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5章 暴走的太极团
    第135章暴走的太极团

    巳时,八方酒楼再次宾客爆满,座无虚席,这些人全都是灰衣蓝绸,胸口绣着一只蝎子,一看就是组团吃饭。

    按说,一大批人组团来八方酒楼吃饭,这是好事儿啊。

    可若是这群客人分散开来,四人一桌,每桌只点一碟花生米,四个馒头,还是好事儿么?

    最过分的是,这帮子人坐桌旁光喝水,就是不吃馒头也不吃花生米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就是来找茬的,偏偏还是非暴力不合作套路。

    张戎、刘大能父子、四郎,再加上三位美女,酒楼七个人气的呼哧呼哧喘粗气,可愣是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三位美女目光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张戎身上,希望他能想出个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张戎后脑勺头发丝都快愁断了,依旧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,敌人来了有猎枪,朋友来了有好酒,可非得非友的怎么搞?人家非暴力不合作,你能把人家打出去?

    你要说人家不是来吃饭的,人家可是点了馒头和花生米的,总不能说因为点的少就不是客人吧?

    这是街头无赖惯用伎俩,只要给点钱就打发了,可这群人根本不是冲着钱来的,因为李熙月上去送钱,人家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很快,张戎就知道这群人是谁派来的了,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陈二和王三,王三借口去茅房,躲在后院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果然又是蝎子帮搞得幺蛾子,郑邪风这次学聪明了,不来硬的来软的,偏偏八方酒楼就怕软刀子。人家是来吃饭的客人,你不能打不能骂,就算是刑部衙门也没法管,只要人家点了吃的,就算坐到晚上打烊,那也是人家的自由。

    蝎子帮的人一直坐在八方酒楼玩非暴力不合作,这一天的生意算是没法做了。

    午时,刑部的人来吃饭,这帮子人倒是识趣的让出来三张桌,可等着刑部的人一走,他们立马又占回来。

    关林和贾九有心帮忙,却是没辙,人家又没惹事,说起话来还彬彬有礼,有说有笑的,你能把人家全抓了?

    张戎就不是啥大度的人,一般情况下,只要是有仇,当场就报,别说等十年,就算隔夜都觉得亏得慌。

    反正生意没得做,过了午时,张戎领着四郎和刘小能溜出了八方酒楼,很快就来到了西市琉璃厂附近的德通赌坊。

    德通赌坊,不仅仅是一家赌坊,还是蝎子帮的总舵,郑邪风的老巢就安在这里。

    蝎子帮竟然跟本公子玩非暴力不合作套路,我要是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,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。

    看着德通赌坊琢磨了一会儿,三贱客便往前边走去,正犯愁没什么好主意呢,就看到琉璃厂西面的广场上有一群人正在耍太极。

    刘小能张着嘴,一脸惊讶的嘀咕起来,“这不是蹴鞠的地方么?怎么有人打太极?”

    “太极?中年太极团?”张戎一拍脑门,领着四郎和刘小能躲到墙角暗中观察起来,只是瞅了一会儿,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一脸冷傲,酷劲十足的八太保。

    中年太极团,八太保张敬暟?

    哈哈,有主意了。

    揽着刘小能的肩头,低声吩咐几句,刘小能拍拍胸脯,很认真道,“师兄,你放心吧,这点事儿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刘小能匆匆离开,也就一盏茶的功夫,他就换上一身灰色长袍,袖口还绣着一只蝎子。这一身装束,走在大街上,一看就是蝎子帮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张戎和四郎也可以冒充下蝎子帮人员的,奈何跟八太保见过面,除非八太保有健忘症,否则没戏!

    刘小能走到广场上,也不管大叔们如何打太极,走到最前方,身子往地上一躺,如羊癫疯般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叔们停下手里的动作,聚在一起好整以暇的看着刘小能的表演,他们满脸堆笑,竟然没有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一看大叔们这个表现,张戎就很伤心了,同样是抽羊癫疯,你们就不怕被讹上?居然还站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张敬暟分开人群,慢悠悠的走到前面,眼睛扫了一下地上的人,冷冷的飘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叉出去!”

    旁边的大叔们不敢怠慢,当即有四个人出列,“老大,你放心,我们把他扔得远远地,保准不碍咱们事儿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四郎咧着嘴,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八太保真够嚣张的,你们天天抽羊癫疯吓唬人,别人抽个羊癫疯,你们直接丢出去。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啊。

    四个大叔还没动手呢,刘小能停止抽搐,就地一滚,猛地跳起身,冲着张敬暟等人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无耻之人,抢了蹴鞠场不说,竟然还想对一个病人动手动脚,还有没有良心了?哦,那个一身白袍的,说的就是你,你看什么看?你这么冷酷无情,你的良心让狗吃了?”

    刘小能照着张戎教的,越骂越顺溜。

    不过,八太保张敬暟那张酷酷的脸就有些难看了,自张敬暟出道以来,京城里谁敢这么跟他说话?

    好,很好,今天竟然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跳了出来,还敢说他张敬暟良心让狗吃了。

    张敬暟眼中寒光闪闪,当即上前两步,“揍死他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

    大叔们顿时就暴走了,一窝蜂的朝刘小能扑去,刘小能也不是傻子,一看这个架势转身就跑。跑上两步,还回过头继续骂,“你们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,有本事跟我来,看我家老大不打死你们?”

    张敬暟本来都想放过这个臭小子了,没想到就听到一句这话。

    张敬暟这辈子,除了自家大哥大嫂,就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刘小能在前边跑,张敬暟带着人在后边追,广场离着德通赌坊并不远,一眨眼的功夫,刘小能拐个弯就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张敬暟停在德通赌坊门口,一脸怒气的扫来扫去,正好有两个蝎子帮喽啰提着木棒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二人一身灰衣,袖口还绣着蝎子,张敬暟一脸阴沉的指了指德通赌坊,“哼,到里边去了,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“哐当.....乒乓.....”

    两个喽啰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,人就晕倒在门边,一群中年大叔杀气腾腾的冲进赌坊,这群人看到灰衣蝎子帮成员就打,看到赌桌就砸。

    蝎子帮这边还以为是有人砸场子呢,不断地呼叫援兵,双方在赌坊内不断冲杀,搞得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郑邪风亲自领人保护赌坊,结果依旧没能挡住八太保的冲击。

    张敬暟一马当先,如入无人之境,很快就把郑邪风住的地方也拆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蝎子帮总舵遭到猛烈攻击,八方酒楼那边的人哪还坐得住,留下钱风风火火的跑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蝎子帮,在八太保面前竟然跟一群三孙子似的,这特么也太真实了......

    酒楼三贱客骑在一棵参天大杨树上,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    八太保厉害!

    兽哥威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