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0章 谁才是无耻的人
    第120章谁才是无耻的人

    院子北面站着十几名锦袍公子哥,而宋卓远所指,正是其中一位。

    这位公子哥身材微胖,名叫蒋琬,他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脸蛋胖嘟嘟的,看上去有些喜庆。

    此时,蒋琬努力瞪大眼睛,胖脸直打哆嗦,“你说个啥子呢?信不信本公子拍死你?”

    撸起袖子,蒋琬就要打人,好在旁边几位好友赶紧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别说蒋琬一脸懵逼,就连张戎以及唐嫣卿等人也是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吐口浊气,压住心中怒火,张戎伸手拍了拍宋卓远的肩膀,“老宋啊,你为什么说蒋公子是凶犯呢?来来来,你给大家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宋?宋卓远气得不轻,我这还没成婚呢,怎么就成老宋了?你会不会说话啊?

    故意的,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哼,不就是赶在你前边找出了真凶么?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谁有能力谁沾光,别说什么线索都是你张二钱找出来的,要怪就怪你办事太磨叽,老老实实说是谁不就好了,非得开坛做法跳大神。

    吴启山也是有些狐疑,蒋琬看上去挺老实憨厚的啊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,为何你说是蒋琬呢?”

    宋卓远捏捏嗓子,右手一挥打开折扇,青衫如幕,身姿挺拔,端的是玉树临风,潇洒不凡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昨日检查新房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问题,新房一切完好如初,唯独少了一块落红布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吴启山和修玉山同时皱起了眉头,而看热闹的镇民却发出一声叹息,北直隶第一讼师,果然厉害啊。

    张戎站在宋卓远身后,脸色黑如锅底,唐嫣卿面色不悦的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柳薰儿撅噘嘴,碰了碰唐嫣卿的胳膊,“唐嫣卿,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不接受宋卓远了,这家伙够阴险,真是个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蒋琬没好气的瞪了宋卓远一眼,“少了一块落红布,跟本公子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宋卓远微微一笑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合上折扇,他指了指放在地上的落红布,“据本公子所查,新娘子修小然在新婚之夜被破了身子。而你,蒋公子,不到亥时中旬就离开了宴席,请问,你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,镇民们将目光对准了吴启山,眼中满是同情。哎,吴员外,你儿子被戴了绿帽子,这事儿挺劲爆的。

    吴启山早就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了,可真正发生的时候,依旧脸颊发烫。感受着无数道嘲弄、同情的目光,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蒋琬心里不禁有点慌了,红着脸急道:“新娘子被破了身?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那晚上喝多了酒,只撑不住,就离开了宴席,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你?呵呵,那晚上很多人都离开过宴席,大多数人很快就回来了,唯有你蒋公子,离开宴席后,再也没回来。宋某让人了解了一下,你亥时离开,到了丑时才回家,丰台镇就那么大,你回个家需要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本公子.....”蒋琬胖脸铁青,想要辩解,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蒋琬这种表情,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,旁边几位好友也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蒋兄弟,这事真的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“不....不是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那天晚上没急着回家,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宋卓远翘着嘴角,不屑的笑了笑,“蒋公子,不用辩解了,就是你害了修小姐的性命,还是说说那晚上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姓宋的,你.....你再敢胡说八道,我打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蒋琬不知如何辩解,恼羞成怒。这时,院中百姓也指指点点,以前看蒋小胖挺憨厚的,没想到能干出这种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果然厉害,不愧是北直隶第一讼师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宋公子端的是双目如电!”

    宋卓远朝着院中百姓拱了拱手,脸上满是谦虚之色,“过奖了,诸位过奖了,宋某不敢当,宋某也只是.....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肩头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,宋卓远踉跄两步,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形象甚是狼狈。

    张戎推开宋卓远后,冷着脸递了个白眼,“你只是什么?你只是浪得虚名?别人叫你一声第一讼师,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。你说蒋公子是凶犯,那请问你凭什么这么说,可有认证?可有物证?难道一切就靠猜测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你怎么动手动脚?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.....”

    “呸,张某有辱斯文,那你算什么?草菅人命?”

    这会儿蒋小胖也反应过来了,跳着脚怒道:“对啊,姓宋的,你言辞凿凿的说蒋某害人,请问有什么依据,就因为蒋某离开宴席回家晚?”

    “额......”

    宋卓远站起身,拍了拍袍子上的土,眉头拧成了一团。由于时间紧迫,他虽然认定了蒋琬是凶犯,但并没有充足的时间去找证据。

    “嗯.....哼哼,只要给宋某一天时间,宋某一定能找出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张戎毫不留情的冷笑起来,眼神中满是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宋卓远被看得浑身毛毛的,没好气的瞪了张戎一眼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笑你了,你还找什么证据?你不就是因为蒋小胖形迹可疑,这才认定他是凶手么?张某告诉你吧,这个小胖子那晚吐了一通后,直接离开了吴府,后来在镇上酱酒坊歇了一个多时辰,所以回家很晚。”

    “酱酒坊?”

    吴启山以及镇上百姓恍然大悟,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。

    酱酒坊的酒好喝不好喝不知道,但是那酿酒的小娘子却漂亮的不像话,不过这位漂亮的小娘子是个小寡妇。

    蒋琬出身不错,但他偏偏看上了这位小寡妇,怕惹得自家老爹发火,所以蒋琬一直偷偷地与小寡妇私下幽会。

    丰台镇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可宋卓远不明白啊,他铁青着脸,追问道:“酱酒坊怎么了?你给宋某说明白!”

    蒋小胖早就看宋卓远不顺眼了,见姓宋的还死揪着这事不放,当即跳下台阶,照着宋卓远的面门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都明白,就你不明白,你还敢问,本公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吴启山脑门出汗,赶紧让人把蒋琬和宋卓远拉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大家对宋卓远甚是失望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一讼师?

    张戎可不是什么好人,现在宋卓远倒霉,要是不借机会扔块石头,那我张某人还混不混了?

    走到宋卓远面前,伸手推了他一把,“宋公子,麻烦你站一边生气去,别影响本公子开坛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郭某人就瞧不起你这种没本事还硬装好汉的。”

    四郎瞧宋卓远不顺眼,揪住对方的腰带拽了拽。

    宋卓远面红耳赤,今天这脸真是丢干净了。

    宋公子很生气,但张公子却刚刚开始他的表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