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29章 四郎杀鸡
    第129章四郎杀鸡

    围圈里有几头牛在百无聊赖的晃荡着,旁边就是一个牛棚,在牛棚北边就是一个鸡圈,此时鸡圈中有十几只鸡正在仰着脖子晒太阳。

    嘿嘿,孙六娘,看你这次还怎么嚣张,你是很厉害,你是有神功,可是老子有智慧。

    二钱兄摸着脑门,一脸贱笑,真是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。

    张戎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,这次要是能活下来,一定要干一件紧要的大事儿,那就是解决自己的处男之身,唐姐姐要是不让啪啪啪,本公子就去逛逛青楼楚馆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将死之时最大的遗憾是什么?

    没钱?错,大错特错,不是没钱,而是处男,活了一世,却没有啪啪啪过的男人,那不叫男人。

    四郎从草堆上滑下来,拍着屁股跑到牛棚旁边,定睛一看,整个人有点晕晕的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怎么还笑得出来?孙六娘马上就要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我已经想到怎么对付孙六娘了,哼哼,孙六娘这次死定啦,我必须送他们三兄弟去牢里团聚!”张戎信心满满,仿佛忘记了之前是怎么是失手的。

    四郎抹了把冷汗,有些急迫的拽了拽张戎的袍子,“赶紧说啊,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张戎也不敢耽搁,跟四郎凑在一起,嘀嘀咕咕起来。

    吩咐完后,张戎神情决然的往院门口走去,“四郎,能不能活下来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四郎手里拿着把镰刀,半张着嘴,看看张戎的背影,又扭头看了看鸡圈,神情凄楚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郭某.....郭某从来没杀过鸡啊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差点没蹲地上,回过头双眼喷着火。

    “郭四儿,你别告诉我你连杀鸡都不会,照着脖子一抹不就成了?我告诉你,你他娘滴要是把事情搞砸了,等到了阴曹地府,我一准儿揍死你!”

    “......二钱兄,到了阴曹地府,人都死了,还怎么被揍死?”

    “人死了,魂没死,你没听说过魂飞魄散么?别废话,赶紧干活!”

    张戎还想教育下郭四郎,外边就传来孙六娘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咬咬牙,张戎以一种一去不回头的架势走出院门,那萧索的背影,颇有些荆轲刺秦的韵味。

    西天佛祖,三清道尊,求求你们保佑我吧,郭四郎可千万别掉链子。

    张戎主动往门口一站,把孙六娘唬了一跳,“你怎么不跑了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是在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哎,孙六娘,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我告诉你,你不用想着拖延时间,今天你和郭四郎死定了”孙六娘好整以暇的把玩着敲猪刀,在他眼里,不管是张二钱,还是郭四郎,都是待死之人。

    张戎耸耸肩头,轻松无比的说道:“之前吧,碰到一个叫孙六婶的家伙,这家伙别看长得五大三粗,但脑袋有问题。我说我是云天河,他还真信了,还请我吃饭,称兄道弟。可张某是谁?我可是要与邪恶势力战斗到底的人,没奈何,只好把他送进了东厂。”

    孙六娘那张脸变得铁青铁青的,他一直想知道两个弟弟是怎么进的东厂,没想到三弟竟然是着了张二钱的道。

    张戎并没有停下,继续说道:“后来吧,在雨花诗会上,又碰到一个叫孙六姨的,这也是个大傻子,我就装了下懦弱不堪,手无缚鸡之力而已,可他就信了。没办法喽,趁着他转身,毫无防备的机会,我一脚踹他屁股上,直接飞起来撞墙上撞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,孙六娘内心几乎被怒火焚烧,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郭四郎,只剩下张二钱。

    两个弟弟竟然全都栽在了张二钱手中,还栽的这么窝囊,这个张二钱,太狡诈了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今日我就要替那二位兄弟报仇,你.....死定了,你放心,我不让你痛快的死,咱们一刀一刀割着玩,听说过阳器三百刀么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阳器三百刀,不就是活生生的切小丁丁三百下?这事儿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张戎双手掐着腰,用力挺了挺胸膛,“怕你啊,刚才是没认真打,现在让你见识下张某人的厉害,谁弄死谁,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张戎双眼圆瞪,一脸惊讶的抬手指向孙六娘身后,“咦,快看,有飞龙!”

    飞龙?孙六娘身子一颤,几乎本能的回头看看飞龙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可是,身后除了树林子,哪有什么飞龙?

    再转身时,就看到张戎已经撒腿跑了出去,这家伙也不进院子,就贴着墙外围跑。

    孙六娘的肝肺都气炸了,娘的,又被这小子骗了。此时,孙六娘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怒火熊熊之下,誓要将张戎逮住折磨一番。

    如果不折磨一番,如何能解心头之恨?

    于是,绕着院墙,二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战,这次没了四郎这个大累赘,速度根本不输孙六娘。

    二人你追我跑,绕着院墙跑个不停,一圈....两圈.....三圈......

    后来,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儿了,反正跑了很长时间,估摸着不少于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张戎有点喘,孙六娘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是孙六娘毅力惊人,他打定了主意,今天要是不干掉张二钱,誓不为人。

    张戎越跑越心慌,后边孙六娘就像疯狗一样死追不放,自己稍一疏忽,就有可能被孙六娘逮住。这都半个时辰了,为什么郭四郎那边还没动静?

    郭四儿,你他娘滴在干嘛?不就是让你杀个鸡?你该不会让一群鸡给叨了吧?

    半个多时辰,别说杀鸡了,就特么炖鸡也该炖熟了。

    心里越想越着急,可偏偏不敢停下来,只能拼命地跑。

    转眼间,又是一刻钟时间过去,院子外两个男人全都风尘仆仆,脸上灰不溜秋。

    张戎急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又一次经过院门,忍不住朝里边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郭四儿,你是不是诚心坑老子?都快一个时辰了,太阳都要落山了,你他娘滴有没有杀鸡?”

    杀鸡?

    孙六娘汗流浃背,满脑门的问号,你让郭四儿杀什么鸡?难道要做顿大餐贿赂我?

    任凭孙六娘想破脑袋,也想不通杀鸡跟眼前的事情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张戎一声怒吼,院子里总算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继续跑,准备就绪。”

    张戎还能说啥?

    继续跑吧,孙六娘继续追,当来到一个拐角处,张戎猛地停住身,转身做了鬼脸。

    孙六娘愣是被吓了一跳,本能的刹住脚。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情况?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能做鬼脸,你当我孙某人跟你闹着玩呢?

    孙六娘正待开口,四郎就从墙角探出头,手里拖着个木盆,朝着孙六娘头顶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六娘此时全身精力全被张戎那个鬼脸吸引走了,根本没防备别的,这下子被浇了个落汤鸡。

    看看浑身上下滴滴答答的红色液体,闻闻味道。

    孙六娘双眼冷冷的,脑袋里用处一串问号。

    鸡血,这是鸡血,郭四儿杀鸡就是为了泼鸡血?

    这特么!

    张二钱到底要干嘛?

    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