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4章 四郎还有蹴鞠队
    第124章四郎还有蹴鞠队

    七月盛夏,葱葱郁郁,仿佛走进了一幅美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行走在林间小路,手上提着竹篓,眉头紧紧蹙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戎平日里话非常多,甚至有些烦人,可是,当他变得一言不发,反而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张戎一直想着心事,以前总想着知道自己到底是谁,可当真正出现线索的时候,又变得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时间,张戎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,八方酒楼里有个漂亮的掌柜,身边还跟着两位美女。

    有个大厨做师傅,还有个喜欢养猪的师弟,平日里闲来无事,还可以跟忧郁派杠把子打打嘴炮,或者去旁边编排下隔壁老王。

    日子并不轰轰烈烈,但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并不缺少趣味。

    如果,查出自己的真正身份,或许就要与这种平静有趣的生活无缘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的愿意打破现在的生活么?

    张戎是个洒脱的人,之所以变得如此犹豫,一切还是因为吴旭亮的话。

    吴旭亮是大兴县秀才,虽然还没能考中举人,但是今年春闱的时候,他还是跑到贡院外边凑了下热闹。提前感受下会试春闱的氛围,并没有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吴旭亮在贡院外感受会试氛围的时候,见到了张戎。

    当时正值二月十二,春闱第二场,而张戎就是一名参加会试的考生。

    吴旭亮与张戎只是一面之缘,至于张戎真名叫什么,就一概不知了。

    能参加会试,至少也是一名举人,当然也有可能是国子监监生,可要是一名国子监监生失踪数月有余,顺天府那边不可能没动静的。所以,自己真正的身份很可能是一名外地进京赶考的举人。

    谁会对一名参加春闱的学子下毒手?难道不怕朝廷法度么?

    大云朝对会试考生非常看重,春闱期间,会对考生人身安全严加保护,可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有人敢动手。最为奇怪的是,出了事情之后,依旧是风平浪静,可以说明对方背景深厚。

    彻查自己真正的身份,肯定会带来一连串的麻烦,或许,还会继续遭人毒手。

    以前听李熙月提起过许多次,自己晕倒在八方酒楼门口的时候,正好是二月十四晚上。

    会试春闱一共分三场,二月初九、二月十二、二月十五,而每一场考试都有提前一天入场,例如第二场,需要二月十一入场,二月十二考完离场。而第三场,则要在二月十四入场,这一天正好是第三场入场的日子,也就是说,对方不想自己平平安安的考完会试。

    一阵暖风吹来,张戎抬起右手摸了摸后脑勺,直到现在,那里还有一块疤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命大,或许,早就死了吧,这个位置挨一下重击,又有几个人能活下来?

    直到现在,张戎才有些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八方酒楼门口,以前一直以为只是巧合,现在想来,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自己应该是要逃去刑部的,但天色昏暗,再加上后脑勺受到重创,迷迷糊糊的搞错了方向,结果晕倒在刑部对面。

    摸着那块伤疤,不知为何,有一种感觉,想要自己命的人能量极大,或许,放下过去,安心过着改名换姓的日子未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也许,不执着于追求过去,对那些家人和朋友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张戎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他也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对的,还是错的,哎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不是想怎样就能怎样,将来到底会怎样做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唐嫣卿等人也看出张戎心事重重了,所以,这一路上也没打扰他。

    知道张戎很可能是一名举人后,唐嫣卿和柳薰儿还觉得有些惊奇,但四郎反应有点淡淡的。以张二钱的才华,真实身份是一名举人有什么奇怪的么?

    不过,一名举人,失了记忆,流落到八方酒楼当伙计,这才是趣事。

    紧走两步,与张戎并肩,唐嫣卿面容恬静,语气里带着些许柔和,“二钱,不要多想了,既然你是今年会试考生,那么想查清你的身份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张戎勉强的挤出一丝苦笑,“恰恰是因为好查,反而不能查。少了一名会试考生,礼部以及顺天府居然毫无反应。或许,暂时放下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很多时候,真相带来的不是希望,而是毁灭。不知道过去会很不舒服,但至少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轻轻蹙了下黛眉,这个道理她又何尝不明白?一名会试考生,考了第一场和第二场,第三场却没能到场,礼部会不调查吗?

    可是,一切都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,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地方,如果不是手眼通天,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?

    柳薰儿双手背在身后,走起路来,纤腰婉转,依旧是那么的轻盈。

    “二钱,就算你不想纠结过去,但过去依旧会找到你,有些事情是躲也躲不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,看天意吧!”张戎眉毛一挑,伸手指了指天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真的看天意,只有张戎心里最清楚。

    哎,我张二钱要是现在有自保的能力,又何必有那么多担忧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理刑街,青石路上骄阳似火,热浪扑面,张戎躲在酒楼里跟唐嫣卿腻歪。

    距离鬼新娘一事已经有两天了,张戎继续过着那种轻松快活的日子,至于真实身份的事情,也没跟李熙月提。

    午后烈日灼烧,喘个气都觉得累,张戎坐在桂花树下,说些有趣的事情,逗得唐嫣卿和柳薰儿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四郎掀开帘子,朝着张戎招了招手,“二钱兄,你过来下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张戎有些生气的瞪了瞪眼,四郎,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,没看到兄弟正在忙着泡妞么?

    等着张戎来到近前,四郎拉着他就往大厅走,“二钱兄,你肯定没见过蹴鞠队吧,正好,郭某有一支蹴鞠队,马上就要参加蹴鞠大赛了,有没有兴趣去看看?”

    张戎想了想,笑眯眯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四郎有点犯迷糊,男人不是都喜欢蹴鞠和马球么?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为什么不去?难道你不喜欢蹴鞠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啊,可是,四郎兄,你这瘟神属性,每次跟你在一起,都要被人砍,张某实在是有些怕了啊!”

    四郎当即气的嘴都歪了,“之前的事情纯属巧合,二钱兄,你相信我,这次绝对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要是还出事儿,郭某赔你一百两银子!”四郎斩钉截铁的挥了挥手,说我郭四郎是瘟神,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。

    一百两?

    “好,四郎兄都这么说了,张某要是再不去,岂不是不给四郎兄面子嘛?”

    二人瞅见李熙月不在,迅速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四郎兄,一直没问你,你那个蹴鞠队叫什么?”

    四郎拍拍胸口,无比自豪的吹了一番,结果,一出口,就把张戎跟整懵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绝?

    不怪张戎太吃惊,实在是四郎太有才!

    蹴鞠队的名字竟然叫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