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4章 人生小惊喜
    第134章人生小惊喜

    柳薰儿轻蹙着眉头,慢慢收起了碧玉长箫,她没想到,唐嫣卿会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“唐嫣卿,这个时辰,你不在院里帮忙,怎么藏在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唐嫣卿一身蓝色纱衫,清冷的目光望着柳薰儿。

    “柳薰儿,你又何必装傻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着你,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柳薰儿两手一摊,无所谓的笑了笑,“我真的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两天一直在偷偷调查二钱的身份,你以为我就一点都没察觉?”

    其实,这两天柳薰儿经常离开八方酒楼,唐嫣卿觉得很奇怪,便让白勺跟踪了一下,当得知柳薰儿去过贡院后,她便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柳薰儿去贡院还能做什么?无非是了解今年春闱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柳薰儿只是偷偷的背着自己捞钱,唐嫣卿不会多管,可调查张戎,就不得不让她心生警觉了。

    柳薰儿面色不变,依旧在笑,只是眉宇之间,流露出一丝恼怒,右手也悄悄地放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对二钱的身世很感兴趣,调查一下又有何妨?哼哼,唐嫣卿,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好奇么?”

    “柳薰儿,你仅仅是好奇么?我不管你打的什么鬼主意,最好别再查下去了,你难道就真的不怕查出真相对二钱带来什么祸事?”

    柳薰儿有些惊异的眨了下眼,若有所思的撇了撇嘴,“唐嫣卿,你不会真的看上张二钱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没关系”唐嫣卿情绪没有任何波动,“如果二钱出什么事情,《莲花宝典》可就没了。而且,你暗中调查的事情,如果被二钱发觉,你觉得他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柳薰儿也不得不慎重了。

    张二钱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在意,但也要分什么事情的。关于他的身世,是他再三嘱咐不能私下触碰的。

    如今,大事小事还真有些离不开张二钱,这家伙脑袋里不仅装着《莲花宝典》,更重要的是那一手缜密的推理能力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了《莲花宝典》,张二钱依旧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张戎的身世不是不能查,但必须张戎自己打开这道锁,而柳薰儿已经违反了之前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唐嫣卿,就算我不查,你觉得过去的事情就不会找上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该查,但不该你我起这个头,二钱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,在这种事情上,他是很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姑娘暂时收手!”

    “但愿你能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唐嫣卿脚步很轻,慢慢从柳薰儿身旁走过,柳薰儿松开握着长箫的手,轻声问了一句,“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张二钱了?”

    脚步停顿了一下,唐嫣卿绣眉紧蹙,神色之中带着淡淡的忧愁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.....不可能的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从后门回到酒楼,待了没半个时辰,张戎和四郎也从后门进了院,当然,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孙六娘。

    回到院中,四郎跑到水缸旁边,咕咚咚的喝起凉水。

    张戎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屁股坐在桂花树下喘粗气。

    这一天折腾的,魂儿都快没了,也只有回到八方酒楼后,才真正的感觉到安全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躺着个半死不活的人,柳薰儿伸脚踢了一下,好奇道:“二钱,这人是谁,怎么这幅惨样子?”

    “孙六娘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孙....六.....娘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本来端着一盆豆腐汤送到前厅的,一听到孙六娘的名字,抱着豆腐汤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孙六娘?二钱,是你把他打成这幅样子的?”唐嫣卿一脸不信,张二钱的本事,都是她教的,她可是很清楚张二钱的战斗力的。

    平常壮汉,张二钱一个打十个没问题,可碰到孙六娘这样的江湖好手,想想就行了。

    张戎靠着桂花树,撇了撇嘴,随后将这一天精彩纷呈的经历说了一遍。这一天碰到八太保抢场子,接着就是跟孙六娘较劲,再接着就是日夜双游突然杀出,当故事听的话,绝对是又刺激又精彩,简直是跌宕起伏,让人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可对张戎和四郎来说,这简直就是特么地狱般的一天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听得美目呆滞,心中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凶险了,如果不是张二钱想出用牛跟孙六娘斗,搞不好就直接死在敲猪刀下了。更惨的是还碰上了日夜双游,能活着回来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柳薰儿心中除了后怕,还有震惊,美目不由得多看了张戎两眼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看中张二钱了,可还是有些小瞧他了,这小子头脑清晰,聪明过人,尤其是随机应变的能力,简直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日夜双游真功夫可能比不上孙六娘,可要说狡猾程度,绝对是胜过孙六娘许多的,能把这俩人忽悠的落荒而逃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就越是想知道张戎的真正身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,既然孙六娘还没死,柳薰儿就跑了一趟东厂,也算是做了件好事,让孙家三兄弟在东厂团聚。

    孙六娘能活下来,也亏了张戎发善心,在林子里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草药碾碎,全糊在了孙六娘下体,还用外袍把孙六娘的下体裹了个严严实实。当然,孙六娘的生命力也够顽强,竟然硬挺到现在,还有了好转的迹象。

    柳薰儿回来的时候,又带回一个小惊喜,孙六娘的赏银居然涨到了六千两。

    由于今年孙六娘又干了几票大的,有苦主自动将钱送到了东厂,结果赏银从五千两直接窜到了六千两。

    张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谢谢孙六娘多干了几票,要说谢谢吧,那些被敲猪刀割死的,会不会从地狱里爬出来骂人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日子依旧缓缓向前,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心情而停留。

    今天,刚刚过了巳时,八方酒楼里就坐满了客人。

    一大早就坐满客人,大家都挺高兴的,可是很快,就笑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帮子食客,张戎的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李熙月气的柳眉倒竖,手里抖着拿根小竹棍儿。

    这些人居然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