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6章 倒霉的苟健仁
    第136章倒霉的苟健仁

    八太保领着一帮子人暴虐蝎子帮,搞得整条街道上鸡飞狗跳的,巡城司派了一队人过来,看了一眼又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东府九大太保,大太保英国公张敬晧手掌五军都督府,巡城司就归右军都督府管,现在八太保办事,谁敢多管?

    反正八太保又不会吃亏,随他怎么闹吧。

    巡城司来了又走,这可把郑邪风气坏了,你们要么别来,既然来了,看一眼就走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巡城司不是负责维护京城安定的么?现在有人跑到德通赌坊打砸破坏,你们为什么不管?

    按说吧,作为京城黑帮,郑邪风最不愿意的就是碰到巡城司,可这次实在是被欺负惨了,就指望巡城司救命呢。

    可是,巡城司跟看热闹似的。

    酒楼三贱客骑在树上,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,真不愧是八太保,连巡城司见了都要躲着走。

    要是能跟着八太保混,以后还怕什么蝎子帮啊?

    张敬暟看上去很莽,但他绝对不是莽夫,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蝎子帮算得上京城地头蛇了,还跟威远侯府顾家有关系,所以,平日里蝎子帮嚣张得很。既然有了机会,教训下蝎子帮又何妨?

    威远侯府?张敬暟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张敬暟一上来就开打,甚至连问都没多问一句,因为他觉得就算自己问了,蝎子帮这边也不会承认,索性直接动手就行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仅仅用了半个时辰,诺大的德通赌坊,从前堂到后堂,被中年太极团砸了个稀巴烂,就连郑邪风也被张敬暟一棍子抽的躺在地上直哼哼。

    郑邪风也不是起不来,问题是起来干嘛?继续站起来让人抽?

    砸完德通赌坊,张敬暟提着木棒领着人慢悠悠的离开,直到确定对方走人后,郑邪风才敢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摸着自己的老腰,疼的龇牙咧嘴,我这是得罪哪尊大神了?

    刚才乱哄哄的,脑子都快打出来了,再加上平时也没怎么留心过东府八太保长啥样,所以,郑邪风愣是没认出对面就是张敬暟。

    “查....哎哟.....派人查,到底是什么人敢来我蝎子帮撒野.....”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用调查,一个头目捂着脸走了过来,“老大,刚才领人打过来的,是东府八太保!”

    东府八太保?

    一听到这几个字,郑邪风后脑勺头发丝儿都要掉眼泪了,堂堂东府八太保,你闲着没事跟我小小的蝎子帮较什么劲儿?

    “最近兄弟们做什么事儿了?怎么把八太保得罪了?”

    这会儿,郑邪风除了生气还是生气,至于报仇,还是算了吧,自己有多少胆子敢去找八太保报仇?别到时候仇没报,倒让八太保练了枪法。

    几个头目凑在一起,想的头皮都快破了,愣是没想出眉目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最近兄弟们都挺老实的,再说了,兄弟们也不是傻子,谁敢得罪八太保啊。要说有事儿,也就今天咱们派人去了八方酒楼啊,剩下的.....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郑邪风抬起手,脸色立马就变了,“咱们刚刚派人去八方酒楼,午后八太保就领着人来找咱们蝎子帮的麻烦,这......”

    这下子蝎子帮诸位头目全都抹起了冷汗,这特么就是用猪脑子想,也知道八太保这是在为八方酒楼出气呢。

    郑邪风一拍桌子,肿胀的脸变得通红,“娘的,八太保居然跟八方酒楼有关系,苟健仁,你这是要坑老子?赶紧吩咐下去,让兄弟们别去八方酒楼了,嗯,就去金香楼坐着,这个样的话,八太保应该能消气吧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老大,这样不太好吧,苟健仁虽然为人不怎么样,但咱们这些年没少收他好处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再说了,老子又不是要搞垮金香楼,让兄弟们待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蝎子帮的人又来到了理刑街,不过这次,他们没去八方酒楼,而是组团去了金香楼。

    总之,昨天怎么干的,今天也怎么干,四个人一桌,点一盘花生米,大有从早上坐到晚上的架势。

    苟健仁做梦也没想到郑邪风会这么干,好说歹说不顶用,郑邪风打定主意要让人坐镇金香楼了,为了让八太保消气,你苟掌柜就忍忍吧。

    郑邪风可不敢得罪八太保,自己虽然跟威远侯府是亲戚,可特么也就是个亲戚,真得罪了东府,威远侯府绝对不会管他郑某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张戎站在大牌子底下,看着金香楼的动静。

    郑邪风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?八方酒楼跟八太保真的没啥关系啊。

    别看都带个“八”字,但八太保绝对没来过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不过,从郑邪风的反应,再次见识到了八太保的可怕程度。

    兽哥的威名,真不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七月下旬,整个京城沐浴在炙热的阳光下。

    京城外,千里沃土,风吹麦浪起起伏伏,从远处看,如同广阔无垠的沙海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麦收的季节,布谷鸟与麻雀相伴飞舞,声音不断从空中传来。

    那一片片麦田,如金色波浪,在风中滚滚涌动,不曾停歇,一个农夫肩头搭着湿布,手里持着镰刀。

    遍地金黄,丰收在望!

    李坛心情非常不错,今年丰收在即,后半年也能过个好日子。或许,割麦子是一年中最累最脏的农活,可是再苦再累,依旧掩盖不住丰收的喜悦。

    走上高坡,左手放在眼眉上,李坛放眼望去,麦田中有着好多稻草人,等收完麦子,这些稻草人就该拆掉了。

    可是,很快李坛眉头锁起,轻轻地咦了一声,他好奇的盯着其中一个稻草人,那个稻草人头戴蓝帽,双臂绑在木杆上,几只乌鸦正在木杆上不断叫着。

    麦田里怎么会多了一个稻草人?

    李坛记得很清楚,这个稻草人绝对不是他弄的。

    稻草人上也会落些鸟,但大都是布谷鸟或者麻雀,很少会有乌鸦。

    李坛很好奇,这是谁这么好心,竟然帮忙多弄了个稻草人,该不会是谁稀里糊涂的放错地方了吧?

    从高坡上下来,径直朝那个稻草人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稻草人下边,李坛挥手吆喝了两声,几只乌鸦竟然依旧停在木赶上,吱吱叫着,那凄凉粗劣的声音,让人心烦不已,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坛用手遮着阳光,细细观察着眼前的稻草人,仅仅看了两眼,他双目发呆,四肢开始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烈日炙烤着大地,李坛却背脊生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