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3章 悲伤葬在鸢尾花下
    第123章悲伤葬在鸢尾花下

    盛夏炎炎,哪怕是傍晚,吹来的依旧是热风。

    阳光映着白梦鸽的脸,此时,他眉头拧在一起,脸色也和他的姓氏一样。

    张戎的目光扫过来,白梦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,不知怎地,有种扒光衣服被人看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二钱好像亲眼看到一般,将那晚上的事情推测的**不离十,仅仅靠着一条条细微的线索,他就能推测出整个过程,这个人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白梦鸽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,可是,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喊着,不能崩溃,一定要撑住。死撑下去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,可一旦崩溃,那就是神仙难救了。

    张戎淡淡一笑,白梦鸽竟然还没有崩溃,还要继续坚持下去么?

    人类,真的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哪怕已经绝望,将要溺死,手里攥着根稻草,也会拼命地把这根稻草想象成一根登天绳索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说话,没人愿意打断张戎的叙述。

    “洞房结束,白梦鸽又借口前边还有要事应酬一下,暂时离开了新房。修小姐等了许久,也不见‘新郎官’回来,恰巧,婆子送来了一碗饺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当时修小姐掀掉了红盖头,勉强的拉开了门,接过那碗饺子,她顺口问了婆子一个问题,为什么新郎官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婆子也没多想,便说吴公子一直在前边应酬客人,喝得有些多,正在偏房醒酒。这番话,对修小姐来说,无异于五雷轰顶。吴公子一直在偏房醒酒,那之前的新郎官是谁?修小姐慌了,她关上门急匆匆的来到书案前,就着红烛,她看着对子下联笔迹,又看着吴公子平日临摹字体的笔迹,这一刻,修小姐绝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新婚之夜,失了身子,而那个男人不是自己的夫君。红烛融化,一串串烛泪,像一滴滴鲜血。这个时候,修小姐没有别的选择了,新婚之夜**于他人,这对于吴府以及修府来说,是何等的耻辱,一旦此事传扬开来,吴修两府就会成为顺天府最大的笑柄。修小姐心中有苦,却偏偏不能说,她不能让让别人知道这件事,可心中绝望之下,她又如何苟活于人世?”

    张戎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,脸上多了几分伤感,“修小姐是个温柔的女子,但同样也有着几分倔强。她心里是想将最宝贵的东西留给吴公子的,可是造化弄人。这块落红布不能明示于人,可毕竟是她珍贵的东西,于是,她悄悄地将这份珍藏埋在了鸢尾花下。”

    “盛开的鸢尾花,绝望而又放不下的思恋,修小姐将落红布埋在鸢尾花下,就是要告诉所有人,她不是有意的,她最珍贵的,想要献给吴公子的珍藏,同样让她陷入绝望。回到屋中的修小姐,重新穿好喜服,盖上红盖头,虽然贞洁没了,但是她重新拿起了红盖头,至少在她的心里,她的红盖头应该由真正的新郎官掀起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她死了,她想用自己的死,保住吴修两家的声誉。她死了,而丰台镇却突然唱起了一首《鬼新娘》。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修小姐因鬼新娘而生诅咒,同样也因鬼新娘而得真相”张戎猛地转过头,目光如锋利的刀子,“白公子,你难道还不承认么?这首鬼新娘始于顽童,后来传遍全镇,想来也是你的杰作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污蔑,一首诡异的歌,谁都能作,谁都能唱。再说了,就算本公子是那个恶人,又为什么非要编一首恐怖的歌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你要把修小姐之死往诅咒上引,你需要把所有的视线引到吴府上来,免得有人去查修小姐**之事。呵呵,这就是你做贼心虚了,旁人不知道修小姐为什么会自杀,但是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纯属臆测,毫无证据”宋卓远阴沉着脸,心中乱成了一锅粥,他接受不了被一个无名之辈压着。

    “对,宋公子说的没错,你这纯属臆测!”

    白梦鸽似乎得到了某种提醒,恢复了一点信心。哪怕所有人都怀疑他,认定他就是那个恶人,只要没有证据,依旧定不了罪。

    张戎嘴角一翘,迈步朝大门口走去,此时,吴府门口站着两个卖糖葫芦的,在他们周围有二十多个顽童吵吵闹闹。

    拔出一串糖葫芦,张戎高举右手,笑眯眯的问道:“诸位小朋友们,大哥哥问你们一个问题,只要你们回答的上来,就能多吃几串糖葫芦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顽童们拥挤在一起,叫声此起彼伏,“好的,叔叔!”

    叔叔?你们这群熊孩子,真是调皮,我有那么老么?

    叔叔就叔叔吧!

    “那首《鬼新娘》是谁开始唱的?”

    “是王驴蛋”顽童们伸手一指,将一个黑黑壮壮的小子推到了前边。

    “哦,你就是王驴蛋啊,你还记得教你唱歌的人长什么样么?”

    王驴蛋看到小朋友们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吃的满嘴冒泡,眼馋得不得了,当即拉着张戎往院中挤去,很快便指着白梦鸽身后的中年男子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叔,就是那个伯伯教我唱的啊,他说,只要我学会这首歌,就给买包子吃,若是教会我的兄弟们唱这首歌,还能拿到二十文钱。叔叔,我都说啦,能吃糖葫芦了么?”

    张戎拍了下王驴蛋的后脑勺,笑骂道:“就知道糖葫芦,赶紧滚出去吃吧,吃多少有多少,免费吃,只要你不怕把牙掉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王驴蛋咧嘴一笑,两颗大门牙也不知道啥时候掉的,一说话就漏风。

    等王驴蛋跑掉,张戎耸耸肩,看着那名灰衣中年人,阴恻恻的笑了起来,“大叔,没想到你一把年纪了,还能干出这种事情,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灰衣中年男子吓得面如土色,扑通一下跪在了白梦鸽面前,“公子,小的可都是按你的吩咐做的啊,你不能这么害小的啊,小的上有老下有小,还不想死啊.....”

    白梦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到了这个时候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宋卓远扶着墙,一脸颓色,白梦鸽完了,而他宋某人也输了。

    丰台镇百姓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,害死修小姐的竟然是名动顺天府的才子白梦鸽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夜风吹拂,又是一晚匆匆过去,当清晨的阳光穿透云雾,金芒洒在吴旭亮有些瘦弱的背上。

    在这个清晨,吴旭亮将那块落红布重新葬在了鸢尾花下。

    埋葬了自己的红尘,同样埋葬了一段友情。

    如果,骄阳不能吐尽繁华,就让黑暗覆盖温暖。

    鸢尾花,迎风飘荡,释放着一种悲恋与绝望,红尘埋在泥土里,仿佛岁月到这里就是尽头。即使是一片蓝色海洋,它铺天盖地盛开,可盛开的依旧是枯萎。

    鬼新娘的案子破了,张戎从吴启山那里拿了酬劳,便想着尽快离开这个伤心地。

    有时候,悲伤就像瘟疫,是真的会传染的。

    背着竹篓,左右是唐嫣卿和柳薰儿,身后跟着四郎和二师兄。

    离开吴府没多久,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,回头一看,竟然是吴旭亮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吴公子,你还有别的事情?”

    吴旭亮传了口粗气,弯着腰,“张兄,我想起在哪里见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在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