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8章 刑部张埔头
    第138章刑部张埔头

    白昂抚着胡须,淡淡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是不是对稻草人很感兴趣?这个案子就交给你吧!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张戎差点没被噎死,自己是对稻草人挺感兴趣的,可这案子应该由刑部负责啊,我张某人干嘛揽这活?总之,不给钱,那是万万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白老啊,晚辈最近经常感觉到腰酸背痛,估计是老毛病又犯了”说着话,张戎摸了摸自己的腰,脸上还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昂也算了解张戎,所以,遭到婉拒,也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白昂并不慌,慢条斯理的看着张戎的表演,“此案由于特殊原因,赏银确实有些少,只有二百多两银子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心里暗自撇了撇嘴,我张二钱现在可不是那种没见过钱的穷diao丝了,怎么说也算见过世面了。区区二百两赏银,跟这件案子的困难程度相比,性价比简直低到一定程度了。这种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的事情,我张某人是绝对不会干的。

    二百两银子,呵呵,我拉着唐姐姐和柳姐姐随便接点民间业务,不就有了?

    白昂手指点着桌面,突然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,“不过,此案影响甚大,不仅仅是大同府那边尽人皆知,京城百姓也广为流传,就连陛下也听说了京城出了个诡异的稻草人案子。所以,老夫再三斟酌后,接受了大同府士绅凑的三千两银子,以作此案的赏银。”

    三千两?

    张戎眼睛一瞪,猛地站起身,此时,腰也不酸了,背也不痛了。

    “白老,晚辈思虑再三,深感愤怒,这凶犯将尸首做成稻草人,如此残忍手段,简直是骇人听闻,人人得而诛之。晚辈虽然能力有限,但也有一腔热血,愿意为我云朝百姓出一份力。这案子,晚辈管定了,谁要是不让我管,那就是瞧不起我!”

    二钱兄瞪着眼睛,脸色狰狞可怖,一副正气勃发的姿态。

    三千两啊,分到手里后怎么也有个四五百两呢,谁要是跟我抢买卖,我打的他腰酸背痛腿抽筋。

    一看张戎这个鸟样子,白昂心里暗笑,小子,就你这点道行,还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?

    张戎这边心急如焚,白昂反而不急了,他摆摆手笑道,“二钱啊,你先坐下,这事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老尚书,你逗我玩呢?三千两的案子不急,什么急?你老人家拿根鸡腿把我的馋虫勾出来了,结果我嘴巴都张开了,你却说等会儿看看情况再吃。

    “二钱,前些日子老夫跟你说的那件事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张戎摇摇头,好像不知道白昂在说啥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少在老夫面前抖机灵,就是当捕头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啊,晚辈仔细考虑过了,晚辈闲散惯了,最受不了那么多条条框框的。而且啊,当赏金猎人挺好的,比较自由一些!”

    白昂心里暗哼,什么时间自由,你是觉得赏金猎人赚得多吧?

    正如张戎所说,当了刑部的捕头,也算入了朝廷正式编制,但抓了凶犯破了案,也就没赏银之说了,都是积功领赏然后升职加薪。刑部的捕头,要按时点卯,要按照刑部六房发下的任务去做事,总之,条条框框非常多。

    就张戎的性子,又贪钱又不受约束,还真当不了捕头。张戎要是按部就班的当捕头,肯定动不动就贪污受贿。

    不过,白昂着实喜欢张戎,这小子聪明机灵,尤其是那缉凶查案的本事,绝对算得上云朝第一奇才了。这样的破案奇才,不能替刑部做事,放着他在外边野来野去,这不是浪费么?

    白昂着实喜欢张戎这个人,否则,他堂堂刑部尚书,何必跟一个小人物磨嘴皮子?

    “呵呵,二钱啊,老夫说的这个捕头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整天点卯,也不用接六房的任务,平常时候,你依旧可以待在八方酒楼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只有碰到棘手的案子时,老夫会亲自给你发任务,只要你破了案,赏银照拿不误!”

    顿顿口,白昂和善的笑着,语气平缓,就像是诱导小孩子犯罪的老狐狸,“二钱,你想想啊,你当了捕头,只需要向老夫一个人负责,不仅有了官方身份,破案依旧有赏银拿。唯一的坏处是拿了赏银,就不能像正常捕头那样积功升职,也只能做一辈子的捕头。不过,依老夫想来,你应该不在乎这个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张戎顿时有点心动了,不能积功升职,没关系啊,当一辈子捕头又如何,我张二钱图的不是功名,图的是钱啊,“咳咳....呵呵,白老,这样真的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老夫可是刑部尚书,还能哄骗你一个晚辈?你就告诉老夫,这个捕头你是当还是不当!”

    张戎咬咬牙,脑袋有点充血,一拍桌子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当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白昂走到书桌旁,没一会儿抓着两张纸走了过来,“这是朝廷正式文书,你把字签了吧!”

    文书?不就是正式聘用合同?

    我晕,白老头,你这是早有准备啊,朝廷聘用文书就放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签!”张戎提起笔刷刷刷写下了自己的大名,随后按上了手印。

    白昂把稻草人案的案宗放到了食盒里,张戎提着食盒意气风发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哈哈哈,我张二钱现在也算是朝廷正式编制人员了,也有了个好身份,还能破案拿赏银,想想就觉得美滋滋。

    白昂弹弹手里的文书,心中暗笑,臭小子,就你这点道行,还想跟老夫斗?怎么样,墨迹了这么久,还不是老老实实给老夫当捕头?

    回到八方酒楼后,张戎抓着稻草人凶杀案卷宗,脑袋里想的还是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儿呢?

    白老头说的很好,仿佛当捕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可万一白老头不守信用,将那些赏银少又难破的棘手案子扔过来,我张二钱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不当捕头的时候,可以挑着接,当了捕头,那可就是白老头说了算。

    姥姥的,我这是被白老头阴了啊。

    想我张二钱忽悠了这么多人,到头来竟然被鹤发童颜的白昂给忽悠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会儿后悔也晚了,文书都签了,后悔有个屁用?

    现在还是想想眼前的稻草人凶杀案吧。

    张戎冥思苦想,到底该怎样确定死者的身份呢?

    谁能提供下破案思路呢?

    在线等,二钱真的挺着急的。