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1章 日夜双游
    第131章日夜双游

    刹那之间,六娘的心也跟着碎了,因为蛋碎了。

    纸碎了,还可以用浆糊粘起来,可是蛋碎了,还能粘起来么?

    从空中落地的那一瞬间,在六娘的眼睛里,世界是灰色的,天空是暗淡的,人生是痛苦的。

    这辈子,手里那把敲猪刀不知道割了多少丁丁,现在自己的也亲身经历了一把蛋碎的感觉,难道,这就是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?

    下体鲜血淋漓,带着点清黄液体,随后就是一股剧痛,可是,这种剧痛,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。

    下体再疼也只是一时,心里的痛却将伴随一生。

    我孙六娘丢了蛋......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落地后,疼痛难忍,两腿打摆子,孙六娘根本站不稳,而第四头牛魔王风一般冲了过来。双腿用不上力,身心剧痛,怎么躲?

    六娘根本躲不过去,于是,牛角照着两腿之间一挑,往前一冲,六娘又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啪.....啪......

    这次,两颗蛋算是彻底的碎了,心也跟着碎成了千万片......

    噗通,孙六娘四肢大张的落下了地上,嘴巴狠狠地啃着泥土,一头牛魔王如坦克般捻过,蹄子在六娘屁股上狠狠地踩踏。

    又是一头牛魔王,牛头擦着地面,牛角一挑,六娘翻滚着飞上天,然后落下来.....

    飞上去.....落下来.....

    地面上有殷红的血迹,那一缕缕清黄液体,诉说着六娘悲惨的经历,飞呀飞,落呀落,直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六娘昏死过去,他衣衫破烂,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那把敲猪刀,头发血水混着土,脸上沾着牛粪,两只脚少了一只鞋......

    此时的六娘,何止一个惨字能形容得了?

    六娘彻底昏死过去,牛魔王们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围圈中,它们晃着脑袋吃着干草,好像之前的血案与它们没有半点干系。

    终于,二钱兄捂着裤裆,咧着嘴角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天哪,真的是太可怕了,六娘,我真不是有意要这么对付你的,都怪这群老黄牛太狠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子,来到孙六娘身旁,伸手探了探鼻息。

    竟然还有气?这家伙是属蟑螂的么?这都没死,这生命力真够顽强的。

    确定没什么危险后,四郎才小心翼翼的爬下墙头,扔了木盆,咋舌不已的看着凄惨无比的孙六娘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.....牛.....竟然这么可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忙着感叹了”蹲下身拿起那把敲猪刀,拖着半死不活的孙六娘往外走去,“四郎兄,你身上带了多少钱,都留给院子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四郎也没多说什么,他们进了院子后,又是杀鸡又是折腾的,将院子弄得一片狼藉,赔钱那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进了屋,找了纸笔,写了几句话,四郎将二十两银子放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天边火红色的流云已经慢慢消散,夜色不久后就会降临,张戎拽着孙六娘的腿,在地上拖着。

    要放在平时,扛着孙六娘都能健步如飞,现在,体能真的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四郎兄,你说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四郎闷头走着,冷不丁听到这话,脸色有些难看了,“二钱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个大男人就替我拖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四郎当即就无语了,我长得这么小,还是个文弱书生,抱着一盆鸡血水上墙头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你现在让我拖着孙六娘,我拖得动么?

    我不是不拖,我是有心无力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到拖着一个人,脑袋免不了会磕磕碰碰的,进了林子后,孙六娘醒过来一次,结果没清醒一会儿,就被一个树墩子磕晕了。

    这样磕磕碰碰的,再加上孙六娘身受重伤,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进东厂。

    张戎是个很有良心的人,他希望六娘能活着,要是死着进东厂,孙六姨和孙六婶会多伤心?张戎相信,孙氏三兄弟若是能活着团聚的话,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,甚至还会说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哎,这世上像我张二钱这样的好人不多啦!

    终于,走出了林子,二人逃脱升天,免不了站在大路上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四郎正待说几句鼓气的话,张戎抬手,猛地摆了摆,“你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四郎气的脸都青了,你说话可以,我说话就不行了?

    这次,四郎还真误解张戎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阵轻促的脚步声响起,来人跑得很快,就像阴风下的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那人猛地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来人身高中等,有些偏瘦,身着黄衣,头戴蓝帽,手里握着一块白色菱形牌子,上边有着两个黑色大字“日巡”。

    此人出现后,也就眨眼的功夫,又一人从远处跑来,猛地停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这人与先前之人身材相仿,只是一身蓝衣,头戴黄帽,手里同样握着一块牌子,只是牌子为黑色,上边写着两个白色大字“夜巡”。

    蓝帽子走起路来一跳一蹦,就像是跳大神,手里的牌子晃来晃去,发出一串诡异的笑声。

    黄帽子竟然跟蓝帽子一样,二人动作一致,笑声相同,仿佛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咦哈哈哈.....”

    “咦哈哈哈.....”

    “日巡人间,道路坎坷招霉运!”

    “我乃日游神,贝喜笑!”

    “夜巡天下,铁锁勾命接冤魂!”

    “我乃夜游神,康喜哭!”

    二人一左一右,配合默契,一人两句。

    日游神?夜游神?贝喜笑?康喜哭?

    送霉运?接冤魂?

    张戎后背发紧,神经立刻绷了起来,他一脸戒备的望着日夜双游,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日夜双游,幽冥殿!

    张戎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刚搞定共苦会杀手孙六娘,还没喘几口气就碰上了幽冥殿的人。

    大云朝江湖四大组织,共苦会、幽冥殿、月影宫和通文阁。

    其**苦会和幽冥殿实力最为强横,虽然幽冥殿不像共苦会那样经常露面,但实力绝对不比共苦会差。

    张戎可清楚地记得《莲花宝典》中关于幽冥殿的记载,其中日夜双游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日巡人间,道路坎坷招霉运!

    夜巡天下,铁锁勾命接冤魂!

    这是每一代日夜游神的座右铭,这是日夜双游的身份标记,就像孙六娘手里那把敲猪刀。

    日夜双游凶名在外,一个招霉运,一个接冤魂,这俩家伙突然出现,摆明了没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之前跟孙六娘斗了那么久,体能已经到了极限,现在,别说跟日夜双游打了,就算撒丫子跑,估计跑不了两里地就得累趴下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愁肠百转,打,打不过,跑,跑不了。

    娘的,看来只剩下最后一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