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5章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
    第125章像男人一样去战斗

    巨人蹴鞠队!

    这就是四郎为自己的蹴鞠队起的名字,是不是很威武,是不是很霸气?

    名字本来是很牛叉的,可“巨人”两个字配在四郎身上,很难不让人产生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看看四郎瘦小的身材,再想想巨人二字。四郎,你这是要做“身体上的矮子,思想上的巨人”啊。

    由于蹴鞠队训练场在东城边上,路途不近,所以四郎找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,四郎吹嘘着当初自己是如何起名字的,可是吐了一堆口水后,发现张戎一言不发,脸上还带着怪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笑什么,难道郭某起的名字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巨人,一听就很威风啊。只是吧,张某突然想起了一句老话,怎么说来着?哦,叫越是缺什么,就越是吹什么,这话挺有道理的”张戎托着下巴,煞有介事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四郎也是聪明之人,很快,他那张俊脸就变得比锅底还黑。张二钱,你啥意思?你这是说我郭某人长的小呢?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?你特么怎么老是揭人伤疤,哪里痛戳哪里。

    如果怨念可以杀人,四郎相信,自己的怨念可以组成上万道剑气,把张二钱戳城筛子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四郎平复心情,皮笑肉不笑的哼哼道:“二钱兄,如果你有一支蹴鞠队,会起什么名字呢?”

    “嘿,如果张某有一支蹴鞠队,直接起名‘丑呆蹴鞠队’,怎么样,这名字是不是很有个性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好吧,越是缺什么,越是吹什么,按照这个道理,你张二钱这是缺丑缺呆?你还要不要脸了,普天之下,有这么夸自己的?

    接下来,四郎一言不发,全都是张戎在叨叨。

    四郎不是不想说话,实在是有些怕了,这个张二钱话语如刀,老是戳人心窝子。所以,对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理他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了足有半个时辰,总算来到东城跑马场。跑马场占地面积极大,草皮平坦,正是练习蹴鞠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四郎财大气粗,直接在跑马场租了一块草地让蹴鞠队用,一租就是十年。

    来到跑马场的时候,巨人蹴鞠队正在进行对抗训练。

    云朝蹴鞠与唐宋一致,一支球队场上十六人,两支队伍加起来就是三十二人,对抗相当的激烈。

    蹴鞠队员胳膊上绑着绸布,上边写着队伍的名字,胳膊上有“巨人”二字的便是四郎的蹴鞠队了。

    草坪很广,东西两个球门相距三十多丈,此时,双方三十个人正在场中厮杀呢。

    张戎还是第一次观看云朝蹴鞠队,还是很有兴致的,可是看了一会儿,眼睛就直了,他是彻底被场上的巨人蹴鞠队给吓呆了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在踢球?你们十几个人动不动就扎堆,身后一大片空地,人家打身后那还不是一打一个准?

    丫的,蹴鞠又不是打群架,你们老是一窝蜂往上堆人,闹哪样?

    一看比分,17:2,尴尬的是巨人蹴鞠队是那个2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训练赛,可是落后对方这么多,偏偏还带着好友张二钱来观赛,四郎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烫。就在四郎无比尴尬的时候,对面又进了一个球,这下四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走到场边,四郎从蹴鞠教头那里夺过铁皮喇叭,冲着场上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吗......对,就是你,你长那么大块头干嘛的,踢他啊,赶紧把球抢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......就是你.....你长这么高不会跳啊,用头顶啊,哎呀......气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.....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.....”

    四郎手舞足蹈,语声吓人,在他的指挥下,巨人蹴鞠队成功的被罚下来四个人。虽然又有四个替补上场,但耐不住四郎威力不减,继续喊打喊杀,于是,第五个人下场了。

    按照蹴鞠规则,一场比赛最多能换四个人,这下子,巨人蹴鞠队只能少一人应战了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,当比赛结束的时候,比分来到了惊人的31:3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让对方进了十倍的球,这丢人丢的,太平洋都哭了。

    张戎平生第一次看云朝蹴鞠,结果就看的脸色苍白,娘的,这比分真吓人,就是十六头猪堵着球门,也未必会输这么多啊。两个时辰被人灌三十多个,平均四分钟一个球,这丢球速度.....

    是对方踢得太好,还是自己踢得太糟?

    在张戎看来,巨人蹴鞠队就是球场上的败类,要配合没配合,要技术没技术,要战术没战术,要斗志没斗志。

    作为一支四无球队,拿什么赢球?

    很显然,四郎没觉得自己有啥问题,还掐着腰对一帮子队员放嘴炮,“你瞧瞧你们一个个的,郭某花钱养着你们,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?还有你,林教头,你怎么带的球队?蹴鞠,一定要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。”

    四郎此话一出,张戎差点没从树杈上掉下来,这特么是在踢蹴鞠,又不是打架。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,说的是斗志,又不是让你去球场上打打杀杀乱犯规。

    别人怕四郎,但张戎可不怕,他骑在树杈上朝下喊道:“四郎兄,你别怪他们了,就你这个指挥法,要是能赢球,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咋?”四郎回过头,一脸怒气的瞪着眼,“二钱兄,说大话谁不会啊,你要是真有本事,你来调教下他们,半个月后就要跟马胖子的紫风蹴鞠队比赛,你要是能赢,郭某就让你当球队教头,一年给你一千两酬金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一言为定”一听有钱拿,张戎嗖嗖嗖从树上滑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旁边的林教头就有些不满了,“东家,他是谁啊,你让他带队,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?郭某这庙小,装不下你林教头,你林教头另谋高就吧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林教头俩眼瞪着,整个人就不好了,我就这样被辞退了?

    林教头一脸伤心的走了,四郎心里有火,着令蹴鞠队继续训练,谁也别想偷懒。

    张戎正跟四郎商量着接下来的训练计划,不远处一个老头慢悠悠的朝训练场走来。

    张戎刚想问下老头想干嘛,结果老头走到球场中央,突然躺在了地上,整个人抽抽起来,就像得了羊癫疯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就慌了神,这是什么情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