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1章 真凶浮出水面
    第121章真凶浮出水面

    虽然有宋卓远这个小插曲,但是并不影响张戎的计划。

    抖着胳膊,挥舞木板子,绕着落红布转三圈,然后蹦一下打一下落红布,口中念念有词,听得人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.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开坛做法的。

    放下木板子,直接将唐嫣卿喊过来,拉着唐姐姐的两只手,眼睛一眯,一本正经的念起咒语。

    不光念咒语,还拉着唐姐姐前进一步,后退一步,仿佛在跳舞。

    跳着跳着,唐嫣卿清秀的玉脸就有些红了,怎么感觉怪怪的?

    张戎心里想着,这次摸摸小手跳跳舞,下次就可以搂搂小蛮腰了,然后,搂搂抱抱的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我这个泡妞计划怎么样?很不错吧?

    柳薰儿睁着美目,撅着小嘴,不时发出几句冷哼。唐嫣卿为人清纯,不晓得张二钱的坏心思,但她柳薰儿还看不出来?

    只是,我柳薰儿哪里比唐嫣卿差了,怎么这个张二钱满脑袋都是唐嫣卿。

    四郎抱着膀子,一脸疑惑,“柳姑娘,你以前见过这样开坛做法的?”

    “郭四儿,你别说话,本姑娘....头疼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四郎脖子一缩,纳闷不已,我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一盏茶工夫,总算跳完了大神,张戎闭目养神,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“威武贱圣在眼前,神归庙,鬼归坟,赤血妖人入山林,二钱贱圣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“呼,张某已经知道真凶何人!”

    周围人头攒动,满是震惊,这捉鬼口诀够新颖,贱圣是何人?

    唐嫣卿俏脸微红,用力抽了抽手,“二钱,你能不能先松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挠挠唐姐姐光滑的手背,有些可惜的松开了手,“忘了,刚才忙着跟神龟交流,把唐姐姐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龟?”唐嫣卿听得真真的,但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冲张戎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唐姐姐翻白眼,也是别有一番味道啊。

    张戎磨磨唧唧的,吴启山可就有些急了,“二钱,到底是谁害了小然?”

    “莫急!”

    拿起落红布,点头使了个眼色,四郎当即拿着一个托盘走到十几名锦袍公子面前,而托盘之中放着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众人有点看不明白了,张戎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张某得天神相助,已经知道如何找到那恶人。麻烦诸位公子在纸上留下自己的墨宝,张某自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蒋小胖第一个拿起了毛笔,“这个.....我们写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张某已经替你们想好了,你们就写!”

    “鹅鹅鹅”

    “曲颈向天歌”

    “白毛浮绿水”

    “红掌拨清波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众位锦袍公子直接懵逼了,你直接说写《咏鹅》不就行了,还一本正经的朗诵一遍,显得你有文采是不是?

    二钱也挺委屈的,其实真不是为了显摆有文采,而是为了.....

    咏鹅就咏鹅,大家都是文化人,写这点字小菜一碟,也就半盏茶功夫,十几个人就写好了各自的墨宝,还在上边署上名。

    拿着十几份墨宝,四郎和张戎以及吴启山等人来到客房之中,在客房主桌上,还放着一叠墨宝,这些墨宝都是从那些公子哥家中找来的。

    比对着字迹,很快修玉山就发现其中一人的笔迹有些异常,他当即小声道:“找到了,你们看,白梦鸽平时誊写字帖用的都是狂草,这首《咏鹅》却用了非常别扭的小楷。”

    白梦鸽?

    这家伙果然有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张戎跟四郎就比对过字迹,唯有白梦鸽的字迹跟对子下联字迹相同。不过,张戎也没敢下定论,毕竟字迹相同的人还是有的,或许是巧合呢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可以确定无疑了。

    明明擅长草书,却用别扭的小楷,这不是摆明了做贼心虚么?

    当然,就靠字迹,想要钉死白梦鸽,难度非常大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院中后,吴启山和修玉山脸色铁青,目光全落在了白梦鸽身上,但张戎事先交代过,他们也不好发作,只能压着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人群中的白梦鸽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安,脚步不着痕迹的往后缩了缩,可惜,刚往后退了两步,张戎就朝他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“白梦鸽,白公子,麻烦你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躲无可躲,白梦鸽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,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,“张兄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你来抓着这块落红布,之前本公子做法之时,已经与修小姐的亡魂谈过,只要那个恶人抓住落红布,修小姐的亡魂就可以缠住他,至死方休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白梦鸽肩头一颤,猛地往后退了一步,“本公子为什么要抓着落红布,此物甚是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白公子,你怕什么,只要你不是那个恶人,修小姐的亡魂自然不会找你,除非,你做贼心虚!”

    “张兄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啊,哦,那个小胖子,你来摸摸落红布!”

    蒋琬指指自己,见张戎点头,他迈步走过来,在落红布上摸了两下,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摸两下就行了,你还想咋滴?”张戎有点头大,这个小胖子有点另类啊。

    抖抖落红布,张戎朝白梦鸽微微一笑,“白公子,你看蒋公子都没事,你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总之,白某是不会碰这种秽物的。”

    白梦鸽打定主意不碰落红布了,万一真被修小然的亡魂缠住,那还能有好?

    此时,百姓们也看出点门道来了,难道白公子才是那个恶人?可是,白公子那天不是伴郎么?

    白梦鸽不碰落红布,张戎也没法勉强他,放下落红布,从怀里掏出写着下联的纸,“白公子,麻烦诸位都看看,这字迹是不是很熟悉?”

    白梦鸽瞳孔一缩,心中满是惊异。蒋琬等人也走上前扫了一眼,随后有几个熟悉白梦鸽的嘀咕道:“白兄,这字迹是你的吧,难道,真的是你害了修小姐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白某与吴兄关系甚好,又岂会害修小姐?仅凭笔迹,就断定是白某所为,是不是太武断了?世上笔迹相同者,还是有的。而且,就算白某要害修小姐,修小姐为什么不反抗不叫喊?”

    白梦鸽冷着脸,眼睛却一直盯着张戎。

    是啊,白梦鸽说的也不无道理,仅凭字迹,不能断定是白梦鸽啊,而且,修小姐为什么不反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