就是不想让人发现她真正的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张戎不紧不慢的说着,修玉山的手也慢慢松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吴启山和修玉山瘫坐在椅子里,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心里很清楚,张戎说的是真的,修小然有没有被破身,只要找个婆子检查下尸体就知道了。只是,之前没人往这方面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吴老爷,修公子,此案如果继续调查下去,那么此事定然掩盖不住。所以,是继续查下去,还是别的,还要二位做主。”

    修玉山双目通红,一言不发的看向吴启山,此事,最吃亏的还是吴家,所以,到底该怎么办,还是要看吴启山的。

    吴启山痛苦的闭上了双眼,一边是吴府声誉,一边是寻求真相抓住真凶,这是何等艰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贞洁,对女子来说重于生命。

    同样,声誉,对于一个大家族,也是无比的重要。

    吴启山思索了足足有半盏茶功夫,方才坐直身子,右手紧抓着扶手,指甲在表面划出深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二钱,如果继续查下去,你有把握把那个凶徒抓住么?”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“好,就按你的计划继续查下去吧,小然不能白死,我那儿子也不能白白蹲大牢!”

    张戎重重的点了点头,他心里很清楚,吴启山能做出这种决定是,是何等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跟吴启山和修玉山谈完,张戎等人就离开了吴府,没多久,便来到了大兴县县衙。

    虽然吴府的案子已经上报顺天府,但吴旭亮却被关在县衙大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