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2章 相见不相识
    第122章相见不相识

    白梦鸽果然不简单,不光才华出众,这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不俗。

    此人绝对算得上狡诈多智,如果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钉死他,搞不好还会被他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在大云朝,有功名在身的人,可是享有特权的,功名在身即使有罪,也可以免除枷锁,若要诬告功名之士,罪同反坐。

    张戎可不想抓不住狐狸还惹一身骚,所以,今天一定要打死这只骚狐狸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一阵突兀的掌声响起,张戎抿着嘴,收起掌声,冲着白梦鸽竖了根大拇指,“白公子果然机智,你这伶牙俐齿,巧舌如簧的本事,张某甘拜下风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,你又何必冷嘲热讽呢?若要证明白某有罪,你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来?就靠那一块落红布么?哼哼,修小姐又不是痴傻之人,她会顺从白某?”

    白梦鸽不无讥讽的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些鼻青脸肿的宋卓远也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,“张二钱,你说宋某无证据乱冤枉人,那么你呢?你指责白公子,有什么合理的解释么?”

    张戎紧紧地皱起了眉头,姓宋的胸怀不怎么宽广啊。要说姓宋的看不出白梦鸽有问题,那就太小瞧宋卓远了,在这种情况下,竟然还帮着白梦鸽说话。

    张戎一直觉得自己不算什么好人,坑蒙拐骗,无所不用其极,可是自己依旧守着一条底线。

    而宋卓远,好像连底线都没有。

    迎着白梦鸽以及宋卓远嘲弄的目光,张戎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来说去,还不是因为修小姐没有反抗么?其实此事很简单,因为修小姐根本不认识吴公子,而是把白梦鸽当成了新郎官。”

    张戎此言一出,院中鸦雀无声,好一会儿,宋卓远指着张戎,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笑着笑着,突然愣在了当场,因为他发现别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修玉山冷冷的盯着宋卓远,目光犹如实质,“宋公子,你觉得此事很好笑?”

    “我....我.....修大公子息怒,宋某绝无嘲笑修小姐的意思,实在是张二钱这话太可笑了.....”

    修玉山冷哼一声,“张兄说的并没有错,我家小妹冰清玉洁,平日里很少跟外边的男子来往。这桩婚事乃是家父与吴员外定下来的,之前小妹与吴公子从没见过面,小妹不认得吴公子,有什么稀罕的么?”

    “嘎......这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宋卓远脸色僵硬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新娘子和新郎官竟然不认识,这事也太让人想不通了,甚至有些耸人听闻。

    乍一听起来,这就是个笑话,可偏偏吴启山以及丰台镇百姓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张戎也有些回不过味儿来,甚至觉得有些可笑,但仔细一琢磨,便半点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后世,谁要说新郎官跟新娘子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,那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的,哪怕傻子都不会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是大云朝,讲究的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尤其是像吴府和修府这样的大户人家,大多数时候都是父母约定婚事。

    至于成婚的男女,反而没有太多发言权,他们甚至不知道对方具体情况,很多事情还是通过旁人了解得知。越是大户人家,规矩越多,在黄河以北大部分地区,都有一个传统,男女双方定亲之后,在大婚之前,双方不准见面,否则,会不吉利。

    不光大户人家,就连一些普通人家,也遵循着这个传统。张戎事先了解过,仅仅丰台镇百姓,大婚男女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的,竟然占到了一半之多。

    这就很可怕了,也就说,只要你演技够厉害,旁边又没人认识你,你随时可以扮演新郎官。

    因为传统规矩,成婚男女不认识双方几乎是常识,可正因为人所共知,反而没人会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这就跟个人一样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,因为太习以为常了,反而不会注意到这些,除非有人刻意点出来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,你觉得很奇怪?呵呵,因为你没有成婚,自然觉得不可思议了,但是,张某可以告诉你,整个丰台镇有一半人都是这种情况!”

    此时,周围的百姓窃窃私语,随后许多人点了点头,如果不是听张戎提醒,他们根本发现不了这个思维误区。

    张戎胸有成竹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那天,白梦鸽作为吴公子的伴郎,也是一身红色锦袍,大约戌时末,吴公子因为喝了太多酒,有些昏昏沉沉的,白梦鸽便扶着吴公子去偏房休息。后来,也不知道白梦鸽是怎么想的,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新房。或许是因为太巧了吧,此时,吴府由于宾客太多,前边忙不过来,修小姐身边的两个丫鬟也去前边帮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口,张戎继续说着,而周围的人也耐心的细细听着。

    “由于修小姐性情柔弱,喜欢安静,不堪喧闹,所以吴员外事先就跟宾客们发下了话,吴公子大婚不得闹新房。这种情况下,有一个年轻男子进了新房,修小姐自然而然的误认为是新郎官来了。接下来,或许是私心作祟,或许是饮酒太多精虫上脑,白公子竟然将错就错,开始假扮起吴公子来。随后便是掀红盖头、饮酒。修小姐痴迷于诗词歌赋,于是,在洞房前提了一个要求,要新郎官对个对子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戎看着众人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洞房前玩点闺房小情趣,想来很多人都经历过。”

    周围男男女女有人笑,有人满脸羞涩,这个张公子有些惫懒啊,这种事儿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呢?

    “呵呵,大家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嘛,孔圣人还说过呢,食色性也。哦,咱们继续说正事。修小姐是远近闻名的才女,而白公子嘛,也是不可多得的才子,于是二人联手写下一副精彩绝伦的对子。”

    “天上有月,地上无月,月色阴晴,月朦胧。”

    “木中生火,水里灭火,火势衰旺,火灼烧。”

    “修小姐出上联,白公子对下联。二人相处愉快,修小姐又一直以为站在身边的就是新郎官吴公子,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用张某多说了吧,大家都懂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张戎满含深意的看了四郎一眼。

    四郎浑身发麻,张二钱你看我干嘛?

    什么叫大家都懂?郭某就不懂。

    我郭四郎就是如此纯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