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19章 我知道真凶是谁
    第119章我知道真凶是谁

    其实,修玉山已经想着撤诉了,这样吴旭亮也能回到吴府。

    不过张戎并不着急,只要吴旭亮还在牢里待着,那个真正逼死修小然的凶徒就会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进县衙大牢的时候,倒没必要亮出腰牌,县衙这边知道张戎等人的来意后,牢头就直接放行。

    顺天府和大兴县衙也知道吴旭亮是被冤枉的,所以并没有难为他,还为他安排了一个相对干净的独立牢房。

    微弱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,吴旭亮无精打采的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对吴旭亮来说,这一连串的事情,心理上承受的打击太大了。

    大婚之日,新婚妻子自杀,而自己也被亲家误解,那种痛苦不是常人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张戎并没有告诉吴旭亮落红布的事情,这个可怜的男人,如果知道了落红布的事情,怕是会崩溃的。

    “吴公子,今日找你,就是想确认一件事情,你当夜回新房的时候,具体是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子时初?”吴旭亮语气并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吴公子,你再好好想想,我需要准确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记不太清楚了,那天陪了许多客人,喝得昏昏沉沉的,哦.....记起来了,应该是子时末,在厢房休息了一下,出来的时候,依稀听到了打更声。”

    “吴公子能确定么?”

    “能,老更夫每日打更,到了我家附近的时候,一般都是子时末!”

    确定了时间,张戎嘴角总算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子时末?如此一来,时间就比较充裕了。

    此次来大兴县,主要是想确定下时间,办完事,张戎便转身想走。

    吴旭亮从地上爬起身,来到牢门前,双目望着张戎,嘴巴张开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张戎回过头,小声问道:“吴公子,你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这....”吴旭亮打量着张戎,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事,就是觉得张兄有点眼熟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?”

    张戎苦笑着耸了耸肩头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张某之前出了点意外,得了失忆症,吴兄可是认得我?”

    “应该见过的,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!”

    张戎略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,走出大牢,抬头看着万里晴空。

    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感觉,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唐嫣卿伸手拍了拍张戎的肩膀,轻声安稳道:“二钱,想开些,总有一天你会想起以前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

    柳薰儿摆弄着手里的碧玉长箫,娇容妩媚生春,“你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么?想不起以前的事情,也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这下张戎就有些伤心了,“柳姐姐,你从哪看出我开心了?我不开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开心?”柳薰儿斜着眼,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我缺钱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“姐姐也缺钱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对这两个人相当的无语,自顾自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丰台镇后,又看到了那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,他站在街口,张开如黑洞般的嘴,发出诡异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叽....叽....咳咳咳.....女人....女人.....干死她.....咳咳......干死她......”

    骄阳似火,可不知为何,总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老头双眼泛白,失去水分,很难想象到这是活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张戎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,直接站在老头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再敢胡说八道的,信不信本公子一石头拍死你?”

    老头毫无反应,没有一颗牙齿的嘴巴喷出阵阵臭味儿,牙花子黄中带黑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咳咳.....鬼新娘.....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你还来劲儿了?”张戎举起石头就要拍,唐嫣卿赶紧将他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跟他一般见识了。昨晚我问过吴员外,这老头脑袋有毛病,不正常.....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疯子,老是这么吓人,也不是个事儿啊,大白天的,都让他吓得不舒服!”

    “女人......女人......干....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老头张着嘴,一丝粘液从嘴里流出来,泛白的眼球透出恐怖的疯狂。

    张戎头皮发麻,从地上摸了块小石块,直接塞到了老头空洞洞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这个臭老头年轻的时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否则,就算是疯子,也不可能这么变态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午后,吴府传出来一个消息,京城来的张公子要在吴府大院开坛做法,审讯落红布。

    审讯一块落红布,还有比这更稀奇的事情?还别说,真有,吴府准备好了糖葫芦,只要前去看审讯的,可以免费吃一串糖葫芦。

    审落红布,送糖葫芦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还有这种奇葩事儿?

    丰台镇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不到半个时辰,整个镇子都知道此事了。

    镇民好奇不已,全都涌向吴府。而那些顽童,最为积极,因为去了吴府,就可以免费吃糖葫芦。

    可以免费吃糖葫芦,想吃多少有多少,真的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张戎在院子里忙活着,唐嫣卿和柳薰儿在一旁帮忙,四郎则看着二师兄,生怕二师兄再跑到哪个院子里犁地。

    宋卓远眉头紧皱,心情不怎么美妙。

    处处落后张戎,这让宋卓远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之前自己就没发现落红布的呢?午后,得知落红布一事后,宋卓远就立马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一名仆人来到宋卓远身旁,小声说道:“公子,我找了个婆子,偷偷看了下新娘子的尸体,果然被破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宋卓远脸上总算露出一点笑容,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张戎。

    哼,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“拐子,你去打听一下,那天晚上亥时,都有谁离开过宴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公子你稍等,我这就去打听!”

    未时中旬,许多丰台镇民涌进吴府大院,进不来的,就直接骑在院墙上。

    张戎站在院子中央,手里拿着快木板子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在院子北面,站着十几位锦袍公子,这些人便是吴旭亮的好友,那天都来参加了婚礼。

    终于,张戎开始做法,只见他扎着两条胳膊,绕着落红布又蹦又跳,手里的木板子晃着圈圈。

    “嘛哩嘛哩哄,乖乖隆地咚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刚蹦了两圈,宋卓远领着仆人直接走到院中,一把将张戎推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二钱兄顿时就懵逼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宋卓远根本没理会张戎杀死人的眼神,当即拱拱手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宋某已经知晓谁是害死修小姐的真凶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宋卓远,伸手一指!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某位锦袍公子哥直接呆住了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