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7章 守望丰收的稻草人
    第137章守望丰收的稻草人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缓缓滑落,不知道是吓的,还是热的,李坛双腿打颤,想要逃跑,腿脚却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风中,木杆上的稻草人发出诡异的沙沙声,如同无牙老妪在痛苦呜咽。

    蓝色帽子下,稻草人有着一张干枯的脸,棕色的脸皮紧紧地,犹如烤干的棕木老树皮。眉毛早已脱落,双眼用什么东西缝合起来,眉毛处插着一排稻草,一阵风吹来,稻草颤动,仿佛是睫毛在眨动。

    破破烂烂的衣裳,并没有穿鞋子,两只失去水分的脚,逞一种黑棕色,双脚并拢,脚尖朝下,紧紧地绑在木杆上。

    稻草人的嘴张开着,或许是因为角度问题,看不到牙齿,只能看到一丝黑乎乎的孔洞。

    忽然,那张嘴似乎动了一下,有什么白呼呼的东西从嘴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坛本能的吞了吞口水,牙齿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终于看清楚那些白色的东西....

    是蛆,白色的蛆.....

    “呕....呕.....”

    李坛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,他惨叫一声,丢了镰刀疯了般扭头便跑,一边跑一边发出凄厉的哭嚎声。

    “鬼.....鬼.....”

    烈日曝晒,几只乌鸦冲天而起,不断发出令人心烦的声音,稻草人依旧张着嘴,一动不动的看着李坛的背影,仿佛在嘲笑着什么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自从蝎子帮去金香楼坐着后,八方酒楼的生意就更加火爆了,尤其是午时,大厅里的坐席根本不够用,好多人直接选择了订餐。所以,这些天张戎也忙碌了许多,要经常去三司衙门从饭菜,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,便会让任性兄弟过来一个人帮下忙。

    煎饼摊现在已经步入正轨,只要不是太忙,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的过来。

    酒楼生意如此火爆,赚的自然多了不少,李熙月大为高兴,当月赏银足有二两。

    不过张戎就高兴不起来了,大家这个月都能拿二两赏银,就他张某人没有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这样不公平啊,都是为楼里办事,为什么其他人都有赏银,就我没有?”

    李熙月抱着白毛大师兄,手里捏着一根肉骨头,大师兄缩着猴头,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可是一只美猴王,你这动不动就让我啃骨头肉,真把我当狗养了?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为什么没赏钱,你心里没点数?你自己算算,这个月有多少天没在楼里干活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顿时无言以对,这个月确实挺过分的,可我也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李熙月懒得跟张戎多废话,自顾自的戳了戳大师兄的额头,“小否几,到底吃不吃?”

    大师兄红扑扑的猴脸变得苍白无血,能不能不吃了啊,天天吃荤,太油腻了。最近体形变胖,蹦蹦跳跳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还跟张二钱学会耍性子了,哼哼,本小姐治不了你了是不是?以后,香蕉、桃子、大葡萄,你想都不要想.....”

    大师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猴爪子朝肉骨头伸了伸,我吃还不行?

    有你这样威胁猴儿的么?还有没有点人性了?

    张戎无比鄙视大师兄,就这么一点威胁,你就怂了?呵呵.....就这个德性,还想当猴王,闹笑话呢?

    就在张戎独自生闷气的时候,刘大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“二钱,白老尚书订的餐已经做好了,你赶紧给他老人家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最近老尚书白昂经常到八方酒楼吃饭,由于老尚书年纪大,吃饭比较慢,又不喜欢太闹腾,所以,白昂每次到八方酒楼,都会在后院吃饭。桂花树下搭个凉棚,坐在凉棚下吹吹风,吃点饭,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白昂也喜欢来八方酒楼吃些便饭,可是今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,竟然忙的连门都出不来。

    提着食盒,晃晃悠悠的进了刑部,守门的人都知道张戎跟白尚书关系不错,还跟关捕头和樊大人是好朋友,所以,也没人拦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房门大开着,张戎径直走了进去,此时白昂捏着几张纸看得入神,竟然没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花白的眉毛挤作一团,看了一会儿,惆怅万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白老,你要的饭已经送来了,趁热吃吧,不然一会儿汤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二钱啊!”

    白昂看到张戎已经将饭菜摆在桌上,便放下手里的文书,起身洗了把手。

    张戎刚想离开,白昂似乎想起了什么,赶忙出声喊道:“二钱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白老,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白昂走到书桌旁,将刚才几张纸拿过来,伸手递给了张戎,“二钱,你先看看这些案宗,一会儿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张戎也没多想,放下食盒,坐在旁边椅子上看起了案宗。

    看张戎看得如此认真,白昂便慢慢喝起了粥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一刻钟时间过去了,白昂已经吃饱,而张戎还在仔细翻阅着手里的卷宗。

    一共五份案宗,其中四份发生在大同府,被害者被发现的时间要么是麦收季节,要么是九月末丰收季节。死者被以诡异的姿势绑在木杆上,头发、眼睛、耳朵很多地方都插着稻草,尸体外面也裹着一层稻草,宛若一具具田间稻草人。

    大同府方面给这一连串的案件起了个名字,叫做“守望丰收的稻草人”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第五份案宗,竟然是发生在京城郊外,此案由村民李坛上报通州县衙,随后由顺天府直接交到了刑部。

    经仵作验尸,京城郊外麦田中发现的尸体与大同府发现的尸体几乎一致,所以,这第五个案子也并到了大同府四个案子之中。

    看完五份案宗,张戎也如之前的白昂那般,紧紧地皱起了眉头,满脸愁色。

    尸体经过了特殊处理,成了干尸,无法确定死者身份,不能确定死亡时间,这件稻草人凶杀案难点太多了。不管是任何凶杀案,首先就是要确定死者身份,连死者是谁都不知道,怎么找凶手?

    “二钱,你对稻草人一案有什么头绪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头绪,不过想要破这个案子,真的很难!”

    白昂并没有失望,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,四年来大家对这个连环凶杀案毫无头绪,张戎却说有点头绪,这已经是个很让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白尚书说了一句话,直接让张戎有些懵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